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發揮「利他主義」主動用力的協助世界

全球急需科技與醫療融合成新的「號召性武器(call to arms)」

  287
(圖/ 外交部推特)

(圖/ 外交部推特)

台灣每天都是零確診。台灣的疫情應已進入新的狀態。不論如何,都不應持續採取過去一百天的策略。比如說,商業的復甦,應該成為新的防疫計劃重點,過去是為了防止中國病毒的肆虐,現在則應以台灣的經濟新氣象來設計「社交距離」。一些群眾的聚集,應該開放,或許仍要口罩,但不必限人數了。機場也應可以接受入境,不過可以用普篩檢驗來做新的準則,不必再將人一關14天,所有的健康管理,應有新的定義。當然,可以讓國際旅客過境,另外,倒是可以要求出境者接受快篩檢驗,証明從台灣出去的都是健康者,算是我們對世界的友善義務。

這個大瘟疫,對台灣造成的影響有限。現在全球總共有超過12000株的變異病毒,最早是從中國武漢出現,從過4個月的基因學的追踪其外擴模式,已經是科學事實。台灣的病毒來自中國,但是被台灣的公衛能力阻擋了擴散。現在已經幾代的弱毒化(attenuation),已不具強傳染力,海軍敦睦艦事件的病案追蹤,應已有很科學的線索來証明這件事。也就是,在台灣已無社區感染的危機下,防疫的機轉應該重新設計。而設計的中心思想要「典範轉移」以恢復市場,重返經濟生活為核心。

現在台灣人都在高興防疫成功,台灣模式也受到世界的肯定。事實上,台灣一直沒有封城,而且在這種獨特的防疫模式下,大多數的人是可以維持正常的作息,這一百天,可以証明,不必封城一樣可以防疫成功。我們做對的是,民主自由的機制,透明的政策,進步的醫學與最好的全民一體的公衛互助。這應該是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台灣,也就是Altruism ,也就是「利他主義」。這個精神在台灣2300萬人之間成了日常的生活準則。能夠成功,這是最重要的人文品行,這也是下個階段,全球所需要的共同防疫方針。台灣要幫助世界的不只是捐贈口罩,而是利他主義的民主自由人文精神發揚。

再來的防疫新核心,是應以民主自由「利他主義」來進行設計。而國家資源的投入也應以這個精神來推進。更強大的醫療整備,與民主先進國家持別是美國進行更緊密的合作。台灣面對的未來之路,很明白的是台灣有能力幫助世界,不但是Taiwan can help或Taiwan is helping,更是Taiwan helps actively。台灣不但能幫,正在幫,而且是主動用力幫。下階段,台灣應該與美國合作主動送出醫療公衛團隊到世界需要的角落進行「國際醫療服務」。

台灣也應成為一個開放論壇,邀請世界有遠見的學者專家來台灣進行訪問或演講座談,對未來的世界進行新的出路討論,不論是對大瘟疫的反省或是對於新經濟的藍圖,或新科技的倡議,讓台灣成為一個國際會談的中心。在全球大國都還在封閉的狀況下,台灣是一個安全的綠洲,台灣應加主動積極的成為一個希望的燈塔,讓世界看見台灣不但可以保衛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世界轉守為攻的基地。

過去台灣曾經倡議過,國際非政府城市(international NGO city)的創建,讓世界的NGO到台灣來設亞洲中心,讓台灣的年輕人在台灣就可以參與世界的自願工作,甚至組成和平部隊去服務世界,現在時機到了。520新的政府成立後,應該重新啟動這個原來就有的構想,重新出發。

台灣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向世界宣告,台灣已準備好,打開大門,讓全球有志之士來到台灣,共同商量重建世界的計劃。美國的學者宣稱,現在世界已沒有G20也沒有G7,現在是G0,是一個沒有大國的真空時代,台灣在這時候是有其特別的優勢,除了繼續維持防疫的守勢,更可以成為世界的新文藝復興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