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威脅全球的「魔鬼與幫兇」可以不打擊嗎?

  312

這個世界從來沒有這麼不一樣,沒有任何過去的時代可以比擬。難以置信的是台灣在這個大浪潮的衝擊下,被推向世界大變動的前緣,我們好似坐在探險船的第一排,每個場景都是迎面而來,而且方方面面都涉及台灣。

Taiwan這個字,與未來世界完全連線,在討論超越大瘟疫(Beyond the Pandemic)的全球規劃時,台灣名字到處可見,在討論最熱門的資通訊技術5G時,台灣也在第一排,新的奈米技術發展,台灣是最前線,論及國際醫療服務(International medical services),台灣是最有經驗而且實踐最力的國家,更不必說疫苗與檢驗也的新製程,台灣隨時可以上線。對世界有益的事項,幾乎每一樣都與台灣有關。

對世界有損的事,大概台灣都沒有參加,比如說發展核武或是致命武器(如武漢病毒?),還有毒品製造,人口販運或新奴隸黑市交易等。這使台灣在過去幾個月聲名遠播,未來會有更多的倡議自由人權的國際社會向台灣移動,這是很自然的趨勢。有一個邪惡的中共,就會越來越突顯台灣存在的全球意義。這是新的全球化(New Globalization),拒絕邪惡(中共),擁抱善良(台灣)。

最大動作是美國國會正在審議「台灣防衛法」(Taiwan Defense Act)與「防止台灣被入侵法案」(Taiwan Invasion Prevention Act)都是非常可能在近期內通過,而且會得到總統川普馬上簽署的積極立法。這兩個法案將「台灣關係法」的防衛理論變成實際,而且授權總統可以依狀況直接派兵鎮守台灣海峽,至於派兵的情況由總統及其軍事領導決定。而且有動用核武力的可能性,也就是這是終極性的戰爭防禦( ultimate war prevention)。

美國領導層在過去不久,曾表示他們正在重建新威懾理論(New Deterrence Theory)。 威懾是一種戰略,意在嚇阻敵對國家採取尚未成形的行動,並阻卻這種對手不可進行其他周圍國家不期望的手段。一般而言,威懾的主要武器依據是核武。美國如果通過這麼積極的法案,等於是將台灣視為「美國的領土」來捍衛,因為這樣的國會授權與軍事行動強度,都只有在美國領土被入侵時,才有的規格。

很多人在不同的場合都在議論這個不尋常的發展,最近不是只有川普總統與彭斯副總統的講話,國務卿Pompeo的演講有這種氣氛,連聯邦調查局局長Wray與司法部長威廉巴爾716的演講都是強硬立場。其他人的演講可以當做是政治宣言,但司法部長的長篇大論,則是句句都是根據司法實務所見到的証據,更加的有力的証實,中共的邪惡正在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所以最近美國抨擊中共的一句話是,如果我們不改變中共,中共就會來改變美國。最簡單的說法是,如果我們不打擊魔鬼,魔鬼就會消滅我們。

司法部長威廉爾的演說中,最有驚世意涵是,他說:「中共試圖控制歐亞非與太平洋的關鍵貿易通道,例如,在大約三分之一的世界海上貿易必經之路南中國海,中共對整個水道提出了大範圍歷史根據可疑的聲索,蔑視國際法庭的裁決,並強修人工島而且私設軍事基地威脅鄰國的船艦與漁民」。這樣威脅全球的魔鬼可以不打擊嗎?

美國在本土進行「打擊魔鬼」的工程,全不手軟,原因是「今天不做,明天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每件事都是箭在弦上,一觸即發。這是暖身動作,實際操兵,清剿間諜窩,中共駐休士頓總領館,是開始進行「新威懾理論」的熱身行動。相信美國在這次境內「一清專案」一定收穫遠超過預期,未來舊金山與其他的中共領事館大概都要準備關門,時間問題而己。這不是只為了香港國安法的設立所進行的外交報復,而是美國進入新的「全球反共時代」的先聲號角。

台灣是世界面對魔鬼的最前線,我們沒有選擇,不可能與魔鬼妥協。不論是那一個政黨,都不能成為「魔鬼的幫兇」。民進黨做為執政者,應該在這個「全球反共時代」拿出跨黨派的國家方案,從人權與人道主義的立場說清楚台灣所有政黨的立場。而掃除中共在台灣的爪牙,更是執政黨不可推卸責任。任何「綏靖政策」都是中共統戰的大外宣,各打五十大板的不選邊者也是中共的幫閒者,而企業界人士更要小心了,他們應該遠離中國了,否則也應接受調查,即使台灣政府沒有能力調查,美國也會代為出手,不能容忍這種享受自由民主人權的紅利,卻向中共輸誠的下賤行為,特別是高科技業者,在全球清除華為5G可疑技術的過程,有如照妖鏡,美國不會讓台灣成為中共技術偷竊的可鑽漏洞。如果連臉書、谷歌、亞馬遜、與蘋果四大巨頭都逃不過美國國會的質疑聽証會,台灣的企業怎麼能夠倖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