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國慶文告中如謎語般的「願二十年後的台灣人…」

  295
中華民國中樞暨各界慶祝109年國慶大會10日在總統府前
登場,總統蔡英文(前中)與副總統賴清德(前右)、
立法院長游錫堃(前左)在典禮...

國慶大典 蔡總統賴副總統向眾人揮手致意

中華民國中樞暨各界慶祝109年國慶大會10日在總統府前 登場,總統蔡英文(前中)與副總統賴清德(前右)、 立法院長游錫堃(前左)在典禮... (來源 中央社)

國慶文告中,蔡英文總統的重要談話,有兩段特別值得注意,她「邀請國內各個政黨,一起攜手努力,為了國家生存發展,為了自由民主的價值」。另外是在最後,蔡總統提到了,「願二十年後的台灣人,回想起2020的時候,會想起就是這一年,因為我們在時代中把握機遇,在變局中勇敢前進,克服了挑戰,擺脫了枷鎖,讓他們有真正以自己的意志,選擇未來的機會。」

1517年馬丁路德開啟宗教改革的新聲時,他說過,「人的一生要為他所說過的話負責,更要為他應該說卻沒有說的話負責。」而這句話,正是蔡總統未來是否在歷史留名的最重要警語。她終於說出了重點,對於當下的台灣,重要的並不是中共,也不是美國或其他的國家,更不是供應鏈重組或各種高科技的全球競爭,也不是病毒,而是台灣境內的朝野政黨之間能不能有真正「責任政治」的運作,而作為執政黨,在大戰略上,如何能夠「謙卑謙卑再謙卑」(2016年語),讓在野黨能夠坐下來,真正討論「國家生存發展,自由民主價值」。

而在這個朝野會談之前,還有一個大前提,綠營內部是否能夠整合? 更是蔡總統的重大功課。台灣最大的危機就是不論綠綠或藍綠之間,都存在著層層疊疊的內部矛盾甚至上升到敵我對抗。有時荒謬到,與中共之間「放軟」到變成了內部矛盾,朝野政黨之間反而是你死我活的敵我鬥爭了。這樣的台灣不必等中共武力犯台,當然是亡國末世了。這就是為什麼此次國慶文告中,這段話,形成了最重要的歷史覺醒。未來蔡英文總統將如何實踐自己的承諾,將各在野政黨邀請到總統府來協談,將是一個重大而困難的政治工程。

蔡總統在文告中提到了兩個新近「朝野合作」,其實都不是好的例子,不足為訓。真正的朝野合作必須有信念的相互整合,與求同存異,蔡總統如果只是想善解包容,把這些意外之舉也都說成朝野合作,勉強可以,但是要真正反省,朝野合作的路還很難開啟。還需執政的民進黨放下「天下已無敵」的身段。否則這段「文告用語」必然成為未來被批判的修辭。

民進黨在2020大勝之後,運氣很好,國際關係大進步,國內議題皆搶先機,形成了長期執政的可能。的確有可能未來20年,都將是民進黨天下。這樣的氛圍已經在民進黨內部形成了普遍的「自我感覺良好」,如何分食天下,人人都有一套算計。他們都不知道,多少個晚間宴會上,過去支持民進黨的人士談起民進黨無不怨嘆。許多倡議,民進黨都已聽不進去了,大家的感覺是民進黨有一種「天下無敵症候群」,連一些曾經是大老級的人士都說,「他們現在不會聽我們的」。當蔡總統在說「願二十年後的台灣人…」這段話時,不知道她清不清楚,許多昔日的戰友,並不感動。因為大家不知道這句話建構在什麼樣的基礎與脈絡。

有意思的是,對岸的共產黨竟解讀成,這是「台獨時間表」,真令人哭笑不得。

蔡總統有義務,再將這個「願二十年後的台灣人…」的論述拿出例証,告訴民眾,2020這一年,我們把握了什麼?我們前進了什麼?克服了什麼?擺脫了什麼?而「他們」指誰?「自己的意志」為何?什麼是「未來的機會」?如果這是一個深思過的表達,應該不難回答。

老實說,「願二十年後的台灣人….」是一個大時代的論爭標題,不能模糊帶過,的確也是執政的民進黨必需回答的問題,蔡總統在國慶文告中提出,應該不是隨便說說,反而是開啟了2020年起這未來四年,這一代人到底要為下一代甚至還未出生的那一代人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政治危機無解?環境汙染無解?低薪國恥無解?還是我們為他們留下清明政治,美麗家園,公平報酬的發展可能?蔡英文總統在國慶文告中有如謎語般,為自己留下了未解的問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