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應該從「死亡率」來設計新的防疫戰略

  234
為抵抗武漢肺炎,各國邊境抗疫工作嚴格以抵擋病毒入門。(美聯社圖片)

為抵抗武漢肺炎,各國邊境抗疫工作嚴格以抵擋病毒入門。(美聯社圖片)

全球的武漢病毒確診者累計已達2千2百04萬9426人,不過,已經痊癒者也達到1千4百58萬6013人。仍有症狀者6百53萬6631人,其中重症者6萬2074人,已不幸死亡人數77萬7439人。這樣的病毒到底厲不厲害?做個比較,過去一年,全球因肺結核而死亡的人數,超過150萬人,是武漢肺炎的死亡人數兩倍,卻沒有得到全球衛生單位的同樣重視。而且因為所有國家都在全力面對武漢病毒,忽略其他的傳染病,至少在過去幾個月,讓肺結核病人上升了幾百萬人,而愛滋病與瘧疾也都因為封城拿不到藥,而令更多患者喪命。

到了這個階段,光拿確診數來做排行榜其實是不對的,還要將累積死亡率,同時參考,才知道那些國家比較危險。台灣的死亡率是(7/486)1.44%,很低,差不多是「流感化」了。不過,義大利的死亡率是(35400/254235)13.92%,英國的死亡率是(41369/319197)12.96%,法國的死亡率是(30429/239306)12.71%,比利時的死亡率是(9944/78534)12.66%,墨西哥的死亡率是(57023/525733)10.84%,西班牙的死亡率是(28646/359082)7.97%,德國的死亡率是(9296/226686)4.1%,看來歐洲是嚴重的。那美國的死亡率是呢?(173716/5612027)3.09%,巴西的死亡率是(108654/3363235)3.23%,印度的死亡率是(51925/2701604)1.92%。目前確診數超過百萬人以上,全球前三名國家,死亡率其實不高。

目前,全球的武漢肺炎死亡比率(777440/22049452)3.52%。記得幾個月前,全球的武漢肺炎平均死亡率大約在7~8%,大體上,從死亡率看,全球疫情是在緩解狀態。本次比較,不採計中國,因為這個國家的數字真實性大家都懷疑。

目前公共衛生專業者之間,有很多不同見解,有人危言,秋冬後,可能有新一波的武漢病毒入侵,可是都拿不出學理的依據。可以說是一種「猜想」,比較合理的懷疑是,十月起新的流感來襲,有可能讓一些武漢病毒隨之活躍,但這也是猜的。也有人認為,如果武漢病毒是從實驗室中製造出來,那麼,有可能走與SARS相類似的命運,只攻擊一次,就沒有了。這當然也是「猜想」的。不過,對於未知的世界,科學家都是用猜想的,雖然有些合理的推測做基礎。不過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底誰猜對了。

不過,有些事並不是用猜的,比如說,美國衛生部長Alex Azar的台灣行,本來就是安全的,並不是因為專機或是外交泡泡這些措施發揮「神效」。而是他們來的人都有先三採陰的紀錄,而且進台灣還有再採陰的保証。這樣的「防疫2.0」,才是陳時中部長拍胸膛保証的真正科學依據。

八月底捷克訪問團,可能有多達百人來台,所仰仗的當然也是與Alex Azar一樣的「防疫2.0」(先三採陰,進台灣再一採陰)。所謂專機或團進團出,等等外交泡泡都是「演很大」。如果外交可以有這樣的「綠色通道」,為何一般人要被關14天?如果在國外三採陰,回國在機場再一採陰(全都自費),是否可以引用Alex Azar模式,直接回到正常活動?這是防疫團隊必需想清楚說明白的議題。防疫團隊可以對不願自費採檢的入境者繼續採用關14天的措施,可是必需讓已經現實存在的「綠色通道」進入「非特權」的普級狀態。

當然,這樣的新防疫變動,可以對全球國家分級,來自不同國家的入境者,應有不同的對待。而這時,死亡率的高低,就是一個相對而言客觀的標準。中國的數字不可信任,則不在分級之列,直接放在暫不考慮的國家。而美國雖然確診人數多,但死亡率還低於全球平均,當然可以積極討論如何交流。歐洲的死亡率都比全球平均高出很多,優先序就會差一些,但是捷克的死亡率(399/20202)1.97%,不算高,可以列入較高優先歡迎國家。而日本的死亡率與捷克相當(1099/55667)1.97%,其實也應列入高優先序交流國家。

更重要的是,哪些國家可以列入開放出國,死亡率當然是最重要的考量。如果進入1~2%死亡率,這些國家可以列為趨近流感化,應該有新的進階版,研擬以開放為目的的防疫措施提供大家遵行。

最近發現的案例都是無症狀者居多,表示這個病毒的弱化已經發生。除了等待好的疫苗出現,其實台灣可以有更加進步的公共衛生防治的領先創新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