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美國對台灣「新三項軍售」  國防部長嚴德發:射程能打到中共沿岸「但要看怎麼應用」

■國防部長嚴德發認為,此次軍售有助維護台海和平。■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分析則指出:「新三項軍售」具里程碑戰略意義。

  384
圖為菲律賓與美國2016年聯合軍事演習期間,美方展示海馬士多管火箭系統。(中央社檔案照片)

圖為菲律賓與美國2016年聯合軍事演習期間,美方展示海馬士多管火箭系統。(中央社檔案照片)

(台灣英文新聞/政治組 綜合報導)美國當局在台灣時間今天(22日) 宣布HIMARS、SLAM-ER及MS110等三筆軍售案。國防部長嚴德發對於美國宣布的3項軍售案表示,將有助維護台海區域和平穩定,且HIMARS、SLAM-ER的射程有能力打到中國沿岸;而F-16的MS110莢艙偵照距離超過148公里,中共沿岸設施一覽無遺。

國防部長嚴德發今天上午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備詢,民進黨籍立委羅致政詢問,這3項軍購對台灣的意義為何;中央社引述嚴德發回應,可強化可恃戰力及不對稱戰力,有助於維護台海區域和平穩定,且SLAM-ER、HIMARS有能力打到中共沿岸,「但要看怎麼應用」。

台灣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撰文指出,這三項軍售是歷年來美台軍售最重要指標,如823砲戰美軍支援國軍八吋榴砲,具對中國地面壓制能力,有里程碑的戰略意義。

美國國防安全合作署(DSCA)台灣時間22日 (美國時間21日) 宣布售台3筆軍售案,包括海馬士多管火箭系統(HIMARS)、AGM-84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SLAM-ER)、F-16搭載的MS-110光電空照莢艙等,總值約18.113億美元;這是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第8次對台軍售。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以「新三項軍售的戰略意義」為題,予以即時評析。國防產業所副研究員蘇紫雲指出,這三項新軍售為歷來美台軍售的最重要指標,顯示台美雙方互信的深化,及台灣國防事務改革的成效。

由於此3項軍售的特性,如同823砲戰時美軍前運支援國軍的八吋榴砲,具有對中國進行地面制壓的能力,具有里程碑的戰略意義,或可稱其為「新三項軍售」。

蘇紫雲表示,海馬士多管火箭系統(HIMARS)、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SLAM-ER)、F-16新式光電空照莢艙(MS110),最大特色為海馬士系統與AGM-84距外陸攻飛彈的射程都達300公里左右,且可對陸地目標實施精準打擊,三者的主要功能包含戰場管理的即時目標獲得、戰區深遠打擊以取得反制能力。

海馬士為地面發射載具,配套購入的64枚「陸軍戰術飛彈」(ATACM)屬於戰區層級的地對地精準飛彈,結合衛星與慣性(INS)導航一般估計圓周命中公差(circular error probable, CEP)小於50公尺,一般搭配集束彈頭使用,可有效壓制飛彈、雷達、部隊集結區等,以面目標為主。

AGM-84增程陸攻飛彈,為空對面精準打擊彈藥,射程約為270公里、屬中程打擊武器,可藉由戰機的機動性由外線打擊水面與地面目標,包括指管中心、站台、節點等,以點目標為主。其命中精度雖未公布,但因美國海軍稱其為「海軍命中精度最佳的飛彈」,並於2020年5月再次採購的決定,同時依照其導引段採GPS與紅外線影像終端導引、戰鬥部為高爆藥觀察,採直接撞擊並延遲引炸的特性,屬於公尺等級的極精準彈著,並可布署於P-3反潛巡邏機,提高使用彈性。

MS-110偵照莢艙,則結合DB-110感測器的偵照架構,可提供更廣泛飛行高度的拍攝彈性,以及多光譜影像(multispectral imaging)並即時傳輸,可扮演戰場之眼的目獲角色,用於戰場目標偵獲、海洋監測等多任務角色,廣泛運用於MQ-9無人偵察機、F-15、F-16、F-18乃至歐洲戰機、法系疾風戰機(Rafale),可稱為民主陣營的現役第一線裝備。

蘇紫雲指出,國家間的政治信任為安全合作的基礎。以往美台軍售項目,最重要指標為「防衛性武器」(defensive weapon)的狹義定義,也就是航程短、射程短,「兩短」成為軍售品項的主要判準依據。其主要原因在於限縮國軍的打擊火力,以避免台灣對中國主動發起攻擊。

但近年美台軍售程序與內容的改變,主要體現在幾個指標。

首先是軍售正常化,透過「國防授權法」等法案,讓台灣的軍售地位等同非北約盟國,不再採包裹化處理,可提高應對威脅的反應速度。

其次是落實「台灣關係法」精神,也就是針對台海的軍事情勢,調整軍售內容,以維持軍力平衡。

蘇紫雲寫道,台北與華盛頓的互信在近年逐步提昇。而北京的不理性態度,以及挑戰國際社會的行為模式,反成為促進台美關係的重要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