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寒冷代名詞 西伯利亞遭反常高溫侵襲

  378
(圖/Pixabay)

(圖/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 / 李昱德 綜合報導)隨著全球溫暖化,夏天期間的熱浪影響變得更加難以忽視,不過對於全球環境來說,全球重要的寒流來源,俄國的西伯利亞地區開始出現反常的熱浪,氣候專家警告,西伯利亞地區的暖化是個嚴重的訊號。

氣候學家指出,溫暖海水正源源不絕地把熱能往兩極送,額外的熱能讓原本兩極可以反射熱能的冰層大規模融化,極圈因此成為全球升溫最快的地方。儘管新冠肺炎的疫情讓全球碳排量大減,西伯利亞地區仍然在變得更加炎熱,這也進一步推升2020年為全球均溫最高的一年。

根據歐盟氣候監測機構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C3S,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今(2020)年5月,部分西伯利亞地區的地表均溫比起往年足足高了10度,丹麥氣象研究所的Martin Stendel博士說,如果人類不存在,這類的溫度每10萬年才會自然發生一次,可說是非常罕見。

C3S的資深科學家Freja Vamborg則解釋,雖然全球均溫正在上升當中,但是各地溫度上升的幅度並不一樣,西伯利亞西部地區的溫度上升算是非常顯著的,《衛報》報導指出,反常的高溫讓西伯利亞出現了大規模的森林大火、油井漏油問題和一種罕見、專吃樹木的飛蛾蟲災。

事實上,這幾個月是130年來西伯利亞最熱的時候,烏拉爾山以東到太平洋沿岸地區在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不只降雨量成長了三分之一,凍土也提早融化,處處可見不應該在這個時間出現的花朵,甚至熱到冰淇淋的銷售量漲了30%。

西伯利亞升溫就連俄國總統普丁的意識到了,他在去年12月的演講中提及,俄國在極圈內有許多聚落,本來是永凍土的地方居然融冰了,就可以想見問題有多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