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洋畫家情定巴黎 結緣臺灣外交官成新住民

岡本慈子最擅長以抽象畫表現自己對於環境的想像(岡本慈子提供)

岡本慈子最擅長以抽象畫表現自己對於環境的想像(岡本慈子提供)

來自日本和歌山的岡本慈子,在留學巴黎期間結識了臺籍男友,兩人因同為來自東方的亞洲人,在法國有了許多共鳴,進而相戀。

原本在日本從事歐美繪畫仲介買賣的岡本慈子,為了進修前往法國留學,初到法國在舉目無親的狀況下,結識同樣來自亞洲的臺灣男友,因為兩人具有相近的價值感,男友也願意傾聽她的心聲,經過大約三年的相知交往,終於在1996年結婚。

婚後,因為先生派駐國外的關係,一起到過許多國家,從歐洲到非洲,然後又回到歐洲,足跡遍及多國。她說,作為外交官家屬,剛開始陪同駐外時,雖然具有工作能力,但在當地就算想工作也不容易找到適合的機會。後來先生再度派駐歐洲時,剛好孩子長大了些,讓岡本慈子可以專心的在當地繪圖,讓她很享受那段時光。

具有工作熱忱的岡本慈子,曾經在先生從法國調回臺灣期間,在一家專利事務所擔任翻譯工作長達六年,後來又為了隨同先生駐外,才離開職場。由於曾長期經營繪畫販售工作,加上原本就在法國的繪畫學校學過繪圖基礎課程,讓她累積一定的繪畫能力,特別擅長的是抽象畫,同時也喜歡素描和水彩。

作為一名職業畫家,她的抽象畫曾入選過法國秋季沙龍,還在臺北和東京等地開過數次個展,現在也從事教學活動。

她在很多國家都生活過不短的時間,相較之下還是覺得臺灣的交通最為便利,基礎建設也很健全。就算是號稱先進國家的法國、義大利或是日本,都比不上這裡的生活機能。

特別是醫療服務,她說,如果在法國想看醫師就得電話預約,無法立即就醫。如果碰到緊急的病痛,就得打電話給緊急救援中心呼叫醫師到家中診斷。但在臺灣,我們都可以在任何時候前往醫院看診,也不用擔心遭到拒絕,這點可以從臺灣優異的防疫成績得以證明。

雖然在臺生活很久,但她仍然有些不習慣的地方。像是初次見面,有些長輩會探詢結婚了嗎?或是生孩子了沒?如果還沒生孩子,還會力勸早點生比較好。她說,對於日本人來說,這是夫婦間商量的私事,被外人直接問還是很令人尷尬的事。

現在和家人住在臺北的岡本慈子,平常在一些教室教學也開展覽,已經完全融入這裡的生活,希望日後可以在創作和臺日交流上有更多貢獻。(新聞轉載自新住民全球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