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719四週年日我應該說些什麼

  581
鳩之澤溫泉。(照片來源: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官網)

鳩之澤溫泉。(照片來源: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官網)

這篇文章可能是我以台大教授而非「台大退休教授」的名義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

我即將在7月31日以高齡71.5歲從台灣大學正式退休了,過去這幾年來,我在《台灣英文新聞》「時評」專欄以地熱為題發表無數篇文章,當中的「719週年日」的系列文章,是自2017年起,每年固定發文的一個題目並期望今年為最後一篇,2021年就不要再發此系列文章了,因為文章內所提到之問題已全在2020年到2021年間解決了。今年這篇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當作2020年7月30日行政院東部辦公室洪宗楷執行長將舉辦「原住民地區參與再生能源設置示範獎勵辦法」座談會的會議發言資料。

相關文章:

2017年7月21日「719週年日我該說些什麼

2018年7月24日「719 兩週年日我該說些什麼

2019年7月19日「719三週年日我該說些什麼

除了原住民委員會這個辦法之外,其實能源局也訂了一個地熱發電的 「示範獎勵辦法」, 然而能源局的這個示範獎勵辦法是舊的版本,其實已經從再生能源推動條例立法不久就訂立了。原先的版本是要鼓勵深層地熱的發展,因此限制了挖井的深度要超過3000公尺以上,及前三家廠商才可以申請,獎勵金額最高1億元的補助。在兩年前也就是2019年4月,能源局曾更新了這個辦法,去除前三家廠商及挖井深度3000公尺以上的限制。可惜又過了兩年多到今天為止,沒有任何一家廠商因為這個辦法而發出一度電來。再講實際一點,目前全台灣的地熱發電總發電量連0.2 MW都沒有。而能源局在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總統開始執政時就說,2020年要有150 MW的地熱發電容量,在2019年一月份也誇口說2019年底前要達成50 MW的地熱發電容量,如今還近乎零。我想透過這篇文章稍微解釋一下,希望有關單位可以採納本人的意見:

2016年520民進黨再度執政的兩個月時,7月19日,我陪同農委會曹啟鴻主委到農委會羅東林管處管轄下的太平山森林遊樂區中的「鳩之澤溫泉」,去參觀中油二號井。我向曹主委要求將40年前中油挖的這口中油土場2號井借給我公司,以利透過位於宜蘭清水地熱公園21號井測試完畢的機器,「TFT全流式渦輪發電機」併網送電。時任宜蘭縣長林聰賢也在現場,但我的要求、羅東林管處林處長卻反對。林聰賢縣長提議要林管處買下高教授的機器,由管處自己經營如何?林處長還是反對。我為此事曾寫了一篇「只要給我併網發電、我就給你地熱電廠 」的文章 (〈民報〉,2016年7月25日)以及後來的一篇文章「請問林全院長、 地熱電發太多了要怎麼辦」的文章(〈時評〉2017年8月12日),就是希望大家能採納專業人員的意見,以打破國家零地熱的成績。

一年後,林聰賢縣長接任農委會主委。2018年11月26日,在行政院綠能減碳辦公室也協調好這口井由國立台灣大學借用再用產學案合作,然而過一年台大仍然沒借到這口井。因為聽說那時的「地熱國家隊」將花2億元,由中油公司在2號井旁邊挖了3號井跟4號井。目前井雖然已挖好並測試完畢,然而到今年年底,仍希望有廠商進駐使用測試。據了解,這2口井,台電要用歐瑪(Omart)公司的ORC機器, 並預計在今年6月送到清水地熱BOT案用以發電4.2MW,但這台機器目前尚未運到台灣。看來,宜蘭的這兩個全國最有潛力的清水及土場等這兩個地方的地熱資源,不知要拖到何時才能發第1度電來呢!

這四年來地熱完全沒進展,其原因是主導地熱政策的工研院綠能所及實際標到全國第一個地熱BOT案的台汽電公司、結元公司,及宜蘭縣政府一些偏差作為所致。例如在 7月8日公佈的監察院調查報告中,也指出為何原先的BOT標案,清水公園只當成回注井的管線經過的地方,怎麼宜蘭縣政府擴大簽約給得標的廠商達2公頃的清水地熱公園的土地,其中包括原先不在標案內的 21號井、19號井、9號井等。當中的21號井原先還是工研院綠能所花了能源局好幾億元研發經費做出的研究成果。沒想到在2018年底前會把他交給結元公司使用,並由綠能所做維護,這樣每年大約1000萬元的售電收入反而落到廠商的手裡。監察院這份報告也說,建議新任監委要對這件事情繼續調查下去。

2019年的11月11日,我也寫了一篇「綠能計畫執行不彰、好政策變成還票機」的文章,述說工研院綠能所替原住民委員會做管理的「原住民地區參與再生能源示範獎勵辦法」計畫,所衍生的毛病不少,導致執行者請款時遇到不少問題。據了解,歷經半年多,這些廠商到今天為止還沒有拿到大部份補助款。工研院綠能所對於地熱推動是助力還是阻力,實在是值得檢討。

我本人很希望經濟部能夠換一個旗下的其他財團法人來管理地熱發電的業務,例如金屬中心也對地熱發電研究很深,應該比工研院綠能所更為適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