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隱形冠軍不能是台灣產業的重點

  1166

台灣數十年來一直是全球工業的代工廠,隨著全球化與資訊科技的發達,3C產品的市場需求越來越高。以你我熟悉的品牌Apple、DELL、HP(Compaq)等知名品牌,其背後的零組件都有我們的「隱形冠軍」,這不僅突顯我國技術獲世界肯定,同時也為國家國內生產總值(GDP)帶來亮眼的成績。但是為何16年來,我們的薪資調漲幅度還是如此緩慢呢?顯然隱形冠軍對台灣的成長與附加價值都不夠。

「隱形冠軍(Hidden Champions)」一詞是由德國管理思想家赫曼.西蒙(Hermann Simon)提出的概念,全因1986年在杜塞爾多夫的一段對話,讓他開始好奇並探討,德國出口額能夠雄踞世界第一的事。排除各大知名公司如西門子等,他發現是400多家的中小企業在較小市場默默耕耘,並為國家帶來的好成績。

他們的共同點都是,隱身在公眾視野以外,並在較冷僻又特殊領域專注經營與持續發展,但卻是產業界不可或缺的領導廠商,且年營業額低於50億美元的中型企業。2013年獲邀來台出席論壇的西蒙,當時就點出台灣與德國相近的優勢,例如製造業都佔GDP將近二成五,貿易順差都在8%左右。

不論人口數、國土面積大小等條件,我們是應該為這一切感到高興,就如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比較亞洲四小龍當前的現況,若與南韓多為大企業來說,我們所謂的隱形冠軍多是中小企業,他認為,台灣是非常強的。但是,為何這幾十年來,隱形冠軍為何沒提升我國的附加價值呢?16年來,我們的薪水都沒漲,問題出在台灣對市場產品的要求與政府的態度。

一樣是在冷僻又特殊領域發展,台灣的產品總是給人價美物廉的印象,我們的產品不是不好,其實是夠好,只是價錢就比一流廠商低了點。反觀國外一流廠商,他們推出市場的產品就是最好的,而且不是最便宜,他有他的市場性,因為別人看到的是他的技術、品質和產品的穩定性,這就是無形中的掛保證。

其實,台灣真正的隱形冠軍是台積電(TSMC)。我不否認其他企業的努力,但我認為台積電做了最好的榜樣、全世界的晶片代工技術,不僅吸引重要的外商來台灣投資,今年5月還傳出要到美國設立5奈米晶圓代工廠。

台灣佈局半導體代工服務,也是資通訊產品的生產國,我們擁有一流的人才,但一直都未能走出自己的道路,看來這跟政府的科技政策有關,如今眼看全球都在發展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t),我國政府也自2018年開始推動「台灣AI行動計畫」,要全面啟動產業AI化,試問我們有那一項主題是可以成為國際強項呢?

我的建議,我們應該將有實際經驗的產、學、研集結起來,並讓這些專家共同討論,台灣在AI領域中的主題強項有那些。

目前我所看到的是,這個產業AI化還是一盤散沙,政府並沒有「到箍人」,大家都在自己的領域中埋頭創新研發,這個現象和過去成立台積電時的榮景,天差地別。我們何不反過來想,台灣要持續接軌國際,那麼我們在AI領域中的強項是什麼,我們就選那幾個題目聚焦,並且在這門技術上,精益求精。

以台灣的醫療與資訊科技為例,我國的醫療技術響譽國際,資訊科技又一直是我國的強項,若我們能夠將這兩者結合在一起的話,是否可以聚焦題目,將這門技術創新研發,做世界第一呢?這樣才稱的上真正的冠軍吧。

政府要主動制定相關策略,選定題目而不是將工作丟給工研院與資策會,並創造合適的環境、投入相關經費、培育人才,同時也要給予優渥的薪水,留住人才同時吸引外國專才到台灣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