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紅二代分裂】任志強涉貪判刑18年 蔡霞遭開除黨籍: 中共進入「精緻極權統治時代」

◆69歲的任志強雖因貪汙、受賄而判刑,但一般認為,向來敢言、有「任大炮」之稱的他是因批評領導人而獲罪。 ◆遭開除黨籍的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近日表示,中國社會面臨全天候監控、強力打壓異己及法律工具為黨所用等3個特徵,也讓中共進入所謂「精緻極權統治時代」。

  427
左為習近平, 右為蔡霞 (原始圖片來源: <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20016?lang=b5" target="_blank">希望之聲</a>)

左為習近平, 右為蔡霞 (原始圖片來源: 希望之聲)

(台灣英文新聞/國際組 綜合報導)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昨(22日) 對「紅二代」北京市華遠集團前董事長任志強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以及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等多項罪名案,進行公開宣判。任志強被判有期徒刑18年。

法院表示,任志強在宣判後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會上訴,但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認識任志強的人質疑,他認罪可能跟兒子同時被捕有關。

任志強今年(2020年) 4月被中共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遭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9月22日早上在法院官方網站公佈判決,說任志強在2003至2017年間,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款4974萬多元(人民幣, 下同) ,收受賄賂125萬多元,挪用公款6120萬元,濫用職權導致國有控股企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高達1億1千6百多萬元,其中國有股東華遠集團財產損失超過5000萬元,任志強從中個人獲利近2千萬元。

任志強遭控貪汙、受賄,一審判刑18年,罰款人民幣420萬元。有專家指出,本案未如同類案件作出剝奪政治權利的懲罰,應屬權宜之計,似在藉此淡化其中政治意味。

不少中共「紅二代」不滿現行政策

隸屬官方的香港電台引述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不少中共「紅二代」不滿現行政策,而任志強正是黨內有代表性的紅二代人物,若在任志強案的判刑加入「剝奪政治權利」,會擴大案件的政治元素,引起紅二代反彈,也不利於執政當局。

因此,對於任志強未被剝奪政治權利,劉銳紹說,「估計屬權宜之計,希望淡化案件的政治味道」。

劉銳紹認為,當局指任志強犯案時間從2003至2017年,期間為中國國有企業轉至市場經濟的時期,有許多約定俗成的經濟潛規則,官方當時未追究,而選擇在任志強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現行政策之際,以他過去的行為提出起訴,顯示案件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有政治意義。

任志強向來敢言、外號「任大炮」

劉銳紹說,這就如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以及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件,判刑時也只提到經濟犯罪元素。

這位專家認為,即將於下月(10月) 登場的中共19大五中全會未必會討論任志強案,「但有機會以討論近期政治形勢的方式,向黨內傳達和發出警告」。

法院表示,任志強自願如實供述全部罪行,承認遭控的全部犯罪事實,並自願接受法院判決,而且違法所得已全部追繳,法院對公訴機關的量刑建議予以採納。最終裁決執行有期徒刑18年,並處罰金420萬元(約新台幣1800萬元)。

報導說,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69歲的任志強雖因貪汙、受賄而判刑,但一般認為,向來敢言、有「任大炮」之稱的他是因批評領導人而獲罪。

圖為任志強,據稱他被認為撰文暗批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來源: 新唐人YouTube截圖)

中共已進入精緻極權統治時代

此外同屬「紅二代」但因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而遭開除黨籍的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近日表示,中國社會面臨全天候監控、強力打壓異己及法律工具為黨所用等3個特徵,也讓中共進入所謂精緻極權統治時代

「自由亞洲電台」9月19日刊出獨家採訪蔡霞的內容。現年68歲的她退休前是中共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因為五月份在一段錄音中批評中共是「政治殭屍」,習近平為「黑幫老大」等言論,被中共開除黨籍,使得她成為近年來罕見、來自中共體制內的異議學者。

8月17日,中共中央黨校在網頁上宣布開除蔡霞黨籍,並取消其退休待遇,稱她發表有「嚴重政治問題和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隨後,有關蔡霞的文章在網上熱傳;不過,僅一天的時間,這些都已被中國網管人員刪除。

目前人在美國的蔡霞接受美國之音(VOA)採訪時表示,退休養老是她的權利,因此要走法律程序來捍衛自己的權利。「不管這個官司打下來是什麼結果,但是我的權利不允許任何人輕易地侵犯」。她並表示,不後悔批評習近平。

