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錢櫃KTV大火】道歉賠償無法讓死者復活! 竹科工程師友人痛心PO文「這與故意殺人有什麼不同?」

■錢櫃716包廂的一名生還者,自己順利逃生後,又回到火場試圖救人,但仍有兩名好友葬生火窟,他在臉書PO文,描述火災當天混亂的情況。■原PO的文章,不只是一篇控訴文,更堪稱是一篇「血淋淋的」火場逃生記!■誰都不想碰上火災,但讀者可以透過原PO的描述,試想萬一遇上火災該如何自救,在自身安全無虞的前提下,甚至還可以救人......

  7224
圖/原PO臉書

圖/原PO臉書

相關新聞

【快訊】台灣錢櫃KTV惡火釀6死 北市消防局長吳俊鴻口頭請辭

【更新】錢櫃KTV火災死亡人數增至6人 台北市長柯文哲道歉:稽查制度有疏失 另澄清未接到練台生電話

【快訊】KTV大火釀5死 錢櫃首次召開記者會宣布: 台灣17分店全面停業一週 包商稱: 2月底就陸續關閉灑水系統

【KTV悲劇】錢櫃北市4分店與台中店消防不合格、遭勒令停業 傳董座練台生曾狂call北市府官員

(台灣英文新聞/社會組 綜合報導) 錢櫃KTV大火造成5人死亡,數十人受傷,也揭開了許多密閉場所的消防問題。業者道歉了,表示願意賠償,但無辜犧牲的人再也回不來!

錢櫃716包廂的一名生還者,在這次火災中痛失兩名好友,包括不幸登上報紙頭版的竹科工程師......今天(29日)這名生還者PO文描述火災當天的情況,指控錢櫃必須付出最大的代價!

「這與故意殺人有什麼不同?」

原PO的文章一開始就提到,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4月26日這天,當天與6名好友一起唱歌,突然發現有白煙進入門內,但撥打服務電話沒有任何回應、走廊也沒有聲響,讓他們非常困惑。直到開了門,他們才確定遇上了火警,「怎麼沒有廣播?」「對啊,怎麼也沒有警報?」

以下是原PO完整文章 (僅綠色標題為小編加註, 其他顏色均為原PO文章重點提示):

2020年4月26日,我這輩子永遠忘不了你。

幾週前,跟幾個朋友約在錢櫃林森店唱歌。約的是週末的早上,因為花一點點錢卻可以唱一整天,這好康,老司機都知道。

H在LINE的唱歌群組內傳了張包廂號碼的照片。他是第一個到的模範生,總是印證了「住得越遠越不遲到」的真理。

2020年4月26日10:30,我跟P走進了包廂,裡面已經坐了四個朋友。早到的模範生H正唱著歌,我走到H左邊然後坐下,看著他今天的服裝,一件格子襯衫,還有疑似吊帶褲的下半身。

我:「這是....吊帶褲嗎?」我笑著說。

H:「是啊,怎麼了嗎?」

我:「那你怎麼只穿....一邊?另外一邊的吊帶呢?」

K:「啊,另外一邊在這裡。」坐在H右邊的K,拉起了H的另外一邊的吊帶。

H:「不要不要,就是要塞進去。」

我:「要塞進去?這是造型就對了?哈哈。」再加上我跟P,總共六個人。

2020年4月26日11:00,在我唱歌時,D突然從門口那個方向對著我們說:「外面都是煙耶!」

上午11:00, 包廂外面都是煙!

我覺得很奇怪,什麼叫做「外面都是煙耶?」於是馬上放下麥克風,衝去打開包廂的門一看,全都是濃濃的白煙,伴隨著燒焦的臭味,我驚恐的把門關上,我問我自己:「難道遇到火災了?」

我想了想,「不可能!KTV的火災只會出現在新聞裡面!」

是火災嗎?沒有廣播也沒有警報

友人說:「怎麼沒有廣播?」「對啊,怎麼也沒有警報?」H跟K同時拿起服務電話打,完全沒有人接。

我們開始焦慮了,有人提議「我們是不是該衝出去?」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要衝?要留?

