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這條路】發行量走跌、32年歷史台灣《聯合晚報》無預警停刊 部分記者「被恭喜」

6/2起終止發行後,聯合報所有外勤記者將全數留任,不過因為組織調整與轉型,編輯將會精簡人力。

  1443
6月1日最後一份晚報印刷頭版,選用聯晚創刊迄今1萬1783篇頭條新聞的剪影縮圖,拼成「謝謝」兩字,感謝讀者們支持。中央社

6月1日最後一份晚報印刷頭版,選用聯晚創刊迄今1萬1783篇頭條新聞的剪影縮圖,拼成「謝謝」兩字,感謝讀者們支持。中央社

聯合晚報1日無預警宣布將自2日起停刊,派報人員下午在高架橋下的派報點,為聯晚進行最後一次打包與分派。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報導)全台唯一紙本晚報《聯合晚報》自今天(2日)起停刊,《聯晚》總編輯王茂臻昨(1日) 表示,聯晚發行量走跌,收支無法平衡,決定終止發行;外勤記者全留任,編輯人員精簡,下午將進行勞資協調。

《聯合晚報》6月2日畫下句點,有前記者表達不捨,也有線上記者表示因為晚報截稿時間被極度壓縮,無論是受訪的各部會或是記者本身壓力都很大,停刊後記者還被恭喜。

網路當紅以來,《聯晚》要收攤的傳言從沒斷過。中央社引述前《聯晚》邱姓記者表示,雖然已經離開媒體工作,但聽到還是很遺憾與傷感,「身為曾是晚報的一員會覺得很光榮,也很感謝報社撐了這麼久。」

邱姓記者回憶,晚報很重視記者養成,而且願意給年輕記者學習和揮灑的空間,尤其因為晚報的人力精簡,作業時間很壓縮,只有早上4到5個小時,所以同事間的向心力很強,大家都很機動,「若早上發生什麼大事需要配合,經常都是全組總動員,因此是有革命情感的戰鬥團隊。」

截稿壓力驟減 記者被恭喜

另一位匿名聯合報記者表示,自己是一早在工作群組得知消息,很多事情都未明朗。特別的是,他昨還在寫最後一刊的聯合晚版,心情有不捨,但也認為工作壓力舒緩許多。

由於聯晚截稿時間為上午11時30分,比起其他同業截稿壓力更加龐大急促,對於受訪者、尤其公部門的公關,也有回應的時間壓力。

他表示,「聽到聯晚要收刊,同業都跟我恭喜,我也去跟部會說恭喜。」

不過他也坦言,擔任聯合報記者,擁有聯合報及聯合晚報,兩份版面較能完整陳述報導。

他表示,報紙有編採原則,內容有把關,聯晚的消失確實是讀者損失。儘管速度無法像網路新聞一樣快,但也不會受迫於點擊率壓力、淪為搶快搶吸睛的追逐。

除此之外,不少同業也紛紛表示,過去長官常常看晚報「點菜」,要求求證聯晚寫的新聞是否正確,現在沒有聯晚了,好像又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聯晚》停刊 傳播學者不意外

對於《聯晚》停刊,傳播學者大多不覺得意外,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管中祥表示,以前晚報可以更新股市資訊,但這個功能已被取代。

中央社引述管中祥表示,原本晚報的興起,是因為當年網路並不發達,對於股市收盤後的交易資訊,晚報自然能提供比早報更新的資訊,但現在這些功能都已被網路取代。

管中祥表示,還是有很多人習慣看紙本報紙,相比於網路新聞,更加信賴紙本的嚴格守門、查證過程。他們也有一份對於聯合報系的信任與感情。

管中祥強調,對於聯晚突然收刊,沒有事先告知工作同事,有些不尊重,希望聯合報能重視報社管理與內部民主。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劉昌德表示,聯合晚報是1988年報禁解除時,率先創立的新報紙。聯晚與自立晚報、中時晚報共同見證媒體發展史的里程碑。

除了晚報的建立衝撞政治制度,也見證了台灣股市最蓬勃發展的時間。

不過隨著自立晚報、中時晚報分別在2001年與2005年停刊,在數位媒體快速發展、追求即時性新聞的夾攻下,晚報市場大幅萎縮。

不過劉昌德認為除了媒體型式變遷,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網路搜尋引擎平台的出現,掠奪傳統媒體的廣告份額。

