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二代勇敢選擇母愛 扮演家庭餐廳好幫手

阮宥翔(圖左)與姐姐感情很好,經常一起出遊。(阮宥翔提供)

阮宥翔(圖左)與姐姐感情很好,經常一起出遊。(阮宥翔提供)

目前就讀新竹縣竹東高中的阮宥翔,在七歲以前從未見過越南籍的親生母親,因為在他還很小的時候,生父就與母親離異分居兩地。直到他十七歲上高中時,才跟生父表達想與母親一起生活。

原本跟著生父姓曾的阮宥翔表示,母親嫁給生父之後,受到富裕祖父母的排拒,導致父母離異。由於母親是新住民,在爭取監護權的離婚官司上相較吃虧,因此法官將他的監護權給了相對經濟寬裕的生父。

雖然祖父母與生父都對他很好,供他就讀私立的磐石中學,但生父卻是傳統父權為上的思想,不大尊重阮宥翔的意志。他說,原本他從磐石中學國中部畢業時,可以選擇直升高中部的普通科,但他想就讀資處科,然而生父卻私下替他更改成機械科。或許生父是為了他的前途著想,卻完全漠視他的性向就私自更改志願,讓他決定今後該選擇自己更適合的路,於是他提出跟母親一起生活的要求。

阮宥翔的越南籍母親在離婚以後,與一位泰國籍的先生結婚,他們共同在新竹經營一家越泰餐廳,後來阮宥翔的監護權換到母親的名下,他也轉換到竹東高中繼續學業。另一方面,他在假日或是課餘之時,也會主動幫忙家裡的餐廳工作。

講話慢條斯理的阮宥翔,對於未來並沒有立即的想法,他說國中的時候曾經獲得新竹市游泳競賽的冠軍,但目前也沒有把握是否繼續往體育的方向努力。或許上了大學以後再好好思考,萬一找不到什麼特別有興趣的工作,他覺得能持續幫忙家裡的餐廳工作也很好。

阮宥翔覺得從小一路走過的特殊經歷,逐漸讓他了解觀念傳統的祖父母,以及生父還有母親間的點點滴滴。對他來說,親人的關係永遠都不會也不能改變,但在相處上或許給彼此一點距離與調整,就能讓大家獲得各自的空間與幸福。況且,他才十九歲,還有很長的人生需要追求,因此只要抱持希望,他相信都有實現的可能。(新聞轉載自新住民全球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