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站在「美國化」與「中國化」的對決十字路口

  1181
美中角力(圖/pixabay)

美中角力(圖/pixabay)

美國正在新的轉型階段,反共成了共和民主兩黨的不約而同目標。中共遭逢自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大的全球大反彈,而且這次的對立是全球性的。台灣長期是站在「去中國化」與「美國化」Americanization的路徑,與中共的「中國化」(Sinicization)與「反美國化」形成對立。這次大瘟疫由於中共禍害全球,「中國化」的趨勢全面萎縮,甚至危及中國根本的國力。不但「2025中國製造」已成昨日黃花,「2035中國標準」也成了痴人夢話。「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已是全球共識,而「台灣是美國的一部份」正快速的進展。台灣站在「美國化」與「中國化」的對決十字路口,蔡英文總統在520的就職演說,將具有歷史分水嶺的意義。

這個大局變動,其實是自1979年美國以國內法制定「台灣關係法」以來就埋下伏筆。近年來美國國會不斷制定以台灣為名的國內法,來進行外交。實際上,這是李登輝前總統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最具體的實踐。這原來是設計給台灣與中國之間的最終解決方案使用的,卻在江澤民時代破局。而2000年以後,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因誤解而結合的錯誤關係,終於在2016年起大翻轉,也就是「川普變局」美中之間的關係起了「合久必分」的變化。而且在這個之前,1979年以來「分久必合」的美國「容共拒台」的歷史歧路上,事實上,使美國國力被中共吸血而日漸衰落,到了不得不驚醒,在民主黨歐巴馬總統的第二任期,在經濟上,已有重建美國製造業manufacturing reviving計劃已經啟動,只是歐巴馬能力有限,無法完成。川普總統是團隊顯然比較有能力從關稅下手,加上大瘟疫的壓迫,整個時程十倍速完成。

全球化只有兩條路,一個是中國化,一個是美國化。中國本來想搶製造及標準,加上用一帶一路串接中國版塊,而在2049完成中國稱霸世界。現在不但製造倒閉,標準淪落,經濟活埋,金融腰斬。人民幣有可能成壁紙,美元成新的世界獨強貨幣。大瘟疫後,中國也必需造隨「美國化」,否則面臨貿易窒息。

從這個視角看中美台之間的三角關係,大家要競逐的是與「美國改善的距離」,而不是與「美國交惡的距離」。台灣顯然在與美國係改善的力度都是美國主動,當然一日千里,而美中之間交惡的速度也是飛快,雙方都有交惡的充分且必要狀況,所以兩列相對交錯的高速火車,遠離的速度是加成的。中國是在美國為主的長供應鏈全球經濟生態下,才有過去30年的高數字的成長。現在美國拉回其供應鏈,而且是舉國之力,成了一個國家戰略,美國人對中國負面印象本來就很糟,現在更不良了。不久前,美國華盛頓郵報一篇評論文章,直指the pandemic shows why Taiwan is a far better partner than the People’s Republic,完全不保留,沒有懸念,認為中國不可信任,而台灣才是真朋友。這個轉變其實在大瘟疫來之前,就有胎動,不過大瘟疫發生了,一舉破曉。

最近中共內部很明顯的在討論這個世紀大變局。所以有軍方出身人士開始試水溫,認為現在不是武力統一台灣「對的時間」,甚至對台灣的統戰口號,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台灣安排,都已必需重新考量。沒搞好美國關係,對台行動都是徒然。其實這樣的局面早就成形,只是中共一直不肯承認,現在終於有個破口了。到底會這麼發展,還不清楚。但至少中共軍方有人大夢初醒,美國視台灣為兵家必爭的領土,中共武力犯台,美國必然軍事介入。

軍事介入的方法,從海空自由航行台灣周邊,到美艦進駐台灣境內港口,還有部隊直接駐防台灣,現在各種可能性都可以發生。最近中共放緩軍事企圖的原因,可能發現過去兩年,對台文攻武嚇的結果,不但政治上失去本來的優勢,軍事上,反而提供了美軍介入台海的正當性,而外交上,中美之間,已成敵對,再走下去,2021年可以說美中之間已在斷交邊緣,而美台之間,有可能以更緊密的特殊國與國關係,形成全球對待台灣的新模式,也就是「台灣關係法全球化」,世界民主自由國家,可能仿傚美國在國內制定國內法,與台灣形成特殊關係。

白宮的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日前發動的中文演說,其實很清楚昭告了中國,台灣是美國必定保衛的國家,中共不要有錯誤的想像,中國唯一的出路是學台灣走向自由民主,否則只有等著亡黨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