他舉例,紙本媒體收益,有極大部分仰賴廣告收益,但近年來,這些廣告份額都被搜尋引擎平台Google與社群平台Facebook瓜分,它們不負責產製資訊內容,卻將第一手資料媒體賴以維生的廣告收益搶走,導致媒體無法生存。

劉昌德認為,聯合晚報就是在這波潮流下,被吞噬的媒體。

世新大學新聞系兼任客座教授彭懷恩表示,紙媒經營困難眾所皆知,報紙本身時效已經比不過網路,「就連『聯合晚報』收掉我也是看網路才知道,也不是看報紙。」

彭懷恩說,過去晚報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股票消息,現在也被網路與財經網站取代。彭懷恩說,紙媒已經不太能承擔閱聽人對於新聞的要求,「收掉是必然趨勢,但我很意外《聯合晚報》可以撐下去這麼久,直到現在才收。

聯晚將召開勞資協調會議

《聯晚》總編輯王茂臻(中)1日上午出面說明表示,外勤記者將全部留任,至於其他編輯人員規畫精簡,下午將召開勞資協調會議。

屬於聯合報系的《聯合晚報》在1988年2月22日創刊,是全台唯一晚報。《聯晚》總編輯王茂臻昨在聯合報汐止總部召開臨時記者會,他表示,感謝讀者支持和聯晚團隊努力,讓聯晚能在台灣報業史上,存在超過32年。

王茂臻強調,聯合報所有外勤記者將全數留任,不過因為組織調整與轉型,將會精簡人力。聯晚下午將召開勞資協調會議討論,參與人數估計超過30人。

王茂臻說,聯合報系會盡最大可能安置員工,一一面談,協調集團內的工作媒合與轉介紹安排。

至於停刊考量,王茂臻表示並非今年突然決定,近年都有持續評估。

王茂臻表示,除了受到讀者閱讀習慣改變與數位媒體發展,再加上今年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影響,聯晚發行量逐年走跌,無法達到收支平衡,決定終止發行。

聯晚在新聞稿中表示,聯晚是台灣第一家採用橫式編排的中文報紙,單日發行量最高曾到60萬份;感謝讀者與團隊努力,一同走過1萬1783個日子,成為台灣少數經營超過30年的報紙。

聯晚公告指出,訂戶權益將獲得充分保障,聯合報系提供各種方案讓訂戶選擇,包括轉訂聯合報系其他產品或退費。另外,採訪中心的外勤記者全部留任。

中央社引述聯晚表示,聯合報系除了繼續經營現有的報紙,也將推出數位新產品,以因應下一階段閱讀時代的來臨。

《聯合晚報》昨天除發出告別信,同時發信給讀者表示,會保障他們的權益:

聯合晚報向讀者告別全文如下:

今天是聯合晚報最後一天出刊。

聯合晚報創刊逾32年,是台灣目前唯一的晚報。

聯晚以監督政府、幫助弱勢為己任,在無數不公、不義的暗室中燃起星火;聯晚也是一份財經報紙,陪伴投資人走過台灣資本市場蓬勃發展的歲月。

長期以來,聯晚提供讀者優質和迅速的資訊,成為台灣少數經營超過30年的報紙,我們感謝讀者的支持與聯晚團隊的努力。

近年讀者閱讀行為的巨幅改變與數位媒體的快速發展,所有媒體均面臨轉型的關鍵時刻。聯晚完成台灣新聞史的階段性任務,在今日畫下句點,向社會與讀者告別。

聯合報系永續經營的職志不變,會繼續為海內外讀者提供優質精準的新聞,也請讀者續予批評和指教。

聯合晚報 敬啟

給訂戶的信全文如下:

親愛的聯合晚報讀者,您好:

聯合晚報自2020年6月2日起停刊,感謝讀者的長期支持,陪伴聯晚走過32餘年的歲月。

為保障聯晚讀者的閱報權益,我們提供以下服務:

報費已預繳(預收報)的讀者:

我們將把剩餘的聯合晚報訂期,改為聯合報自2020年6月2日起續送,期滿後亦請繼續支持訂閱。我們也可以改送經濟日報或辦理退費,詳細辦法您可以向客服(0809-080-186)詢問。

按月繳費的讀者:

我們會請送報單位自2020年6月2日起改送聯合報,若您暫時不想看報,請直接告知送報單位或送報生辦理停報。

有關聯合晚報後續的處理辦法,您若需要進一步了解,歡迎致電0809-080-186,我們竭誠為您服務。造成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聯合報發行展業部 敬上

圖/聯合報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