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漫談氣候變遷對全球的影響

  344
照片來源:<a href="https://pixabay.com/fr/users/Kevin_Snyman-47288/?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image&utm_content=4193109">Kevin Snyman</a> / <a href="https://pixabay.com/fr/?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image&utm_content=4193109">Pixabay</a>  

照片來源:Kevin Snyman / Pixabay  

今(2020)年1月的溫度已打破了141年的最高紀錄。若是以20世紀的平均值來算,比20世紀多了攝氏1.14度左右,繼上次最高溫的2016年高了0.02度。若分南北半球的話,北半球增加了1.5度,南半球增加了0.75度,是繼2016年第二高溫度的月份。

經比對前20年,2019年是歷史第三高溫。由於溫度過高的關係,導致全世界多處地方有乾旱、洪水等現象,透過這些溫度紀錄與人造衛星的觀察,高溫使北極海夏季結冰的面積自1981到2011年,平均值少了5.3%,也就是結冰面積縮小了,更是42年來測量結冰面積最小的一次。

2019年歐洲曾有二波熱浪,分別是六月與七月,而當時的法國測得46度、德國42.6度、英國38.7度,芬蘭赫爾辛基33.2度,所幸這次的熱浪各國應對得宜,未如2013年時,造成上萬人死亡。

若看另一個指標,也就是南北極,二區的溫度都有提升。南極在2020年2月9日測得20.75度,相較1982年1月的19.8度,高出約1度。南極洲含有全球約90%的冰與70%的淡水,一旦融化,地球海平面可能增加30公分到1公尺,這將會嚴重影響到沿海與河流人口密集的城市。

科學家喜用金絲雀來譬喻環境的變化,因金絲雀是很敏感的動物,只要空氣受到汙染等,它便會出現焦躁、驚慌等不安的反應。為此,用金絲雀來譬喻南極洲,不僅是象徵,而是一種警訊,氣候變遷甚至危及生活在南極圈的生物多樣性的存續,如磷蝦、海豹與鯨魚等海洋生物。

地球只有一個、陸地不會增加,然而居住在藍色星球的人類到了2100年時預計增加到112億人,因此糧食的分配就變得重要。隨著全球溫度持續攀升,加拿大與俄羅斯的結冰面積也跟著減少,使得該國陸續增加耕地,糧食雖然有解,但同時也增加了二氧化碳的排放,以及永凍土的融化,將使原本封存地下的甲烷揮發到空氣中。

在惡性循環的狀況下,許多科學家開始思索碳排放的優缺點,分析因氣候變遷而減少的結冰面積,若改為耕地、穀倉能增加多少糧食。聯合國也一直在試算,在目前尚有9分之1的人處於飢餓的狀態下,未來應生產多少糧食量才足夠全球人口食用,且估計到2050年時應多生產50%的糧食。

加拿大與俄羅斯增加的農地將有望助長各農產品的生長,其優勢為:

  • 生長的季節的時間可加長。
  • 冬天溫度上升、霜害減少、結冰時間減少、水量增加、新品種與農作物的增加,使新環境生物的提升有利於耕種。
  • 季節變調,生活形態的改變,動植物的變調等,增加農業的生產效益。

因此,科學家希望可以尋找適當的作法,並在本世紀末前,規劃短中長期的策略以解決糧食危機,而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雖因冰層退縮、農地面積增加,但同時也增長了二氧化碳、甲烷等氣體的排放問題。

台灣英文新聞Taiwan News 林靜怡/編輯整理,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