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罷韓祖師爺的建言

  448

(來源 中央社)

一、修法删除「選舉罷免不得同時舉行」的限制

今年立法院會期在5月29日休會,在這次的會期中,全國都在注意台灣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加上蔡英文總統展開第二任期,内閣只有小幅改組,因此新科立委在立法院會期中做了那些事,其實大家並沒有特別關注。我到是看到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如國民黨立委陳以信、鄭正鈐等人提案,修正選罷法「就職未滿1年不得進行罷免提議、連署」的事,以及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吳斯懷針對韓國瑜的罷免案高雄將再亂2年半等說法。我在此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分享一下在6月6日韓國瑜罷免案投票前夕,身為「罷韓祖師爺」的一些看法。

1994年,我推動「台北縣罷免擁核立委」案時,韓國瑜就是被罷免的四位立委之一。當時的罷免投票是訂於1994年11月27日投票,也因為這事,我被稱作「罷韓祖師爺」。我來分享一下當時發生的幾件事情,及為何台灣罷免法有那些需要修正的。

當年韓國瑜之所以會被罷免,我們在「罷免理由書」上寫的非常清楚、因為他「没誠信」,違反競選時的反核四政見。提案的時間是在1994年的6月份,立法院在審議1,125億元核四預算時,韓國瑜投票支持跨八年度的核四預算。在經過了6月份的第一階段提案後,於9月22日以超過第二階段「連署階段」所需的2萬多人的3倍的份數,送了6萬多份的連署書到當時的台北縣政府選舉委員會(現已升格為新北市政府)。 接著國民黨立院黨團開始了選罷法修法的反制工作。

1994年10月8日,國民黨立院黨團第一次提出修改選罷法,說什麽「選舉與罷免是不同性質的投票,不能在同一天舉行」。這是因為我們原先算準罷免投票日是在當年的12月3日,也就是台北市、 高雄市及台灣全省的大選投栗日,因為在這一天投票時,罷免門檻可以輕易突破。然而,怕輸的國民黨第一個修法重點,就是要求選舉、罷免不得在同日進行投票。

我們看一下世界上其他的國家如何進行罷免呢?例如2003年美國加州 ,阿諾史瓦辛格選上加州州長時,同一天也正在進行『前』州長的罷免投票,也就是說美國加州是罷免投票、以及要競選的候選人的選舉投票,都在同一天舉行,這樣可以節省投票經費。計票時,只要有投阿諾的票,或其他候選人的票,就表示同意罷免『前』州長。而台灣目前的選罷法,竟然將同樣列在同一部法律的「選舉」、「罷免」,硬解釋說是性質不同,不得在同一天投票,這是老國民黨的神邏輯,新國會應該修法將其删除。

二、蔡總統應發言鼓勵高雄市民踴躍出來投票

1994年11月27日當年的台北縣「罷免擁核立委」投票日前,國民黨動用各種手段、包括檢察官調連署人到台北縣板橋地檢署等,當時許多國營事業國民黨的外圍組織也同步舉辦自強活動等光怪陸離的事。但是,這些事情畢竟影響層面比較小。我認為影響最大、最不可思議的是:當時擔任總統的李登輝,竟然公開呼籲台北縣民11月27日不要出去投票。我之所以覺得這件事情不可原諒,是因為「罷免擁核立委」的案子,是台北縣民依照選罷法提案連署成案,最後是中央選舉委員會交由台北縣的選舉委員會辦的一個投票,換句話講就是國家所辦的投票。作為國家代表的總統大人,怎可以呼籲公民不要投票呢?

李登輝當時應該呼籲的是「支持核電的朋友請出來投反對票」,而不是叫大家不要出來投票。這是我至今沒有辦法認同說李登輝是台灣的「民主先生」的主要原因,當然還有核電政策的議題,我也是對李登輝推動「興建核四」的政策,反對到底的。

過去的不說,就講這星期六,6月6日即將在高雄市舉辦罷免韓國瑜市長的投票。我想身濕台灣最高領導人,蔡英文總統應在此時展現台灣是民主社會的最佳時機,並應站出來呼籲高雄市民踴躍出來投票,如「支持韓國瑜的請出來投反對票」,而「不支持韓國瑜繼續當高雄市長的,請出來投同意票」。這樣才是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所應該表現的民主風範。


民視新聞網 Formosa TV News network: 祖師爺在這裡! 高成炎26年前就曾罷韓-民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