正在看文章的你,請問你,包廂外面冒著濃煙以及伴隨著塑膠的臭味,沒有廣播,沒有警報,服務電話沒人接,但也沒有吵鬧的人聲,請問你要留,還是要衝?

如果你選擇留下來,那我告訴你,你會在幾分鐘之內發現包廂頓時漆黑一片!然後味道越來越濃,我再請問你,你這時候決定要留?還是要衝?

我們看了門後方的逃生路線,其實出門後右轉不到幾公尺,就是逃生通道入口了,所以我們一致決定,戴上口罩:「衝!」

剛衝出包廂1公尺而已,已經看不到旁邊有誰,只有濃煙

打開門後我衝第一個馬上往右轉,

我不誇張,一公尺而已,我已經看不到旁邊有誰,除了濃濃的白煙!

我用手大力地揮動前方,想把濃煙揮開一點,但是徒勞無功!好吧,我開始摸牆壁,憑著逃生通道位置的印象,

我摸著牆壁往前走,幾度摸到好像是門,右手用力一推!原來這不是逃生梯入口,是隔壁的包廂門,而隨著多推幾個門,推開以後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我意識到,已經斷電了。

對了,如果你是決定要躲在包廂的人,被這樣用力推門,你的包廂也都會是煙!

我慌了,徹底的慌了,我不知道這樣推下去能不能找到逃生門,

只覺得煙越來越大,我問我自己,這就是所謂的「被濃煙嗆死」嗎?

我不敢用力呼吸,我祈禱,我能在失去呼吸以前,找到逃生通道的入口!

錢櫃工作人員拿著對講機, 沒有任何指示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穿著錢櫃制服的人員,他站在逃生通道入口處,他拿著對講機聯絡同事,試圖得知該怎麼處理,

當我走到他面前等他給我指示時,他沒有任何指示,不阻擋我進入逃生通道,也不引導我的下一步,就只是站在那裡用對講機。

找到逃生通道, 友人卻沒跟上

我馬上回頭去找P,想跟他們說,我找到逃生通道了,但是我找到的只有濃煙!就在這一秒,

我前面的人對我說:「快!這是逃生通道!來!我們一個抓一個!」,他馬上緊緊抓著我的手往逃生通道衝,我很快地再次往後抓,對著後面說:「來!抓著我!」

但迎接我的只有無盡的白煙,我抓不到任何人,也看不到任何人

我的手跟聲音陷進了無窮的白煙,沒有任何的回應,也許P就在離我五公分的地方,但我就是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死神在笑著呢,他從高處笑看四處逃竄的我們,他是鬼,玩著大風吹的遊戲,吹到誰,誰就得跟他走,沒有商量的餘地

當我衝向逃生通道時,我一度猶疑該不該往下衝,因為我聽到了爆炸的聲音,低沈不連續的幾聲爆炸,我分不清是從樓上傳來的,還是樓下傳來的,但我心想,即使樓面著火,逃生通道也著火的可能性應該不高,除非逃生門被打開了,跟樓層聯通,火勢才可能蔓延。

所以,我就是要往下衝了!但是馬上遇到一個問題,我沒有方向,我看不到樓梯,也不知道會不會摔倒在樓梯上。這時候,我在黑暗中摸到了救命的東西,逃生通道內側的扶手!

我迅速用兩隻手抓著扶手,我心想,我只要抓著扶手前進,不論遇到什麼情況,我就衝吧,因為我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於是我從七樓摸著扶手一路往下,當扶手轉彎的時候我就跟著轉彎,屁股幾乎貼著地面,雙手夾著扶手,雙腳奮力前進。

「完蛋了!這扶手溫度有點燙!」

我感覺到扶手的溫度開始改變,但沒走幾階以後,溫度似乎開始下降了,我不知道我走到了幾樓,但我覺得煙越來越淡,

我心想,我得救了,我得救了!

