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如何防治秋冬後的「第二波」病毒攻擊?

  784
圖中為巴西里約一小男孩戴上口罩持雨傘走過人行道。 (美聯社圖片)

圖中為巴西里約一小男孩戴上口罩持雨傘走過人行道。 (美聯社圖片)

武漢病毒肆虐全球,已造成逾1800萬人確診,68萬人死亡,累積平均死亡率大約3.5%。現在很多傳言說,秋冬後,可能會有「第二波」,可是什麼是第二波,如何定義?還沒有看到有人說清楚。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應把「第一波」到目前為止,有個準總結。

首先,病毒怎麼來的?答案很明顯,從中國來,最可能是武漢病毒實驗室,但不排除有其他的中共軍方實驗室也有可能參與其中。從多方已知的資訊綜合得到的可信過程是,中共的研究人員,到荒山野外的山洞抓蝙蝠,並從其身上取得不曾見過的「自然產生冠狀病毒」帶回實驗室保存並且培養,有可能有某一個中共實驗室,將不同來源來的冠狀病毒以共同感染(co-infection)的方式,用人類細胞(human cell line)來讓不同來源的冠狀病毒產生重組(recombination),就在這種嘗試與錯誤(trial and error) 的實驗過程,「隨機產生武漢病毒」(covid-19),但也有可能是某一個中共的實驗室,是故意將一些可增加功能(gain of function)的RNA段落加入新獲得的野生冠狀病毒,「人工產生武漢病毒」(covid-19)。

不論是來自然或實驗室隨機與人工故意,最後實驗室都失控(mishandling),造成21世紀大瘟疫。

大多數的科學家不接受自然產生這個可能性,原因是到今天為止,武漢病毒(covid-19) 找不到自然的動物宿主(natural animal reservoir)。如同每年都要來報到的流感,來自北方的雁鴉就是宿主,我們只要緊盯著它們,這個流感病毒的變異,我們都可以掌握,也因此備製疫苗不成問題。可是過去也發生在中國的SARS病毒,其實是否有真正的動物宿主,還是存在著疑問。麝香貓(civet)或穿山甲(pangolin)都被「定罪」過,是不是被「甩鍋」的?因為SARS流行病只來了一次,所以沒人深入追兇,就此結案了,就連製造出來的疫苗都沒有人要理會。這種只來一次就絕跡的疫病,比較會被懷疑是實驗室搞出來的。

現在武漢病毒(covid-19)又是找不到自然動物宿主,有部分的文章想「甩鍋」給穿山甲,看來沒有說服力,大體的故事是說,「從前有個蝙蝠….身上有病毒(covid-19?)…後來傳給穿山甲經過變異就成了武漢病毒(covid-19)」,不論故事怎麼編,就是拿不出一隻動物身上有武漢病毒(covid-19)。

為什麼這個動物宿主的議題,這麼重要,原因就是「第二波」,要如何才能發動?以流感為例,每年都來一波到現在已經來了上百波了,因為動物宿主明確。病毒在雁鴉的腸道內,每年產生變異,所以每一波來的流感都有不同的基因排序組成。現在武漢病毒(covid-19),沒有動物宿主,新的變異RNA,要從哪兒來?有的專家主張,有些人可能已變成「動物宿主」,而且第一波的病毒已經突變過,這個說法主要關切的是,是不是有被感染者已變成了慢性帶原者(chronic carrier),就好像病毒性肝炎有慢性帶原者一樣,這是有疑問的說法。最近有所謂的無症狀者身上有IgG,也有弱陽性的病毒,可是看來都不具傳染力,哪來第二波?不論是日本女孩或比利時青年,還有澳洲中提琴家,他們可以算是「宿主」嗎?恐怕還要爭論一下。

文章一開頭,為何要強調全球累積死亡率3.5%?記得吧,過去幾個月,平均死亡率原來高達8%,現在確診數雖然增加很多,但是重症與致死狀況卻一直減少。最近一個月的死亡率,應是在1%上下,可以預知未來的死亡率會更低。也就是「流感化」的趨勢明顯,有人認為這是因為預防與藥物及照顧的技術提升了,這當然有功勞,但不要忽略更重要的病毒自身的突變過程經過天擇(nature selection),也減毒(attenuation)了,也許感染力可能增強,但是毒性大減。這符合生物「自私的基因」(selfish gene)作用,也就是病毒如果太強,太容易致命,它自己也完結得快,因為被感染的人都被害死了,所以自然變異過程,會選擇出致病力弱但較容易傳播的病毒活下來,這個過程在臨床上看到的是減毒化(attenuated)。

台灣的防疫戰略是以阻隔太強的病毒太早進入台灣,決戰境外的戰法,目的在捱過病毒的多代變異減毒化的時期,這從死亡率可以得到印証。如果全球的新確診者死亡率都低到與一般流感差不多,那麼現在的台灣封鎖是否應改改方式?

所謂「第二波」確有一種可能性,就是秋冬到的時候,帶著新一代的流感病毒的雁鴉南飛,全球開始進入流感流行期,要小心的是武漢病毒(covid-19)是個會與其他病原體(pathogens)一起攻擊人類的搭便車者(hitchhiker),就又活躍起來了。也就是流感確診者有可能身上也有武漢病毒(covid-19),這樣的病人大都會被計入武漢病毒(covid-19),而不是流感,因為名氣大不同。但是這是武漢病毒(covid-19)第二波嗎?恐怕比較像是第1.5波吧?

重點來了,怎麼辦?答案是,今年十月起,一定要去打流感疫苗。有了擋住流感的抗體IgG,武漢病毒(covid-19)就沒有「車子」可以搭。希望今年台灣政府可以擴大抒困,購買多一點的疫苗,讓全民都可以打免費疫苗,而且增加施打的地點,快速完成全民接種,防止「第二波」抗毒基礎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