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香港國安法逼走人才 撼動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1384
5月29日,一名香港人手持BNO護照抗議全國人大的港版國安法立法決議(美聯社圖片)

5月29日,一名香港人手持BNO護照抗議全國人大的港版國安法立法決議(美聯社圖片)

香港從去年反送中動亂,迄今年7月7日國安法實施,已經影響國際競爭力,從去年全球第二名,下調為第五名,究竟是否會影響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令人關心。以目前香港各項金融數據分析,尚無重大變動,但是如果人才外流嚴重,恐怕才是最大威脅。

香港在英國統治百年期間,奠定深厚的自由民主法治,並透過優質的大學教育,培養大量優秀青年學子,才有今天令人稱羡的經濟發展及國際金融中心基礎。以香港大學教育為例,排名第一的香港大學,被認為是亞洲最具名望的大學之一,有亞洲常春藤之稱,成立於1910年,迄今已有110年歷史。至於香港中文大學、科技大學、理工大學等,都是享譽國際的一流大學。這些大學培養出香港優秀人才,奠定香港良好的基礎。因此也可以説,人才是香港最可貴的資產。

以香港當前國際金融中心,最賺錢的業務,應屬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2018年其管理資產達23兆9550億港元,折合美元3兆590億元,歷經去年到今年6月動盪不安,減少大約5%,至2兆906億美元。股票市場到去年底資金浄流入7830億港元,折合美元約1千億元。私人銀行及私人財富管理業務的管理資產減少約2%,現在的規模大約是9730億美元。持牌機構及註冊機構經營的資產管理及基金顧問業務的管理資產及基金顧問業務,管理資產下跌約6%,目前是2兆1千億美元。

金融體系從事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的從業人員總數是42821人,沒有減少跡象。股市今年外流約973億港元,約合139億美元,然而中國內地卻注入3175億港元,約合453億美元,快速彌補資金缺口。今年香港資金外流約650億美元,在整體香港金融體系中,尚不至於構成大威脅。

至於美國因為香港國安法,所採取的制裁措施,包括暫停出口證豁免、加強對香港重要科技產品管制、取消貿易特殊待遇,因為沒有影響香港獨立關稅地位,所以影響不大。另外香港與美國的貿易量正逐年下降,影響中國有限,恐怕無法發揮關鍵影響力。

美國真要打撃香港,恐怕應該從金融體系下手,才會讓中國感到困擾及痛苦。尤其現在港幣與美元掛鈎,實施聯繫匯率制,穩定的港幣價值,成為保護香港金融穩定最重要的基礎,一旦港幣價值暴跌,香港必然無法再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如今美國並未從港元下手,使其與美元脫鈎,當然已經考慮到美國金融業在香港的利益太大,如果出此重拳,不僅中國需大量增加香港外匯儲備,付出沈重代價,恐怕美商亦將因此嚴重受創,兩敗俱傷,所以美國迄今並未使出關鍵一擊,應該有其多重考慮。

至於美國現在正計劃要求中國在美上市公司下市,是否會真正打擊到中國的經濟,一般看法影響不大。因為香港股市現在不論籌資功能、掛牌家數及上市公司規模都還是有一定的國際地位,連新加坡都瞠乎其後,未來恐怕會越來越「中國化」,也就是說以中資企業上市為主。不過中資企業達到國際規模的不少,例如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網易、小米、美團,都是拜其內需市場夠大之賜,已成為大型的新經濟企業。如騰訊市值已達4.768兆港元,阿里巴巴達4.498兆港元,因此以現有規模來看,短期內要急速萎縮,恐怕並沒有充分理由。

其實港版國安法真正的威脅香港的問題是人才流失,因為人才正是香港最重要的資產,一旦人人自危,大家都想流亡英國、美國、澳洲、台灣,那才真正香港崩潰的開始,因為以中國金融人才的能耐,要想跟香港比,恐怕還差了一大截。中國如果不知道留才對香港的重要性,恐怕才是最大的危機。現在端看中國領導人是否有足夠的胸襟、氣度及智慧,來處理後續港版國安法執行的寬嚴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