錢櫃另一工作人員, 也沒有指引方向

我快速地走到了一樓,我看著逃生出口有一位女性錢櫃工作人員,但她也沒有指引我逃生的方向,

我往亮光的地方衝,終於,我衝出來了,我走到了街上,大口地吸著新鮮空氣!

我看到消防車在救火,我看到圍觀的民眾,但我看不出誰是比我先逃下來的?因為路人的口罩都是乾淨的,也都沒有露出焦急的表情!

我立刻轉頭看,想說跟在我後面的他們,應該也都衝下來了吧?我們終於死裡逃生了!

沒有!一個都沒有!沒有P,沒有H,沒有D,沒有T,也沒有K,不但他們都沒出現,甚至沒有任何人跟我一起衝下來!除了我前面的那位。

人呢?為什麼你們都不在?你們在哪裡?

幾秒鐘的遲疑過去,我決定,我要回去找他們,但我不知道我能上到多高?因為煙真的太濃了!

衝回火場試圖救人

於是我打開了逃生門,走進那個我剛逃離的地方,一樓二樓煙都不大,我繼續往上衝,我邊衝邊往上大喊:

「抓著扶手走下來!」
「抓著扶手走下來!」
「抓著扶手走下來!」

但,沒有任何人回應我,甚至也沒有腳步的聲音,只有黑暗的爆炸與死寂的熱氣。

我繼續往上,

衝回火場, 摸到發抖的身體,聽到驚恐的哭聲

我試著開啟一個逃生門,裡面火光四射,濃煙密佈,我看到手機的閃光燈亮著,是消防人員攙扶著人離開火場,我大喊:「這邊安全,走這邊!」

我聽到爆炸的聲音,看到可怕的火光,消防員帶著人緩步向我接近,我摸到發抖的身體,聽到驚恐的哭聲,我一度以為是H,但後來才發現不是。沒關係,都是死裡逃生的夥伴,能活一個是一個。

這條安全的路,就是沒人在走!也沒人回應

我繼續往上,但是煙越來越濃,我鼓起勇氣再開一扇門,但噴出的濃煙讓我馬上關門,我不敢再開,我怕濃煙會立刻嗆死我,我也不敢再往上!我只能往上大喊:
「抓著扶手走下來!」
「抓著扶手走下來!」

但,沒有任何人回應我,甚至也沒有腳步的聲音,這條安全的路,就是沒人在走!

2020年4月26日11:16,我在絕望中打電話給P,我不知道P能不能接電話?為什麼明明P就跟在我後面卻沒有下來?如果他沒有下來,那他現在在哪裡?他安全嗎?還是在濃煙裡面受著苦?

我開始後悔讓P跟我一起來唱歌,明明前幾天才說好要多參與彼此的生活,可是怎麼知道參與的是生離死別?

如果P出了什麼事情,我該怎麼面對他的家人?我都還沒正式見過他們,我要怎麼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告訴他們如此悲慘的消息!

朋友們都還沒離開火場

2020年4月26日11:19,我的電話突然響起,是P打來了!

「你們在哪裡?」我大聲的問道!

「我們還沒離開火場!」P也大聲地說道。

「你們找得到逃生通道嗎?摸著逃生通道的鐵欄杆走下來,就安全了!」我急切的說道。

「下面是安全的嗎?」P問道。

「是安全的!我已經走下來了!我在一樓,很安全!你們就摸著中間的鐵欄杆走下來,是安全的!」

「鐵欄杆在哪裡?」P問道,想當然爾,他們一定處在漆黑的環境,看不到鐵欄杆,正常。

「就在逃生樓梯的正中間!」我大聲的說道。

電話掛上,我期待P很快出現在逃生口!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三分鐘過去,幾分鐘過去了,我試著再打給P,希望他能接起來,告訴我他已經安全了,但是沒人接。

我不知道P能不能找到逃生通道?

我不知道找到逃生通道後能不能在一片漆黑中找到鐵欄杆?

我不知道他扶著鐵欄杆下來時,能不能撐過致死的濃煙?

我不知道逃生通道是不是還暢通?

我不知道死神的大風吹,有沒有吹到他?

