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揭開台灣大法官會議 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

台灣憲法法庭。

台灣憲法法庭。

促轉會可能在明年走入歷史,她的最後一哩路,必須將大法官解釋文的評議過程,還原給社會大眾知悉,這樣才能真正落實轉型正義,因為這一塊是過去不法、不公、不義的最終拼圖。

在三權分立的架構下,司法獨立運作,而大法官又是司法單位的最高機構,對於憲法有最絕對的解釋權。自從促轉會運作以來,已陸續處理昔日一些不公平的審判,並且恢復了當事人的名譽,但對於大法官會議的部分,如今仍然未被解構,外界也不知運作過程。

根據促轉會初步統計,威權統治時期的大法官解釋共有300多號,許多當年的憲法解釋結果,是用來鞏固當時的威權體制,例如,像是萬年國會的形成背景、軍事審判體制的建立原因、解嚴後政治犯可否上訴等,這是當年不為人知的黑盒子,只要能揭開解釋文的審議過程,也就能還原當時政治介入司法的情形,大法官過去的所做所為,也才能獲得轉型正義。

不過,司法院對此顯得相當有疑慮,他們擔心司法獨立審判的精神與制度會受到嚴重破壞,同時,有些內容涉及到國家機密,可能會發生洩密的情況,所以到目前為止,不主張交出這些資料,就算是被認定為政治檔案的文件,所交出的資料裡,也刻意遮掩了人名,無意去揭露大法官的姓名。

可以體會司法院的處境,但司法院似乎也忘了,促轉會成立的目的,並不是要追究當年個別人事的責任,畢竟當年時空背景下,許多人的決定都是迫於無奈,而還原這些過程的同時,其實是還給這些人士一個清白,更重要的是,讓大家能重新面對那段歷史,這才是轉型正義的目標。

何況,促轉會本來就是一個過渡時期的機關,在108年設立後,依規定在兩年內要完成任務後,就予以解散,今年5月時,雖依規定報請行政院長延長一年,促轉會目前預計運作到明年5月,要是能在落日之前,揭開大法官當年的神秘面紗,也代表台灣完成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大步。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