Alexa

〈時評〉罷免過度動員 非台灣民主之福

  113

民進黨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罷免案,16日以同意票數8萬4582票、不同意票7128票宣告「罷王」成功。罷王總部執行長邱仁德(右起)、罷免案...

民進黨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罷免案,16日以同意票數8萬4582票、不同意票7128票宣告「罷王」成功。罷王總部執行長邱仁德(右起)、罷免案...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以8萬4582票遭到選民罷免,這看似民主再深化,不過,這也是藍綠政黨動員的結果,然而一旦過度動員、激起民粹,將失去理性討論的空間,對民主發展同樣是一種挫敗。

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王浩宇的罷免案陸續過關,藍營和一些民間團體磨刀霍霍,準備發動罷免支持萊豬的立委,包含民進黨立委吳思瑤、蘇巧慧、鄭運鵬及台灣基進的陳柏惟等。此外,像是罷免高雄市議員黃捷接下來也要登場,這種「報復性罷免」的氛圍,已經充斥整個台灣社會。

「公職人員選罷法」於2016年修法,根據現有規定,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1/4以上,即為通過。這不僅是大幅降低罷免門檻,更容易被政黨操作,形成一種集中火力成為「報復性罷免」。

以王浩宇為例,這一屆的桃園市議員合格選民大約是32萬人,國民黨在投票時總共獲得約8萬票,換言之,只要藍營發動罷免投票,很容易就達成1/4的罷免門檻。正因為這種規定與朝野態勢,使得罷免案頻傳,而且成功機率不低。

人民行使選舉、罷免,是一種民主政治的象徵,畢竟在2016年以前,因為罷免門檻太高,幾乎無法拉下任何一位民選代表,罷免形同虛設,才會修法降低門檻,這是深化民主的具體表現。

不過,這同時帶來另一種民粹隱憂,由於選民被過度動員、激化後,容易失去理性、缺乏討論的空間。因為政黨只要想拉下敵對陣營的民意代表,隨時可以發動罷免案,而且往往只要取得政黨支持者的票數,大致就能達到罷免門檻,使得罷免已淪政黨操作的工具,成為對付敵人的武器。

一個正常的民主政治文化,其實熱衷政治的只有少部分一群人,台灣每兩年一次的中央和地方選舉,藍綠廝殺激烈,投票率經常高出其他國家;如今,除了定期性改選外,動不動就上演罷免投票,過度政治參與的結果,恐怕也不是常態,也非民主之福。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