2020年4月26日11:26,我的電話再次響起,是P!

「你安全了嗎?你下來了嗎?」我焦急地問道。

「我們已經下來了!」P喘吁吁回應著我。
「其他人呢?都下來了嗎?」我焦急的問道。

「下來了,有我、K跟D」P的聲音聽起來穩定不少,我心中的大石終於可以放下。

看到三個人臉上身上都是黑煙,雖然狼狽,但是撿回了一條命,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H呢?T呢?他們人呢?你們不是一起的嗎?」我問道。

「不知道,我們走散了。」朋友答道。

我們沒有H、T的消息,在我們的群組也沒有看到H、T報平安,身心俱疲的我們只能各自前往醫院治療,內心期待著H、T會跟我們一樣沒事。

我因為很早就逃下來了,救護人員檢查我的喉嚨以及鼻子後說嗆傷不嚴重,我自己選擇不用看醫生,我陪著P一起上了救護車。而P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帶著氧氣面罩,痛苦的呼吸著。

醫生說,P的一氧化碳濃度高達23,也許再過幾分鐘就要昏迷了。

2020年4月26日14:02,K說,H走了。

2020年4月26日16:00,K說,T走了。

我看著帶著氧氣面罩的P,我不知道該不該把H跟T的死訊告訴他。

2020年4月26日18:07,朋友傳來新聞畫面,是我跟H在章口唱情歌的影片,看起來新聞台挖到了一些什麼,也說了一些關於H的故事,當然配上影像、畫面的故事特別感動人。我馬上連絡H的家人,問他們會介意新聞台這樣使用影片嗎?不出所料的,家人當然不希望!

我發現FB粉絲團的影片不能單獨關閉,所以立刻關了FB粉絲團,也把Youtube章口唱情歌中H的影片權限鎖住,因為家人不想要這樣曝光,我也不想讓陌生人看著H的影片指指點點,甚至說些可能會傷害H家人的話,這絕不是H願意的事情。

隨著P、K跟D的病情好轉,還有各大新聞台的各種報導,我們慢慢的拼湊起那天的故事....

錢櫃的人跟他們說:「樓下有火災,你們確定要往下嗎?」。

原來除了我以外,其餘五人都在逃生入口處決定往上走,因為錢櫃的人跟他們說:「樓下有火災,你們確定要往下嗎?」。

其中,H跟T應該是走到了9樓,進入了那扇不該打開,卻是打開的9樓逃生門,這也許能解釋,為何死傷者都在9樓?因為那扇該關閉以阻擋火勢及濃煙的門,是打開著,濃煙自然瀰漫著整個九樓!

新聞說,H跟T在絕望中摸進了包廂,而H,最後打了那通與母親訣別的電話。

D在一開始就與我們走散了,從逃生通道的七樓一路往上,直到蹲在窗邊休息,才遇到倉皇逃生的P跟K,彼此緊抓著一路衝下樓,最後在低樓層遇到了消防人員,才終於獲救。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讓我們問幾個簡單的問題。

為什麼失火時沒有任何警報?如果有警報,我們就可以早點逃!

為什麼失火時沒有任何灑水?如果能灑水,濃煙也許就不會這麼致命!

為什麼失火時沒有任何廣播?如果有廣播,我們就會知道該怎麼逃生,而不是自求多福!

為什麼是客人自己發現火災,而不是錢櫃通知我們?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為什麼錢櫃沒有確認消防設施可以在營業日正常使用,還敢大膽營業!」

錢櫃應該知道他的消防設備全部關閉,如果發生火災,會導致死亡。但他為了獲利,仍然在設備關閉期間營業,要賭一把不會那麼衰發生火災,但賭輸了。對於死亡結果,他不能說他沒想過。

在主觀上:有殺人的不確定故意(上段所述)。

在客觀上:有人死亡的事實。

我想請問各位,這與故意殺人有什麼不同?我希望檢察官能還我們一個公道,至於正在看文章的你,請你幫我分享出去!讓錢櫃付出最大的代價!

#終身抵制無良企業
#終身抵制錢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