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台灣疫情趨緩 紡織防疫國家隊慘遭政府「砍單」、有苦難言

◆聚陽董事長周理平說;他認為,政府整體決策過程有「瑕疵」,但必須肯定政府嘗試補救的努力,未來如果疫情再起,聚陽依舊全力配合生產。◆其他業者亦指出,政府防疫有成,在短時間成立防護衣、口罩等國家隊,更成為佳話。不過,業者也期盼在疫情趨緩之際,能夠給予實質協助、保障業者把握商機。

  649
聚陽總部展示超聲波縫合機, 積極發展防護衣商機 (中央社) 

聚陽總部展示超聲波縫合機, 積極發展防護衣商機 (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財經組 綜合報導)台灣疫情趨緩,政府大減防護衣、隔離衣訂單,身為國家隊之一聚陽董事長周理平現身說法;他認為,政府整體決策過程有「瑕疵」,但必須肯定政府嘗試補救的努力,未來如果疫情再起,聚陽依舊全力配合生產。

今年(2020年) 2月底台灣疫情處於緊張之際,政府借助產業界力量,找來儒鴻、聚陽、台南企業、衛普、薛長興、南六等生產防護衣/隔離衣;其中,聚陽是第1家承接最高等級P3防護衣的成衣廠,吸引總統蔡英文與副總統賴清德登門參訪;足見紡織業在疫情中,寫下漂亮戰績,被譽為紡織業防疫國家隊。

中央社21日引述聚陽董事長周理平說,第一時間看到防護衣訂單從900萬件砍到236萬件,「數量怎麼差這麼多」;隔離衣本來規劃總件數1700萬件,最後砍到剩1300萬件。

因為政府追加訂單,「大家(廠商)配合之下,產線多拉、機器多買、原料多訂」,突然被調節訂單,必須承擔損失,當然心裡會不好受。

不過他強調,被砍單的同時,經濟部工業局立刻處理,從4月到現在持續找廠商開會商討對策,甚至找貿易局、貿協與外交部一起想辦法。

聚陽董事長周理平。中央社

目前提出三大方案包括:

第一,政府吃下多餘產能,以「政府對政府」(G2G)方式銷售;

第二,透過政府搭建商機平台,促成企業對企業(B2B)方式協助外銷,同時規劃補助業者申請當地認證費用。

第三方案則是衛福部、工業局與業者協商後,由衛福部傾向挪出3.2億元補償廠商材料、設備等損失,現階段紡織國家隊等待政府拍板定案。

然而,外銷看似容易,執行過程困難重重。周理平點出最大痛點。

他說,醫材認證採屬地主義,若是要銷歐盟,必須先取得CE認證,美國則是AAMI標準。

由於各國認證檢驗項目不盡相同,台灣無須檢驗的項目,在歐洲或美國可能列為檢驗範圍;換言之,能否順利取得各國醫材市場「入場券」,恐怕是未知數。

目前政府正在盤點各國針對防護衣/隔離衣檢測項目,希望從中找到有機會外銷的國家。

不過紡織業者普遍認為,前兩案很難解決當前困境。

周理平認為,當初政府對於防護衣/隔離衣決策過程是有瑕疵,「你回想看看,防護衣900萬件,台灣根本無法消化」,但是平心而論,政策雖有疏失,可是補救精神要給予肯定。

若疫情再起,聚陽會再次接收徵召嗎?

周理平毫不猶豫說,「當然」,這是救人救命的物資。

有關防護衣/隔離衣遭政府砍單,業者盼望協助的問題,衛福部回應,先爭取海外拓銷,若外銷途徑難走,才來思考補償業者損失;經濟部表示,已啟動輔導機制,將協助產業取得外銷醫材認證。

年初爆發肺炎疫情,各國醫療物資短缺,在政府號召協助下,口罩、防護衣國家隊等隨即成軍,當時政府過度樂觀防護衣/隔離衣需求量,隨著疫情減緩,大幅調節訂單,衍生出紡織國家隊的損失,目前紡織業期盼,政府能夠適度補償。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物資組長蔡壽洤21日下午表示,為了協助業者,目前先幫忙爭取行銷海外機會,如果海外訂單有限,政府會針對布料損失等給予相關補償,初步傾向匡列新台幣3.2億元,但還是要先看業者實際投入成本再衡量。

然而,外銷恐怕面臨卡關,經濟部官員受訪時坦言,近期確實收到不少業者反映,醫療產品認證不同,恐怕難出口目前就技術與法律兩大層面協助業者

■首先,透過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輔導有意外銷的業者提升技術,藉此將防護衣品質達到其他國家要求,以利取得認證、進入市場。

■至於法律層面,經濟部預計7月底舉辦廠商座談會,邀請相關領域法律專家說明規範、申請流程與常見問題,也會邀請已經取得醫材產品認證,並進入海外市場的廠商分享經驗。

官員進一步說明,目前也持續透過外館協助台灣企業與當地政府或企業媒合,只要取得認證後,即可將產品出口至當地。

經濟部官員強調,政府出錢補償業者損失是最後一步,現階段仍是希望開拓外銷市場去化國內多餘產能,若真不行,才會動用經費。

中央社20日引述防護衣國家隊業者表示,政府視疫情狀況下單,台灣因疫情趨緩,訂單量隨之減少,業者尊重政府決定。業者指出,雖然防護衣占整體營收不高,影響有限,但仍盼政府給予實質協助。

台灣防疫有成,防疫國家隊功不可沒;不過,有媒體報導防護衣訂單遭砍4成。

不願具名的防護衣業者表示,政府視疫情狀況下單,由於台灣疫情趨緩,訂單需求量當然也減少,業者尊重政府決定。

業者指出,疫情爆發之際,多數國家祭出醫療物資禁止出口;台灣物料、人工等生產成本高昂,幾乎無利可圖,多數紡織業者以守護台灣為出發,擔心台灣無法進口相關醫療物資,才投入生產防護衣、隔離衣等產品。

另一家不願具名的業者說,防護衣占營收比重不高,僅約1%;先前多了政府下單的防護衣訂單挹注營業額,不過訂單隨疫情趨緩而減少。

紡織大廠儒鴻指出,防護衣訂單陸續出貨,且占比整體產能約3%至4%,比例極低,對儒鴻幾乎沒有影響。

知情人士指出政府與業者3月開會時,會議記錄上載明政府需要900萬件防護衣與1600萬件隔離衣。政府4月底發出徵用公文時,卻僅需236萬件防護衣與1200萬件隔離衣,形同變相砍單。

他說,業者配合政府政策,投入機械設備、人力,但政府變相砍單,業者有苦難言。

他表示,根據目前了解,經濟部、外貿協會等單位積極與外館接洽,協助業者接外銷訂單。政府也積極輔導廠商通過歐、美醫療認證,但目前僅有少數業者符合國際標準,取得認證約耗時6個月,若業者要將產品外銷還需一段時間。

業者指出,政府防疫有成,在短時間成立防護衣、口罩等國家隊,更成為佳話。不過,業者也期盼在疫情趨緩之際,能夠給予實質協助、保障業者把握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