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台新彰銀案 財政部不應再恣意妄為

  490
彰化銀行

彰化銀行 (來源 中央社)

纏訟數年的台新彰銀案,上週五經高等法院更一審判決,財政部再度敗訴,應依雙方原先約定,「支持且不得妨礙」台新金控取得彰銀多數董監事席次。這一案件,凸顯了台灣的金融主管官署棄約背信毀諾,違反公司治理原則,大開經濟自由化倒車,把含有官股的金融機構當做禁臠,有礙台灣金融的國際地位。財政部不應恣意妄為,堅持上訴且操控彰銀,延續讓「外國投資機構恥笑台灣資本市場的教材」。

本案是財政部為解決公營的彰化銀行呆帳問題,2005年以公開競標方式,釋出部分彰銀官股,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也參與競標。最後,台新金控2005年以新台幣365億元,溢價114億元或四成取得彰銀22.5%股權,成為彰銀單一最大股東,拿下經營權。

引發爭議的是,財政部於招標前一天發函承諾:「得標者可主導彰銀經營,並取得過半董監席次」。不過,2014年財政部改變立場,不再支持台新金主導彰銀經營權,還進一步經由徵求委託書方式,擴大以財政部為首的泛公股勢力,掌控彰銀。失去經營權的台新金因此狀告財政部,要求確認兩造存在要約,財政部當初承諾支持台新金取得經營權的民事官司。雙方經數年訴訟,幾度判決都認定雙方存在契約關係,但財政部拒絕退讓,全案上週更一審裁定,財政部立即宣稱要上訴。

這個案子廣受矚目,凸顯了政府介入經濟活動的霸道無理,尤其財政部備受批評卻仍堅持立場,持續控制彰銀的經營,可議的主要有幾項。

首先就現代公司治理角度而言,包括彰銀等所謂官股事業,政府的角色是股東,股東雖有大小,但即使擁有百分之百股份的政府,其身份仍是股東,理應按公司法盡股東義務、享股東權益。不過,台灣的政府從威權到民主時代,都不接受這種法則,把公營事業當做政府機構,掌控經營管理,預算經費及金融機構的資金信用都視同公帑,不顧公司治理基本原理原則。政府逾越股東角色,卻拿「維護全民利益」當幌子,以致衍生不少問題與亂象。

政治上,當初台新金與財政部立約,時為民進黨執政,部長是林全。財政部後來改變立場時,已由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執政。然而,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卻仍「國規民隨」繼續爭奪彰銀經營權。其間,林全已當上行政院長,導致輿論有「行政院長林全不認財政部長林全的賬」之譏。尤有甚者,財政部不斷透過徵收委託書,加碼公股,使所謂泛公股勢力持續膨脹。不論藍、綠執政財政部一個樣,理不直卻氣壯,不避外界議論,執意掌控彰銀,令人嘆為觀止。

經濟上,自由化是潮流,公營事業民營化更是早應落實的政策,有利整體發展,但在台新彰銀案,主政者不分政黨卻公然開倒車,醜象百出。尤其除了財政部和彰銀工會之外,大部分經濟專家和輿論都指財政部言而無信,「官與民鬥」,泛公股高層人事由政府指派也不合公司治理原則,有如把民營企業收歸國有。另外,由於彰銀案當初開國際標,有外資參加,台新彰銀案的紛爭,攸關台灣政府的國際承諾和信義,外資機構也密切關注。從外資機構角度看,本案引發「到底台灣要公營化,還是民營化?」的質疑,由於政府立場多變,背信毀諾,台灣成了一個高政治風險的市場,令外資裹足不前。曾任財政部長的顏慶彰的評論最為中肯:「台新金公開標得彰銀…遭受多少層面的不正義!這難道不是外國投資機構恥笑台灣資本市場的教材!」

外資不只恥笑,也反映於具體評價。根據世界金融中心城市2020年評比,台北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排名,由前一年的34名跌落為75名,與區堿金融中心的角色頗有差距;箇中主因,在於近年當局過於強調金融監理、預防洗錢與消費者保護等管制措施,在金融創新方面的表現落後其他國家。台灣須加速開放國內金融產業,包括金融自由化、國際化和金融創新,並培育延攬金融及法律人才,提升國際競爭力,才可能提升國際金融地位。

台新彰銀案是改變的契機,財政部不應一意孤行,繼續醜陋演出,傷害台灣政府的信義和台灣金融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