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台灣陳建仁副總統:研究是一輩子最愛 放棄「卸任禮遇」回中研院、仍可貢獻全世界

■陳建仁14日下午2時與媒體茶敘時強調,研究是他的最愛,所以一定要回歸最愛,他覺得中研院就像娘家一樣,所以決定選擇中研院。■13日晚陳建仁在臉書po文,發表即將卸任的心情說,他很榮幸有機會擔任台灣的公僕,「真正的權力就是服務」、「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

  533
陳建仁副總統卸任後再任中研院公職,將停止適用卸任副總統的相關禮遇。圖攝於14日下午陳建仁與媒體茶敘場合 (中央社) 

陳建仁副總統卸任後再任中研院公職,將停止適用卸任副總統的相關禮遇。圖攝於14日下午陳建仁與媒體茶敘場合 (中央社) 

更新時間: 2020-05-14 16:50

首次發稿: 2020-05-14 10:31

(原標題: 台灣陳建仁副總統臉書發表即將卸任心情:很榮幸擔任公僕 將回中研院作研究)

圖為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在媒體茶敘中提問 (總統府直播截圖)

(台灣英文新聞/政治組 綜合報導)副總統陳建仁已向蔡英文總統表示,在5/20 卸任之後,將應中央研究院邀請,回任中研院特聘研究員。

今下午二時陳副總統與媒體茶敘時,謝謝全台灣民眾在他卸任時,送給他最好的禮物,就是「武漢肺炎防疫成功」,讓他再次看到台灣的無限美好、無限希望。

被問到對準副總統賴清德的看法時,他表示,賴清德的能力與政治經驗都比較豐富,會做得比他好。

此外由於「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規定,陳建仁卸任後再任中研院公職,將停止適用卸任副總統的相關禮遇。

有記者問到副總統選擇放棄卸任禮遇,而且決定回到中研院的理由。

副總統回答說,研究工作是他一輩子的最愛,其目的是希望對人類有所貢獻。他曾經做過B型肝炎、C型肝炎、與砷中毒的研究,其實也對世界做出貢獻。例如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是根據台灣的研究,訂定了飲水中砷含量的標準,讓全世界都受惠。而台灣B型肝炎的研究結果,也成為臨床指引。另外還有武漢肺炎(COVID19) 的研究也是。

他強調在台灣這塊土地做的研究,其實是可以對全球有所貢獻的,而且當台灣的研究做得越來越好之後,全世界都會自動來跟台灣合作。

他再次強調,研究是他的最愛,所以一定要回歸最愛,雖然也有其他機構邀約, 但他覺得中研院就像娘家一樣,所以決定選擇中研院。

至於放棄副總統卸任禮遇之後,薪水如何?他說這要由中研院的院長來決定。但他在中研院也會有辦公室、秘書和助理等。

陳建仁同時強調,他雖然放棄卸任禮遇,但基於國安要求,將來假設有機會需要到中國去研究武漢肺炎,他必須按規定經過總統府同意。

至於中國武漢肺炎近日有第二波捲土重來的跡象,他認為中國迄今沒有公布具體的科學數據,例如實際檢測數字,讓人感到憂心,也因此必須特別提高警覺。

陳建仁指出,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發生武漢肺炎,對台灣都是威脅。

陳副總統與媒體茶敘 影片超連結

首次發稿: 2020-05-14 10:31

台灣陳建仁副總統臉書發表即將卸任心情:很榮幸擔任公僕 將回中研院作研究

(台灣英文新聞/政治組 綜合報導)即將卸任的副總統陳建仁昨(13日) 晚表示,很榮幸擔任台灣的公僕,這4年來,他不忘初衷,當作一根小蠟燭,燃燒自己、點亮台灣。現在是該回到中研院作為上主手中的小鉛筆,繼續作研究、發表論文、寫書的時候了。謝謝國人同胞給他機會,可以為大家服務。

陳副總統昨晚間在臉書以「2370萬燭光的閃亮臺灣」為標題po文表示,他還記得洪山川總主教曾經告訴他教宗方濟各的名言:

「真正的權力就是服務」,好領袖應該像好牧人,帶領羊群到青草地、清溪畔,用牧杖和木棒保護羊群,免受豺狼的侵害。如同主耶穌基督所教導的:「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

「確實,2370萬人民是頭家,我是服務眾人的公僕!」

陳副總統表示,從年金改革、婚姻平權、人權保障,到疫情管控,天主總是帶領著他,賜給他勇氣去改變可以改變的事,也賜給他寧靜去接受無法改變的事,更賜給他智慧去分辨可以改變和無法改變的事。

他說,最近4個多月來,武漢肺炎(covid19) 肆虐全球,蔡總統在1月22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確定防疫與紓困的國家對策。行政院長蘇貞昌、副院長陳其邁統籌各部會,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帶領全民團結抗疫,締造佳績而深受國際矚目。

他認為,政府與民間、中央與地方、防疫與紓困國家隊的同心協力,正是台灣防疫成功最重要的關鍵。

每一個人都燃燒自己、點亮台灣,都是抗疫英雄,使得台灣閃爍著2370萬燭光的光輝。

陳副總統表示,台灣歷經2003年SARS疫情爆發的苦難,整個衛生防疫體系能夠浴火重生,應該感謝當年的李明亮署長、蘇益仁局長、張鴻仁局長、張上淳教授、郭旭崧局長,以及17年來衛福部及疾管署同仁的不斷向上提升。在這些年來,全民更養成了良好的衛生習慣,願意居家隔離、自主健康管理,也都能夠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他說,他就像印度加爾各答的德蕾莎修女(St. Mother Teresa,聖德肋撒姆姆)所描述的:

「我是上主手中的小鉛筆,祂在思索、祂在撰寫。祂作了每一件事,有時候還真是困難,因為這是一支折斷的鉛筆,祂還必需把它削得更短!」

(I am a little pencil in God’s hands. He does the thinking. He does the writing. He does everything and sometimes it is really hard because it is a broken pencil and He has to sharpen it a little more.)

文末陳副總統寫道,現在是該回到中研院作為上主手中的小鉛筆,繼續作研究、發表論文、寫書的時候了!親愛的國人同胞,謝謝您們給我機會,可以為大家服務,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