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掀美反中情緒 川普拜登爭舉抗中大旗

  113
(照片來源:美聯社提供)

(照片來源:美聯社提供)

中國戰狼式外交凝聚國際反中氣氛,加上中國隱匿武漢肺炎疫情帶來負面影響,不論是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川普、還是想入主白宮的前副總統拜登都大打反中牌,指控對方「逢中必軟」。

中國議題一直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扮演相當角色,但少有今年的關注度,這不光是因為中國崛起帶來的國際權力轉移,更因為中國對美國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科技發展,乃至於公共衛生等內政議題的全面性挑戰。

川普的自戀國際知名,小自心中只有自己,大至國際觀裡只有美國。既然只從美國看天下,打自2017年1月上任起,川普的外交政策就只服膺於他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面對中國,川普只有一個目標,把企業帶回美國,順便再從中國榨些油水。也因此,川普不惜開啟長達一年半的貿易大戰,不惜對新疆維吾爾族遭受迫害視而不見,就是為了拿到一紙美中貿易協議,迫使中國向美國大量採購,以換取在2016年將他送進白宮的農業搖擺州選民繼續力挺。

這原本該是川普今年選戰的重點,向選民展現在他領導下的美國真的再次偉大。誰知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不久,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席捲全球,短短數個月,美國確診人數逼近400萬人,超過14萬人死亡。

美國成為武漢肺炎大流行全球最嚴峻的國家,經濟也全面陷入衰退。過去3年的經濟成就一夕歸零,川普還背負來自四面八方對政府疫情處理不當的指責,各項民調直直落,川普自是嚥不下這口氣。

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目標達成無望,第二階段也不可能啟動之後,川普政府展開全方位的抗中大作戰。

將疫情源頭轉向中國,以閃避疫情大爆發責任是川普抗中的重要一步,他在談到疫情時多次直接以「中國病毒」(China virus)指涉,甚至以「瘟疫」形容。在揚言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時,也指控世衛是中國傀儡,以中國為中心。

北京戰狼式外交讓國際反中氣氛逐漸凝聚,在北京強推港區國安法後,美國朝野更是同仇敵愾,也讓川普撿到好武器。

在疫情蔓延,大家都只能窩在家裡看電視時,川普透過白宮記者會高聲抨擊中共漠視人權,祭出一系列制裁,企圖建立抗中的人權大將軍形象。


接著以白宮為核心,從白宮國安顧問、聯邦調查局長、司法部長到國務卿,美國政府一連四場首長反中演說,川普政府的反中形象正在逐步成形。
在這樣的氛圍下,自然無法再從川普口中聽到「好朋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近況了,因為川普「沒有任何和他通話的打算」,因為疫情大大改變了他的看法。
在這波反中潮下,被川普戲稱「北京拜登」的拜登自然得想辦法擺脫過往親中形象,跟著加入大打反中牌。
拜登第一波選戰主軸就是鎖定力打川普對中國「說一套做一套」,批評他嘴上強硬但態度軟弱,對中政策是一系列災難性失敗,拜登也將提出更有效、具體的「對中國硬起來」政策。
拜登對中國立場確實出現轉變。他曾因為新疆維吾爾集中營痛批習近平是流氓(thug)。港區國安法通過實施後,拜登陣營也發表聲明予以譴責,並表示當選後將制裁中國。
但儘管拜登曾公開指責中國違反民主、人權,為「中國這個共產主義國家的經濟和軍事崛起感到擔憂」,但在選戰僅剩不到4個月的現在,別說對中政策,拜登的外交政策全貌都仍是未知。
傳統政治人風格、形象溫和的拜登,如何取得話語權,形塑自己為強硬抗中、帶領美國走向新世紀的鬥士,外界仍一無所知。(編輯:林憬屏)109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