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在台灣 誰可以光明正大地違法

  830
大巨蛋將復工,北市藍綠議員質疑聲浪不斷。

大巨蛋將復工,北市藍綠議員質疑聲浪不斷。 (來源 中央社)

基隆市一位小市民,因一萬八千元罰單未繳,導致3樓透天厝房子險遭法拍的案例,告訴國人,台灣,好歹是個法治國家。當然,因為一萬八與3樓透天厝實在太不符比例原則,在輿論一片譁然下,事件終得以繳清罰單、撤銷透天厝法拍落幕。

一萬八千元罰單未繳,執法人員可以不惜擺出大砲打小鳥的架勢,那麽:東窗事發的貪官污吏,振振有詞向法庭主張,其賄賂所得,不得全數沒入,而應該容許其先留下小孩教育費、房貸、安家費⋯,剩下的再看著辦?被人贓俱獲的小偷慣竊、運鈔車搶匪,對法官侃侃而談,花天酒地剩下的犯罪所得已屬其個人所擁有之財產,自無無條件物歸原主之必要,在照顧囉嘍黨羽生活無虞後,剩下的願將其「捐」出,並由其指定捐贈對象。這樣的胡言亂語,法官聽得下嗎?

職是,中國國民黨形同竊占自國庫的「黨產」,除了物歸原主(國庫)外,其它實在別無二話好說。像黨產會主張的「扣除中國國民黨積欠的黨工退休金、資遣費後,其餘黨產全部收歸國有」,已經是放水;中國國民黨第十九次全代會決議的「除保留必要之辦公室及支付已退休黨工之退休金、現職人員之年資結算金,扣除負債後如有餘額,將全數捐作公益」,該黨主席江啟臣近日重申的「將剩餘黨產全數捐給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及勞退休基金,或是其它公益單位」,都把昔日的黨國不分、吃香喝辣特權當成理所當然,不但沒一聲道歉、沒一個鞠躬,還大搖大擺,打算把等同贓款的剩餘黨產當「慈善捐款」,如此光明正大地慷國庫之慨,真是會打無本生意的算盤。

因公安為由勒令停工逾5年的大巨蛋,台北市府6月22日已簽准建照變更,預計八月可全面復工。大巨蛋停工後復工,復工後又停工,早已不是新聞,也沒啥好拍案驚奇的。奇怪的是,五年來,不是停工令未除嗎?一般建物,停工五年,不是鋼筋裸露銹蝕,外觀少說也會剝了一層皮,那能像大巨蛋,由2015年5月停工時的頂部幾乎空盪盪一片,到2020年6月的頂部竟已然長好長滿(蓋好蓋滿),其厲害神奇,比大衛魔術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麼明目張膽的違法,在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台北鬧區上演,跟起造大巨蛋的遠雄無關?跟負行政監督責任的台北市府無關?分別看看媒體五年前與現在的大巨蛋,照片之天差地別,喜歡看報辦案的檢察官,這次怎視若無睹?

法律之前,最怕人人平等只是假像,實際上是有雙重標準:對升斗小民一如極盡騷擾殘暴之能事的大野狼、對大邪大惡特權財團卻儼然包庇又縱容的無能為力病貓!有人違法,還不可怕。有人光明正大、明目張膽地違法而安然無事,才是在宣告法律與公權力之死!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