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年之最!法國攝影師捕捉甘地最後一面 布列松珍貴原作全球巡迴首站:台北

展品均為布列松生前親自沖洗之照片原件,台北展出數量及規模為歷屆之最

  406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展覽20日登場(圖/北美館)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展覽20日登場(圖/北美館)

(台灣英文新聞/文化組 台北綜合報導) 法國攝影師布列松曾在印度捕捉到甘地生前最後一面及葬禮的畫面,其二訪中國的珍貴攝影將於今(20)日起北美館曝光,展品均為布列松原版照片,台北展出數量及規模為歷屆之最,躍為全球巡迴首站。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原訂今年四月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展出,展覽因受全球疫情影響作品運輸而延期,本(6)月稍早展出作品順利抵台,本次展出布列松1948年至1949年及1958年兩次在中國拍攝的紀實攝影,呈現珍貴的時代印記,見證近代歷史轉身的瞬間。

攝影師亨利.卡蒂耶-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1908年生於法國,其攝影風格受到早年的繪畫訓練、以及成長歷程中超現實主義風格興起的影響,拍攝時特別注重人物神情與整體構圖,形塑強烈的個人風格。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圖/北美館)

布列松自1930年代起從事攝影,曾經拍攝的代表作品包含1930年代西班牙大選及英國喬治六世登基加冕典禮等。1947年與好友創立紀實攝影的指標­­—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1948年更在印度因緣際會拍下甘地(Ghandi)遇刺前的最後身影與葬禮,隨後布列松兩度造訪中國,拍攝中國政權更迭的紀實影像。他的一系列具有歷史意義、見證時代的攝影作品,奠定了他重要之報導攝影大師地位。

本次展覽展出布列松二度造訪中國所拍攝的照片,由法國攝影史研究權威米榭勒.費佐(Michel Frizot)與台灣策展人蘇盈龍共同策劃。兩位策展人根據時序與布列松的行旅足跡,以先後造訪取鏡的城市與遭遇的歷史事件設定各系列照片主題,透過影像順序鋪陳時代的動盪。

1948年布列松受到當時全球單期發行量超過五百萬本的美國《生活》(Life)雜誌委託,進入中國拍攝記錄政權即將易主的關鍵時刻。1948年12月3日布列松初抵已遭人民解放軍包圍的北平(註:「北平」是1949年以前國民政府對北京的名稱。1928年後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同時將北京更名為北平),隨著圍城情勢日益險峻而在12月15日離開、轉往上海。

在北平不足半月的日子裡,布列松共拍攝26捲底片、超過900張的照片,這一系列照片隨後在《生活》雜誌1949年首刊號以〈北平的最後一眼〉為名刊登專題,在國際間廣為流傳。

離開北平的布列松,隨後輾轉行經上海、杭州、南京、香港等城市,在九個月之內見證了上海金圓券風暴、國共兩黨南京協商破裂後國民政府自南京撤退、解放軍進駐南京等歷史事件,並用他的鏡頭捕捉時代巨輪下的軌跡。

1958年,念念不忘中國的布列松再訪北京與上海。時逢共產黨「大躍進」發起之時,布列松見到的中國已與十年前氛圍大大不同。在中共當局的安排陪同之下,布列松側拍了如建國慶祝遊行、學生參與挖建游泳池等畫面。這系列照片向國際展現了中國歷經政權更迭的不同面貌,引起國際關注。

面對劇變的時代,鏡頭下掌握複雜的人物與社會情境,動盪不安,但畫面仍維持一貫的嚴謹構圖;系列紀實照片相互獨立,展現布列松著名的「反紀錄式」的攝影特色(anti-documentary style),冷靜而中性地捕捉歷史瞬間的人物形色。

布列松曾被問道:「有一種攝影師是在自己的世界裡看見他們想看見的,而另一種攝影師則是離開特定視野的世界,感知真實世界的生活與活動。你是哪一種攝影師?」

布列松回答,每個攝影師都有這兩種面向,每個人都會在發現自己的同時,也發現外在的世界。

布列松對於攝影,最關注的是按下快門的當下,每一次快門都是各自獨立的瞬間。如此攝影意念,遇上遽變的世代,布列松35釐米萊卡相機的記錄,成為他在攝影史上獨特的成就與貢獻。

布列松基金會遵照布列松遺志,不再沖洗複製,因此展出照片不乏孤本原件,尤其珍貴。策展人蘇盈龍補充強調:「本展最先在巴黎布列松基金會展出,由於這一批相片對台灣歷史具有特殊意義,費佐教授與我特別針對北美館重新策劃展出內容。與巴黎展出相比,本次新增約40件的原版相片;首度展出電報、印樣、原版雜誌等檔案文件。此一歷史檔案在北美館展出,在數量及規模上均最為完整,並成為全球巡迴首站,後續將巡迴北京、米蘭等地。」

由於原版照片脆弱,北美館特別提醒民眾,基於借展單位作品規範,本次展覽全面不開放閃光燈攝影。配合展覽開幕,策展人費佐特別錄製專題講座,介紹布列松當時至中國的拍攝背景。影片將在6月20日開展當日晚間9點30分於北美館Youtube官方頻道進行公開首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