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日語化的台語字彙

  979
©Lindigomag/Pixabay

©Lindigomag/Pixabay

西元1894年,清國與日本爆發「甲午戰爭」,清國的陸軍和海軍都不堪一擊,全面潰敗。翌年,清廷派大臣李鴻章與日本簽訂了「馬關條約」,將台灣和澎湖割讓給日本,從此開啟了日本統治台灣長達50年(1895~1945)的一段歷史。在這段不算短的半個世紀中,台語 (這裡所謂的台語是指目前在台灣通用的源於閩南語的一種語言) 裡的一些字彙難免受到日語的影響而產生「日語化」的現象。

日語裡的漢字發音分兩種:一種叫做「音讀」(おんどく),另一種叫做「訓讀」(くんどく)。「音讀」係由模擬古漢音而來,而「訓讀」則純係日本讀音,與古漢音無關。

台語字彙的日語化大多是來自「音讀」。下面是目前台語中常見的日語化漢字的例子:

一、 「癌」--台語音「gâm」。

古漢語沒有「癌」這個字,但有「喦」字。根據《康熙字典》的解釋,「喦」音「ㄧㄢˊ」,俗又作「岩」(ㄧㄢˊ);也就是說,「喦」和「岩」兩個字的音、義均相同,都是指岩石而言。因此,古代的漢醫在病人身上發現有像石頭一般的硬塊(例如乳癌)時,就統稱之為「喦」。

到了近代醫學發達之後,發現在人體身上若干部位都有罹患「cancer」的可能。儘管「cancer」並不完全等同古代漢醫所謂的「喦」,但似乎有部分相關;因此日本人首先利用「喦」字加上部首「疒」,造了一個新字:「癌」。由於「喦」或「岩」字的「音讀」發音為「がん」(gán)【註1】,因此「癌」字也就跟著讀做「がん」(gán)。台語採用其近似發音,讀做「gâm」。

二、 「鳥」--台語音「chiáu」(注音:ㄐㄧㄠˋ)。

在現代中文裡,「鳥」讀做「ㄋㄧㄠˇ」;但在古漢語裡則讀做「ㄉㄧㄠˇ」(與「屌」字同音);《康熙字典》的記載:「鳥,都了切」可為佐證。(前一陣子有一款大尺寸牛仔褲的廣告詞:「再大的鳥也裝得下」看來是有典故的喔!) 由於「鳥」字的日語「音讀」發音為「ちょう」(注音:ㄐㄧㄛˋ) 【註2】,台語採取其近似發音,讀做「chiáu」(注音:ㄐㄧㄠˋ)。

附帶一提,既然古漢語裡的「屌」與「鳥」為同音,因此「屌」字的日語化台語也讀做「chiáu」(注音:ㄐㄧㄠˋ)。

三、 「缶」--台語音「kan」(注音:ㄍㄢ)。

根據古籍《說文》的解釋:「缶,瓦器所以盛酒漿」;也就是說,古時候裝酒的容器都是陶瓷製的「缶」,所以台語裡有「酒缶」的詞彙,讀音「chiú-kan」(注音:ㄐㄧㄨ ㄍㄢ)。本來「缶」的漢音是「ㄈㄡˇ」,為甚麼台語的「酒缶」會讀做「chiú-kan」呢?原來這是來自「缶」的日語「音讀」發音「かん」(kan)【註3】--這個唸法有點奇怪,顯然是他們將「缶」和「罐」兩字混為一談的緣故。

我們常看到有人將酒瓶寫做「酒矸」,尤其有一首膾炙人口的台語歌曲叫做《酒矸通賣嘸》,更讓大家以為「酒矸」就是酒瓶的台語詞彙。其實根據《康熙字典》的說法:「矸,山石貌」;也就是說,「矸」字是用來形容山石的樣子,完全跟酒瓶扯不上邊。因此,酒瓶的正確台語詞彙應該是「酒缶」(chiú-kan),而不是「酒矸」(chiú-kuaⁿ)。

像這一類日語化的台語字彙其實不少,爾後有機會筆者會陸續與大家分享。不過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日語化的台語字彙是日本統治台灣半個世紀所遺留下來的產物,為原先的閩南語所無。從這個觀點看來,我們必須說,目前的台語並不等同於閩南語。


【註1】「岩」字的日語「訓讀」發音為「いわ」(iwa)。

【註2】「鳥」字的日語「訓讀」發音為「とり」(toli)。

【註3】「缶」字的日語「訓讀」發音為「かま」(k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