蔡霞出身革命家庭、且在黨校任教,最終卻與中國共產黨決裂,被認為在當今中國政治上極具象徵意義

民運人士王丹在臉書表示,中共自己的子弟,都已經承認中共是一個「黑幫一樣的政黨」。蔡霞與中共的決裂,絕不僅僅代表她一個人。蔡霞的學生中有大批的中共省部級高官。因此,她的政治舉動極為具有象徵意義。中共「紅二代」已經分裂。

蔡霞提出中國現狀的3項特點:

第一,中共全黨乃至中國全社會,都在高科技的全天候立體監控中。

第二,習近平用規矩及反貪腐,作為打壓黨內不同意見的手段,藉由清洗,讓黨內的反對者無法產生壓制的力量。

第三點則是,習近平在中共第18屆四中全會時提出黨要「依法治國」,但不健全的法律制度,讓法律成為「鎮壓人民」的工具。

另外,由於中共掌握所有國家資源,一旦民間出現反對聲音,便藉由取消退休金、開除公職等方式進行壓迫。

她並提到,過去自己曾以為企業家如果在體制外就可以倖免於難,但如今政權會利用階級鬥爭的語言,將民營企業家描繪成民營資本家,藉由資本家剝削有罪的形象,讓國家有理由在政治上產生歧視,進而用各式各樣的工具進行打壓。

習近平獨裁不單是個人問題,而是中共黨內體制問題

面對中國當前的問題,蔡霞認為,不應指望中國內部可以改革,「這個制度必須是變革」,「整個的拋去這個制度」。

蔡霞也提到,習近平獨裁的起因不單是個人問題,中共黨內體制問題是根本,只有將權力按照民主的方向去分權制衡,才有辦法解決。

她也提到,除了「習家軍」外,撤換習近平是中共黨內普遍的共識,「尤其是中高層」。然而,如果要談誰適合接班,在中共黨內可能就沒有共識,更明確的說,如果誰被公認合適,「這個人選一定被習(近平)搞掉」。

蔡霞在「自由亞洲電台」專訪中,也解釋了她在錄音中有關「換人不換制」一說,並爆料稱中共黨內有3大派,一是希望中國走向文明的改革派、二是中共黨內佔絕大多數的無奈派、三是包括習家軍與非習家軍在內的鑽營派她說這3大派各懷想法,幾乎沒人願意跟習近平一起。

蔡霞2016年曾發文挺任志強

2016年,北京華遠集團前總裁任志強因在網上批評當局而被留黨查看一年,蔡霞當時發表「黨章黨規保護任志強們的黨員權利」一文力挺。黨報光明日報刊文駁斥,質問蔡霞「忘了自己是一名黨校教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應該自覺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020年7月,任志強被開除黨籍移送法辦,他被認為撰文暗批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8月,蔡霞被開除黨籍及取消退休待遇。在此之前,有一段被指為蔡霞私下發言的錄音外流,其中批判中共「是一個政治殭屍」,並且不點名地批評習近平成了「黑幫老大」。

蔡霞17日透過微信說:

「我很高興,與這個黑幫一樣的政黨徹底脫鉤了!

從此我歸隊了,回到民眾的行列裡。」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曾刊發評論說,習上台以來,竭力拉抬、任命自己的親信心腹,一處也不放過,組成所謂「習家軍」。習先後與江派、團派、太子黨和政治老人惡鬥,以求得「習家軍」一家獨大、習一人獨大。

中共不可能改頭換面, 但可期待新的政治力量崛起

對於有人質疑變革會不會最後讓中共又改頭換面地存活下來,蔡霞說不可能,她舉例前蘇聯戈巴契夫推動了整個黨內的變革。然後蘇共黨,最後在人們的唾棄聲中,殘存下來極少數的那些老人們,已經不成氣候了。

她認為中國共產黨不可能在將來再成為一個佔主導性的黨,但社會的精英和黨內的精英會不會聯合起來,形成各種新的政治力量?蔡霞覺得是可能的。

蔡霞12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提到,中共是極權體制,是不可能做到改變的,因此必須廢棄這套制度。她不希望中國的政治變革過程是血腥屠殺的過程,希望是一個和平的過程。

「換習」何時能夠實現?

蔡霞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認為,現在體制內換習照正常的程序去做,沒有這個能力。但是中國在走到現在這個國際環境和國內, 都是複雜多變的一個環境。 或許一個偶然的突發事件或導火線, 一下子就把局面給炸開了,突然的他(習近平)就能下去,誰也說不準!

超連結 RFA獨家:蔡霞 近期首次出鏡接受視頻採訪 中國社會:從威權時代到精緻新極權時代|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