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與中國說不清的利益往來 成拜登最大挑戰

  466
民主黨籍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美聯社圖片)

民主黨籍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美聯社圖片)

美國總統大選陷入倒數計時,如果問川普最大的麻煩在那裡?答案應該是得罪太多記者,以致一路被媒體圍毆,至於拜登的麻煩呢?應該是他的家族與中國曖昧關係,迄今解釋不清。美國前駐中國大使鮑克斯(Max Baucus)直指拜登如果當選,將可能會重建美國與中國關係,機會極高。

鮑克斯是著名的中國通,長期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友好,深諳中國政情,他分析川普喜歡藉由推特(Twitter)表達自己意見,對外交政策產生影響,拜登會選擇「安靜的外交」。但是安靜不等於安全,尤其在與中國打交道上。

拜登的「通烏門」案一直解釋不清,他的二公子杭特安排父親與烏克蘭布里斯瑪天然氣公司重要領導人波茲哈施奇見面,波茲哈施奇在其後的電郵中,大喇喇向杭特關說:「運用你的影響力」解決該公司遭調查一事。杭特曾任職布里斯瑪董事高職,月薪5萬美元,此事引起烏克蘭檢察總長碩金重視,欲偵訊杭特深入調查,不料卻因拜登施壓威脅去職,拜登坦承施壓,理由卻是碩金有貪腐疑慮。問題是,即使碩金真有貪腐問題,關拜登什麼事?他有什麼立場及理由要求烏克蘭政府撤換碩金?如今拜登對全案依然解釋不清。

前案未了,後案又爆,美國《紐約郵報》再爆拜登父子與中國利益內幕,尤其杭特與中國華信能源關係深厚,擁有該公司轉投資企業股權及經營權,領取高額顧問費,名稱叫做「法律服務」,每年顧問費高達1000萬美元,連續3年,外界質疑這筆所得拜登父子是否已列入所得報稅?稅率多少?應該說明清楚。華信能源又與中國軍方、情報單位來往密切,引人注目。也是值得關心的問題。

杭特還在 2013年結識中國籍投資銀行家李祥生,結果只花12天,李祥生就取得中國金融當局核准成立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渤海華美」,並擔任執行長,而杭特成為董事。

外界質疑杭特隨著父親職位高升,生意版圖從華盛頓到烏克蘭,再到中國,引起美國公共政策智庫「國家利益中心」高級主管哈里卡齊亞尼剘注意,他表示:「杭特所做的是很多知名政客家族成員都做的一靠家族成員名聲撈錢一這看起來都是骯髒的。」

不約而同,台灣媒體《蘋果》也刊出杭特進軍中國的內幕獨家新聞,引用知情人士消息指杭特在近十年來,有台灣政治掮客商人林俊良幫忙帶路下頻訪中國,直通中共中央;而近日被美媒揭露的渤海華美私人基金,林也扮演一定角色。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發表一份調查報告,名稱叫「杭特.拜登、布里斯瑪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影響及相關疑慮」,認為杭特透過其父親,建立與外界商業關係,從外國接受了數百萬美元。而且杭特與外國人士交往的對象,不乏從事犯罪活動,包括有組織的賣淫、洗錢、詐騙、挪用公款。

報告中指出,杭特與中共政府相關聯的公司有著廣泛聯繫,這些都與他父親職務有關,為他帶來經濟利益。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計劃將這份報告交給司法部調查,以決定是否對杭特提起刑事訴訟。

Blaze TV 最近推出罕見紀錄片,片名叫「騎在巨龍身上:拜登一家的中國袐密」(Riding the Dragon:The Bidens,Chinese Secrets),主持人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完整蒐集商業紀錄、財務文件、法律簡報和法庭文件完整製作,在社交媒體引發迴響,直指杭特與中國交往,涉嫌叛國罪。

川普也許有些令人爭議之處,但是他至少強硬處理美中關係,悍衛美國國家利益,拜登呢?剪不斷,理還亂的「通烏案」、「通中案」,讓外界有「捍衛家族經濟利益」之感,恐怕難以讓美國選民安心,這是對拜登極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