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導演賠百萬力拚緩刑 性侵女助理無悔意判4年

合議庭:鈕承澤暗指被害人主動獻身,欠缺性別平權意識,犯後毫無悔意

  241
鈕承澤性侵女助理判4年(圖/中央社)

鈕承澤性侵女助理判4年(圖/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娛樂組 台北綜合報導)台灣「豆導」鈕承澤涉嫌性侵劇組女助理,台北地院今日判決4年徒刑,法官重判原因為鈕承澤犯後毫無悔意,更暗指被害人主動獻身,掩蓋事實且知錯不改的態度令人髮指。

綜合媒體報導,法官今(14)日依強制性交罪判鈕承澤有期徒刑4年,合議庭重判的原因,鈕利用媒體散布消息,形塑喜歡被害人、會保護被害人的假象,再稱被害人深夜留在他家,必定期待與他發生性關係、暗指被害人主動獻身,欠缺性別平權意識,犯後毫無悔意。

鈕承澤在性侵案偵查階段,嘗試賠付相當一年薪水的60萬元給被害人,讓風波落幕,被對方拒絕;去年9月性侵案審判中,給付達「7位數」的調解金,事實上是因官司產生的「200多萬元」,且是討價還價的結果。

鈕承澤是電影「跑馬」的導演,被害人為該劇組工作人員,鈕承澤進而要求該劇組林姓主管帶被害人到他家中參加聚會,而那場聚會本為工作會議,臨時取消才改為家中聚會。

鈕承澤在庭訊時辯稱,案發當天他以為被害女子對他有好感,並沒有違反對方意願。林姓主管則稱「以為是談戀愛的開端」,製造鈕承澤與被害女子獨處機會,兩人聊天後,趁機性侵得逞,被害人事發後由室友陪同前往醫院驗傷、採證,向警方報案。

法官指出,被害女子當天以緊閉雙唇、撇頭、閃躲、推阻等方式拒絕鈕承澤,可見鈕承澤的辯解與事實不符,不足採信。鈕承澤另辯稱當天「酒醉斷片」、「只有戀人間可能會有的行為」來狡辯,但法官並不採信。

檢警偵查,被害女子胸部上殘留的微物跡證為唾液,檢體DNA與鈕承澤相符,被害人下體雖然無驗出與鈕承澤DNA相符的微物跡證,卻有新撕裂傷,且被害女子四肢出現新瘀傷,採信被害人指述,認定鈕涉強制性交罪,將鈕起訴。

公訴檢察官則認為,被害人是電影劇組一員,與鈕承澤有上下隸屬職場關係,被害人沒有反抗只是為了保住工作而已。

法官考量鈕承澤有前科紀錄,以及他曾任演員、現為導演,尚有母親需撫養等生活狀況,並於審理中已與被害女子達成和解,彌補所造成的損害,具體求刑3年4月。全案可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