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評論殺警案 政府可以做這些事

  765
鐵路警察局巡官李承翰2019年因公殉職,鐵路警察局高雄分局嘉義派出所前設置紀念銅雕,紀念李承翰的英勇事蹟。 

鐵路警察局巡官李承翰2019年因公殉職,鐵路警察局高雄分局嘉義派出所前設置紀念銅雕,紀念李承翰的英勇事蹟。  (來源 中央社)

鄭姓男子搭火車刺傷鐵路警李承翰致死案,獲判無罪,這個案子除了檢討是否有恐龍法官外,眼前當下是要強化警察執勤安全,長遠之計是修法,改善惡法亦惡的困境。

鄭姓男子於去年搭乘火車,因補票爭議與車長發生衝突,鐵路警察嘉義派出所員警李承翰處理時,遭鄭男以尖刀刺死。

法官的判決依據,是按照刑法第19條第1項規定,認為鄭男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所以判決無罪。

因為這項判決結果,出乎意外,各界紛紛將矛頭指向恐龍法案,事實上,當鄭姓男子要交保時,辯護律師以被告無錢為由,希望保釋金為10萬元,法官很明確指出,這牽涉一條人命,最後諭令50萬元交保。顯見,法官知道這個案子關係到一條警察的人命。

法官是依法審判,就算是自由心證,但在合議庭的制度設計下,能發揮的空間也不多,所以多數是留給證據來說話,既然精神科醫師認定鄭男犯案時,已經失去行為能力,法官只好依法判決。

所以有問題的是法律,法官縱使有責任,但惡法亦法,法官也不能逾越法條來決判,因此,應該是修改相關法律和訴訟程序,讓精神障礙者的人權和一般民眾的人身保護,雙雙取得平衡,才能避免憾事一再發生。

只不過,修法曠日廢時、緩不濟急,眼前可以馬上做的事情,是提高警察執法的安全。再設想一個情境,若李承翰當時遭遇鄭男攻擊時,開槍自衛,擊傷甚至是擊斃了鄭姓男子,輿論又會如何看待?

台灣警察的用槍時機,一再引發諸多討論,但始終沒有獲得解決,連帶警察最後一線的保障也懸在那裡,第一線員警面對生命威脅時,還深怕自己開槍會引來許多後遺症。

其次,李承翰當時若非一個人值勤,而是有其他同事幫忙,比較可能一起去制伏鄭男,李承翰也有活下來的機會。這部分雖然在事件發生後,已被要求改善,但最近有位國道警察在制伏一名失控男子時,另一旁的同事卻只顧著講電話;或許這只是個案,卻已充分顯露出警察值勤教育出了問題。

然而,包括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蘇貞昌在內,都對這個案子發表了看法,立刻引來外界質疑介入個案,其實,一個案子判決出爐後,本來就可受公評,但我們要提醒的是,與其關注個案的司法判決,倒不如將心思放修法,以及改善警察執勤的安全維護,如此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