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藝術家「先知」黃華成大玩創意 攝影暗喻台灣美國關係引人遐想

展覽「未完成」可見藝術家多元創作,不侷限創意

  3623
「黃華成‧未完成」今(9)日開跑(圖/Taiwan News_Lyla Liu)

「黃華成‧未完成」今(9)日開跑(圖/Taiwan News_Lyla Liu)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鬼才藝術家黃華成是台灣前衛藝術先鋒,並有「先知」之稱,在過去的年代裡已大膽嘗試許多藝術類型,創作著重概念性,風格跨足裝置藝術、平面設計等,展覽「未完成」可見繪畫、書封設計及舞台裝置等,將於明(9)日起台北市立美術館的登場。

黃華成生於中國南京,14歲(1949年)時舉家遷至台北定居,隨後進入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就讀,60年代起創作橫跨多種領域,舉凡繪畫、文學、廣告、設計、裝置、觀念藝術、劇場、實驗電影等等皆有涉獵。


展場照片(圖/Taiwan News_Lyla Liu)


展場照片(圖/Taiwan News_Lyla Liu)

除了是《劇場》季刊核心份子,黃曾創立成員僅有一人的「大台北畫派」,所展現的創新概念與不妥協態度,讓他成為台灣戰後前衛藝術的先鋒。70年代黃華成專注書封設計,開創運用現成物拼貼、攝影手法表達書籍的意象與概念,以大膽新穎的風格為台灣書封設計開闢新方向。

「黃華成‧未完成」展名似乎已道盡一切,藝術家雖然已於1996年離世(享年61歲),但遺留下的創作於當時堪為前衛,直到現在看依舊不落俗套,其中,攝影「The Mother of Washington」可見躺著的兩雙腳,以不同的姿勢交纏著十分引人遐想,並且披著美國國旗,批判的眼光下帶有濃厚政治意味,十分具有黑色幽默。


書封設計(圖/Taiwan News_Lyla Liu)

此外,黃華成也涉足平面設計,為多部經典文學操刀書籍封面,像是王禎和的「嫁妝一牛車」、七等生的「我愛黑眼珠」、趙知悌的「文學休走:現代文學的考察」等,封面上結合少許物件,卻精準傳遞出文學的靈魂。展場的設置也十分用心,策展團隊從百件書封設計中精選出20件並放大張貼於牆上,共分為兩排互相對照,遙望的書封都各自有關聯,像是鈔票對硬幣,螺絲對鐵釘等,這也不難看出黃華成作品都有巧妙的關聯性,值得觀者細細品味。

2017年藝術家蘇育賢曾以《石膏鑼》重新演示黃華成重要劇作《先知》向其致敬,也在本展呈現,引領觀眾穿越時空理解黃華成對於前衛的詮釋。值得一提的是,原片已佚失的黃華成實驗電影作品《生之美妙》,這部與劇作《先知》互為表裡地象徵60年代文藝青年精神狀態與心靈世界的實驗電影,亦在籌展期間時重新尋獲,將於本展進行睽違半世紀的特別放映。


展場照片(圖/Taiwan News_Lyla Liu)

最後,展覽以展區「大句點」並引用黃華成的話「不做悲壯或故作悲壯」作結,該區設計呈現藝術家生前為自己設計好的葬禮場境,展出資料由其在日本的家人提供,本區不開放拍照,策展團隊盼帶給大家莊嚴肅穆感,並再次梳理他人生最後的點滴。

展覽由藝評家張世倫策劃,資深藝術家張照堂提供歷史諮詢與史料,將於明(9)日起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正式開展。


展覽重現黃華成臨終前所作「大台北畫派三十年」發表會現場,聚焦在藝術家凝視生命盡頭的重要時刻(圖/Taiwan News_Lyla Liu)


黃華成書籍封面設計(圖/Taiwan News_Lyla Liu)


黃華成書籍封面設計(圖/Taiwan News_Lyla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