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過氣政客的中國夢 要縱容至幾時?

  948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 錯誤決策千萬人頭落地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 錯誤決策千萬人頭落地

前陸軍總司令、總統府參軍長及戰略顧問陳廷寵,日前在陸軍官校在台復校70週年慶祝大會致詞時「慷慨激昂」說:「我是中國人,是驕傲的象徵,但中華民族卻仍有不少敗類,要去做美、日的走狗」,對國軍戰力的評語是:「國軍的戰力恐怕是零」!

在「我台灣!我驕傲!」已然沛然莫之能禦的主流意識、自認是中國人只剩四~五%的今天,陳將軍喊「我是中國人,是驕傲的象徵」,內心的苦悶痛楚讓人動容同情;陳將軍動不動罵人「敗類」、「走狗」,在中共的「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大會」,陳將軍起立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致意、聆聽習近平訓話,果然好一副驕傲中國人嘴臉。

至於我輩台灣人,在跟愛好自由、民主、人權的世界各國(諸如美、日、歐盟)交往時,既不自傲、也不自卑,既有自主尊嚴、也有相互尊重,可見陳將軍罵的「要去做美、日的走狗」,應該是另有所指──呃,對了,合理的推斷:蔣介石被共產黨打得落花流水,雙手更沾滿中國人的鮮血,當然不是中華民族的勝類、善類而是敗類了;敗逃台灣後,軍事上靠美國撐腰、經濟上靠美援拉拔,美國說一、就不敢說二的蔣介石,還有延引日本白團當軍事顧問的蔣介石,像不像是美、日的走狗?

還有,曾幹過陸軍總司令、總統府參軍長及戰略顧問的陳廷寵,好意思說「國軍的戰力恐怕是零」,不是今天在睜眼說瞎話,就是當年將軍服裡裝的根本就是個酒囊飯袋!

同樣駭人聽聞的是,曾負責總統府、博愛地區及正副總統安全第一把交椅的前特勤中心執行長彭子文,退休後在電視的政論節目中洋洋得意說:如果他是李登輝的隨扈人員,有人要暗殺李登輝,他不會為李登輝擋子彈。有這種潛意識對職責公然背叛的基層特勤,都是國安的不定時炸彈,何況是特勤中心執行長?李登輝當年有「虎口下的總統」的危機感,果然不是杯弓蛇影!

曾官拜國安會秘書長的蘇起,在美中對峙方興未艾的今天,撰文表示「親美無用論,也救不了台灣」,要台灣不要選自由、民主、人權的美國那邊,而要投入專制、共產、獨裁的中國懷抱,直讓人懷疑,蘇起當年幹的是國安會秘書長,還是國降會秘書長?

最誇張的是前總統馬英九。古人都知道,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馬英九在前總統任內,卻將國家的生存拉到更下賤不堪的「以卑躬屈膝為正的奴婢之道」程度。在馬習會中,馬總統被稱為馬先生,甘之如飴;還小心翼翼,不敢在習近平面前提起「一中各表」、「中華民國」等敏感字眼。卸任後,當年曾貴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現在則大肆散播「首戰即終戰」,「政策一旦錯誤,千萬人頭落地」的失敗主義與威脅恐嚇言論,替美名為「終極統一」的投降猛敲邊鼓。

天佑台灣,陳廷寵、彭子文、蘇起、馬英九等在台中國人,在位時至少都還陶醉在權力的滋味裡而不想摘下假面具,露出猙獰的真面目。現在,這些台灣政壇的過氣邊緣人,猛推鄙視台灣人的奴婢思想,為失敗主義、投降主義敲邊鼓,替霸道中國武嚇台灣的醜陋原形畢露,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這些人的這些話,如果是在他們推崇備至的蔣介石或蔣經國面前說的,下場會如何?

台灣人,還要縱容這些在台中國人到幾時?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