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司法正義必須兼顧保障弱勢 焉能大礮打鳥

  426
台灣憲法法庭。

台灣憲法法庭。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網路最近流傳兩則法院的故事,一則發生在美國,一則發生在台灣,形成強烈對比,值得省思。

發生在美國的法院故事,要回溯至1935年冬天經濟大恐慌時期,一位紐約法官叫菲奥雷洛,也是紐約巿長,他在審判一位60歲喪偶老婦偷竊麵包案時,要衣衫破爛的老婦在10美元罰款及10天拘留,做出決定。老婦拿不出10美元,選擇拘留10天,但是擔心在生病中飢餓的女兒,及兩個嗷嗷待哺孫子誰來照顧?

法官從皮夾中拿出10美元放在帽子裏,告訴老婦說,她得到自由了,並且判決在場聆聽訴案的人,每人罰款0.5美元,原因是他們太冷漠了。結果大家群起鼓掌,心甘情願放0.5美元在法官帽中,共湊足47.5美元給老婦,第二天紐約時報大幅報導這則審判的故事。並且引用愛因斯坦的名言:世界不是毀滅在做惡者的手中,而是毀滅在䄂手旁觀者的手中。

發生在台灣的法院故事是基隆市一位打零工,獨立扶養老母及子女的陳姓男子,因為在外地工作,不知道未繳交1萬8千元的交通違規罰款,竟然被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強制執行,限期履行不成,將他價值250萬元的房屋,以135萬5400元拍賣,而且限期搬家。全案引起一位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的注意,決心全力替他尋求行政救濟,解救他的家庭。

可以理解的是行政執行署一定是走完全部行政程序,「合法」拍賣陳姓男子的住屋,沒有人會懷疑全案程序的形式合法,但是陳姓男子一家自此必須流落街頭,餐風露宿,合情、合理嗎?

因為欠繳1萬8千元罰鍰,拍賣人家250萬元房屋,值得思考的是公法益的保護及執行,是不是符合法律比例原則?是否拿大礮(砲)打鳥?太過份了一些。當然此案引起各界熱議,我們的司法體系果真那麼冷漠,不替當事人思考後果嗎?而且全案並沒有被害人主張權利,強制執行署沒有兼顧保護當事人法益及行政公權力更佳的處理方式嗎?一定要逼迫當事人流落街頭?

據了解,執行署人員曾經找鎖匠進入陳男家中,了解屋內結構及財產,明明屋內動產如電視、冰箱、冷氣、家具等,加總起來超過1萬8千元的公法益債權,為何還要捨棄動產查封,而改為不動產查封,顯然已構成違法超額查封要件。

法律如果不能兼顧人情,如紐約那位菲奧雷洛法官那様保護弱勢,那正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逼死弱勢人民,製造更多社會問題,這是民主法治國家司法的期待嗎?

曾任行政執行署台南、桃園、台中行政執行處長的檢察官邱雲昌對全案批評的更直接,他認為「無能比貪污更可怕」,執行人員應該加強法學素養、執行方法,避免類似案件再發生。

全案大家一定希望那位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能夠替陳姓男子尋求行政救濟之道,但是,誠如愛因斯坦所言,世界不是毀滅在作惡者的手中,而是毀滅在袖手旁觀者的手中。我們的法院日後處理類似行政訴訟案,除了必要的保護公法益之外,是不是能替弱勢的當事人,多一些關懷及思考?至少應該符合比例原則,讓社會多一些溫暖,防止憾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