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從憶故人、台灣防疫到台灣綠電發展

  933
照片來源:pixabay

照片來源:pixabay

Google手機常常在週年日時跳出一些相片,像5月5日就跳出了蔡英文總统演講的照片,以及我與施信民、一群「核四公投促進會」老朋友一起在台大附近喝咖啡的照片。2019年5月5日是我們「核四公投促進會」執行長葉博文的追思會,地點就在公館附近師大分部。當天蔡英文總統、史明老先生等都曾去參加並上台講話,而我則坐在下面聽講。很快一年又過了,台灣在對抗武漢肺炎期間,確實有很大的變化,尤其是蔡英文總統所領導的政府已經被全世界公認抗疫表現最好的政府團隊,台灣與蔡總統的知名度也順勢在全球傳開;葉博文若地下有知一定會深感欣慰。

其實在兩個多禮拜前4月15日,Google手機也跳出我與蔡總統及多位環保人士,在總統官邸前的合照,那是2年前與其他環保團體代表前去晉見總統的相片。依照慣例應該是在每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的時候,然而那段期間剛好遇到蔡總統出國拼外交之時,我們於是早了一星期。當時我向蔡總統建議「深澳電廠不應該使用所謂『乾淨的煤』」,我建議「或者是不開發、或者是變成深層地熱電廠」。 當時蔡總統指示現場參與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以及經濟部相關人員要慎重處理此案。

幸好在2018年年底,在曾文生次長主導下、經濟部政策急轉彎,放棄深澳電廠使用「乾淨的煤」的開發案。5月10日當天,我手機跳出我參加新北市政府主辦的,反對重啟深澳燃煤電廠研討會的相片。兩年過去了,回顧這段往事,深澳未開發成燃煤電廠實在是值得欣慰的。但是,如何將台電的「綜合研究所深澳廠區」,開發成地熱電廠,是我目前努力的目標之一。

這幾天的新聞議題最關注的是,目前台電提供1.1億度的綠電供應給需要綠能的廠商購買,台電估計全年可為綠電交易平台挹注8.4億度綠電。還有關於高雄的罷韓相關的事情,最後則是殺警犯因為「認知失調」被法院判交保的事情。這讓我想起目前台灣一些制度上的缺失,包括法律的落伍以及行政權的獨大。

關於高雄罷韓的事。罷韓的看板一再被高雄市政府用各種理由拆除,但是旁邊的其他商業性的看板卻還留著,市府顯然雙重標準。但這些打壓其實沒有什麼用,因為罷韓團體用打燈光影像的方式突破了高雄縣政府胡作非為的打壓行動。也激起了高雄市民對此議題的更大的關注與反彈。

5月5日投票所不足的問題,因為是依選罷法在運作,這議題很容易突破,果然5月8日就解決了。再來則是警察局通知說3人以上的罷韓群眾聚會應該要提出申請,否則就是違反集會遊行法。確實,目前的法令除了婚喪喜慶之外,3人以上的集會或遊行都要提出申請的。警察局這樣的發文其實是「依法行政」,只是多年來全台灣各地的警察機關早就放鬆這一件事了,所以目前高雄市警察局提出來,顯得非常唐突也飽受批評。這議題與精障者殺警無罪一樣,都是要靠立法院的修法才能解決的。關於罷韓,5月6日民視報導「民視新聞網 Formosa TV News network: 祖師爺在這裡! 高成炎26年前就曾罷韓-民視新聞.」。

另外,我要提及以前寫的兩篇文章:一篇是 「今年我怎麼紀念 426」是 4年前寫的, 一篇是「清水公園21號井的故事」是半年多前寫的。 放這兩篇文章全因這兩天看到了一個重要的新聞,就是台電說,綠電有1.1億度,已使得13家公司購買了綠電。三則新聞放在一起,其中間的貫穿如下:

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宜蘭大學合作,在宜蘭清水地熱公園9號井奮鬥了將近5年,在2018年的3月18日與台電簽了一度電6.17元的「地熱能電購電合約」(PPA)。然而,2020年3月24日台電將該設施的雙向電錶拆走。2016年11月招標案的得標廠商宜元公司,更在4月初將我們在9號井井頭設備破壞殆盡。最離譜的是,台電公司竟然說,因為我們發出的22萬度的電,因為9號井井頭土地沒有拿到縣政府的「土地使用同意函」,沒有完成「地熱能發電設備認定」,因此,一度電只能付2.3元。然而5月8日宜蘭大學又轉了一份宜蘭縣政府來向我們徵收「溫泉水費」,因為是「用來發電」每度水6元的公文。

這出現了一個問題,既然我們用溫泉水發電每度水6元,那麼為什麼地主的宜蘭縣政府不發給我們在9號井井頭的「土地使用同意書」讓我們完成「地熱能設備認定」。而在附近的「清水公園21號井」,結元公司在完全沒有取得土地使用合約的情况下,(2019年1月18日補簽土地合約),結元公司就在2018年8月1日送件,台電在8月22日核准PPA。可見縣政府在沒有合約時的2018年8月份就發21號井的土地使用同意書給結元公司,不只讓21號井的發電設施取得能源局的設備認定,也將我們的9號井的土地一起私下許諾給宜元公司,更在10月11日在經濟部的協調會謊話連篇,說宜元公司早已在付21號井及9號井的土地租金。

這就是宜蘭縣政府工商旅遊處池騰聯副處長不依法行政圖利結元公司的一個明證。希望宜蘭出生的、即將擔任監察院院長的、總統府陳菊秘書長,能夠對此事深入了解,並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