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入選《富比士》創Gucci貼文點閱新高 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反思社群媒體

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曾入選《富比士》,前衛誇張的風格特別吸引時尚媒體注意,大型個展《目不見睫》已於台北TAO ART登場。

  122
江宥儀個展《目不見睫》已於台北TAO ART登場(圖/藝術家提供)

江宥儀個展《目不見睫》已於台北TAO ART登場(圖/藝術家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曾入選《富比士》,前衛誇張的風格特別吸引時尚媒體注意,大型個展《目不見睫》已於台北TAO ART登場。

台灣新銳旅美視覺藝術家江宥儀(John Yuyi)誇張的時尚風格,曾被《富比士》選為最具潛力傑出人士,更創造 Gucci 有史以來最高點閱覽的 Instagram 貼文,誇張的時尚風格在Instagram上吸引超過20萬人追蹤,此次大規模個展《目不見睫》由旅台美籍策展人岳鴻飛(Robin Peckham),同時也是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聯合總監策劃。

現年30歲,暱稱小江的江宥儀因為疫情從紐約返台,創作主要圍繞在「愛」,涉及大量裸露但不情色,透過電子裝置或複合媒材方式呈現,作品常見於雜誌、展覽及社交媒體上,曾為 Vogue 國際中文版封面擔任藝術指導、拍攝和模特兒。

在第一次以裝置作為重點的個展《目不見睫》裡,小江進行一系列幻象轉換,展出作品〈目不見睫〉(Eye Sees No Lashes),即是最為符合主旨的作品,高2.4公尺的人偶,有著長長的藍色假髮,地面上又有藝術家自己的眼睛,她將身體的生理本質與非物質的視覺感受聯繫在一起。

入選《富比士》創Gucci貼文點閱新高 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反思社群媒體
〈目不見睫〉(圖/Taiwan News_Lyla Liu)

JOHN YUYI(@johnyuyi)分享的貼文

(來源/江宥儀 Instagram)

「眼睛」串聯著展覽成為十分吸睛的部分,對小江而言,這並非刻意的安排,「我喜歡注意另一伴身上的小細節,像是皺紋、睫毛、痔等,加上眼睛有種凝視感,所以潛移默化成為創作很大的元素」。

江宥儀所創造出來的圖像是動態的、扭曲、複雜的,像是〈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Making eye contact with leaves)作品,散步整個空間的樹枝上的樹葉上有著眼睛,不斷地旋轉,眼睛並不留在某處,恰好的呈現了這個時代焦慮和不安。

另外一件著名的〈我愛我〉(I LOVE I)系列,以充水立體裝置的形式登場,走出平面的貼紙和攝影,邀請觀眾一起成為圖像傳播的一員。其他還有〈你只看到我〉(All you see is me )結合隱形眼鏡及藝術家臉部照片,以玩味的方式呈現對愛人的佔有欲。

入選《富比士》創Gucci貼文點閱新高 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反思社群媒體
〈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圖/藝術家提供)

入選《富比士》創Gucci貼文點閱新高 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反思社群媒體
〈我愛我〉(圖/Taiwan News_Lyla Liu)

「裸體不代表性感,我不覺得自己性感」,江宥儀讓自己的身體成為畫布,在社群媒體上自在分享裸體,藝術家透露,當初邊準備作品集邊存錢準備搬去紐約時,曾當過人體素描模特兒,加上之後搬去紐約受到大環境影響,讓她對於裸體不是很在乎。

有別於傳統藝術創作者,江宥儀在社群媒體上竄紅並持續發揮影響力,但如何持續屹立在「人人都可以成名」的網路時代?江宥儀說,2016年時對於社群媒體她都是給予很正面的答案,尤其是對於身處小島或小鄉村的人,網路造福很多想要被看見的人。

「很多人被社群媒體綁架了!」江宥儀分享在一兩年間觀察到的現象,她認為,網路雖然造福想被看見的創作者,但群眾也逐漸被養大胃口,像動畫片《神隱少女》裡的青蛙,藝術家只好一直不斷餵養他們,「我想要拿回主導權,雖然或許會影響到商業合作,但我意識到『續航力』是更重要的,要走得長遠就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

江宥儀個展《目不見睫》(Eye Sees No Lashes)自即日起TAO ART展至 2 月 20 日。

入選《富比士》創Gucci貼文點閱新高 台灣旅美藝術家江宥儀反思社群媒體
展覽資訊(圖/藝術家提供)


更新時間 : 2021-01-22 01:58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