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各種氣體元素的台語發音

  378
照片來源:<a href="https://pixabay.com/fr/users/vubp-6000785/?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image&utm_content=4273681">vubp</a> / <a href="https://pixabay.com/fr/?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image&utm_content=4273681">Pixabay</a> 

照片來源:vubp / Pixabay 

比起其他化學元素而言,氣體元素的發現是比較晚近的事;因此在古文(無論東西方)中完全沒有這些元素的名稱,每一氣體元素的發現都必須創造一個新字來命名。例如,科學家在18世紀中發現氫氣時,就以希臘文將它命名為「Hydrogen」,意思是「產生水的物質」,簡稱為「水素」。又如,科學家在18世紀末發現氧氣時,即將它命名為「Oxygen」,意思是「產生酸的物質」,簡稱為「酸素」。目前我們使用氫的化學符號H與氧的化學符號O就是這麼來的。

今天我們已經知道,自然界中的氣體元素一共有11種【註1】;依照原子序數的大小排列,它們的漢文名稱分別是:氫、氦、氮、氧、氟、氖、氯、氬、氪、氙、氡。當然,這些名稱都是由西方文字翻譯過來的;翻譯的方式通常是音譯或者是意譯。

在上列11種元素當中,由音譯而來的最多,包括氦(helium)、氟(fluorine)、氖(neon)、氬(argon)、氪(krypton)、氙(xenon)、和氡(radon)等七個。既然這些名稱都是由西方文字直接音譯成漢文,因此它們的台語發音(這裡所謂的台語是指目前在台灣通用的源於閩南語的一種語言) 除了可以採用西方文字的原始發音之外,也可以採用漢文的譯音。例如,「氦」這個字我們可以依照其原始文字讀做「helium」,也可採用漢文譯音「ㄏㄞˋ」【註2】

其次,由意譯而來的氣體元素名稱有一個,即「氯」(Chlorine)。化學家在19世紀初發現了這個元素;由於在一般情況下,氯是一種呈黃綠色的氣體,因此化學家以古希臘文將它命名為χλωρός,意思是「黃綠色」,這便成了「氯」(Chlorine)元素名稱的由來。19世紀末,清帝國的徐壽在他所著的《化學鑒原》一書中,也曾將這個元素名稱意譯為「綠氣」。後來到了民國初年,鄭貞文在其《化學命名原則》一書中,將「綠氣」正式命名為「氯氣」。

既然「氯」字係由「綠」字而來,因此台語裡的「氯」字發音應該跟「綠」字相同,即「liėk」。例如「氯化鈉」(食鹽) 的台語發音應為「liėk-huà-nah」。

剩下的三種氣體元素的漢文名稱,即氫、氮、和氧,首先出現在19世紀末清帝國的徐壽所著的《化學鑒原》一書中,其命名既不是根據音譯,也不是根據意譯,而是根據當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政治氛圍,由徐壽個人的自由心證來命名的。在清帝國舉國上下的眼中,化學這玩意兒是如假包換的所謂「西學」。當時如果一本書裡面講的完全都是「西學」,而無半點「中學」的影子,很可能會惹來麻煩;因而有如下的奇特命名:

一、氫--氫(Hydrogen)的原意是「水素」,徐壽則自行將它命名為「輕氣」,意思是它是所有元素中最輕的。後來鄭貞文在其《化學命名原則》一書中,將「輕氣」正式命名為「氫氣」。因此在台語裡,「氫」應與「輕」同音,讀做「khin,或ㄎㄧㄣ」。

二、氮--氮(Nitrogen)的原意是「產生硝酸(Nitric acid)的物質」,徐壽則獨自將它命名為「淡氣」,因為他認為大氣中的氮氣有沖淡氧氣的作用,使得大氣中氧氣的含量只有氮氣的1/4左右。後來鄭貞文在其《化學命名原則》一書中,將「淡氣」正式命名為「氮氣」。因此在台語裡,「氮」應與「淡」同音,讀做「tām」(此處t =ㄉ)。

三、氧--氧(Oxygen)的原意是「酸素」,徐壽則獨具見解將它命名為「養氣」,因為他認為氧氣是「養生所需之氣」。後來鄭貞文在其《化學命名原則》一書中,將「養氣」正式命名為「氧氣」【註3】。因此在台語裡,「氧」應與「養」同音,讀做「ióng,或ㄩㄥˋ」。


【註1】另有一疑似氣體的元素(Oganesson,原子序數118,化學符號Og)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元素,為大自然中所無。

【註2】其餘分別為:氟(fluorine,ㄈㄨˊ)、 氖(neon,ㄋㄞˇ)、氬(argon,ㄧㄚˇ)、氪(krypton,ㄎㄜˋ)、氙(xenon,ㄒㄧㄢ)、氡(radon,ㄉㄨㄥ)。

【註3】「氧」字中的「羊」跟羊沒有關係,而是取自「養」字的上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