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Directory of Taiwan

讓台灣成為全球防疫的明亮燈塔

  2250
讓台灣成為全球防疫的明亮燈塔

什麼樣的人比較容易得到WCP(Wuhan Coronavirus Pneumonia)?或是有人說是CCP(China Coronavirus Pneumonia),不過也有人說,這個簡稱與中國共產黨的簡稱一樣,可能會引發抗議。WCP 則是中共官方在武漢首傳疫情時的正式稱呼。川普總統在將冠狀病毒改稱中國病毒時,說不定有想用CCP來稱呼這個肆虐全球的瘟疫大流行的潛意識。

有各種不同的歸納,去探查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比較容易被傳染。確診數超過百萬人後,可以得到的圖像越來越清楚。有痼疾者是危險群,加上年紀大,可能是最容易被傳染,也最容易發展成重症,死亡率最高的一群人。其他慢性病如糖尿病患者或三高問題的人也應小心,不過這些人中應以未固定由醫師診治也未固定每日服藥者為高危險群。此外,酒精中毒者與吸毒者特別是用鼻腔吸收為途徑者更是危險中的危險。

這些高危險群都已在目前全球百萬確診者中佔大多數。為何這些人特別是易感染(susceptible)?答案很可能是他們的口腔咽喉和鼻腔與眼睛的黏膜(mucosa)因為老化,痼疾,慢性病及吸毒因素,都有組織完整性受損(impaired tissue integrity)問題。WCP很容易入侵。在部份的臨床醫師的網路社群媒體報告中,有提到他們在紐約的經驗發現,WCP與其他病毒會有共同感染(co-infection)的現象,也就是流感(flu)同時存在病人體內,或是所謂的細菌的超級感染(bacteria superinfection)與WCP並存。這有了一個先來後到的議題值得討論。也就是有可能是其他病毒與細菌早已侵入了這些易感染者身上,甚至成為了WCP的「幫兇開路者」,讓這個以RNA為核心的病毒能夠長趨直入。如果這個現象可以進一步証實,那麼在現今還對付不了「元兇」時,沒有特效藥與WCP疫苗的緊急狀況,還是可以先解決「幫兇」,找到一條防疫的相對有效之路。

也就是整合現有的醫療全力對抗「幫兇開路者」,對一般人來說,他們的口腔咽喉和鼻腔與眼睛的黏膜(mucosa)的組識完整性,可以用各種現有的成藥就可以保固。口腔咽喉有各種殺菌噴劑,鼻腔可用一般皮膚用的抗生素藥膏,眼睛有含抗生素眼藥膏,這些成藥都可以相當程度保護黏膜(mucosa)的組識完整性,即使有輕微感染,也可以在數小時之內因為用藥而復原。這樣的加強免疫力,將WCP阻擋於表層,應可有效下降易感染率(susceptibility)。加上口罩與眼鏡及酒棈噴灑,再多一層阻隔。也就是每天出門前在眼鼻口上,塗抹必要的藥膏,保持黏膜免疫力,是現階段可採行的自保之道。

當然當下的決戰境外,特別是來自中國的旅行者,一定要再擋一陣子。台灣自可永保安康。

為何要再擋一陣子境外人士來台,兩個因素可以考量,第一WCP是對溫度敏感的,較高的溫度有可能下降其活動力。第二,病毒的生物特性,是有可能經歷多世代之後會自然減毒(attenuation),甚至一般流感化。不論是感染力或毒性都會減弱。所以擋住久一些,不讓社區感染太早發生,戰略是對的。

在瘟疫蔓延的時代,要用既有的科學的方法來降低自己得病的可能性,等待特效藥及疫苗的研發。未來從中國還有可能有新一波的疫情發生,我們不能相信中共的公佈數目,以及對國際的大外宣。還是得再加強公民的自我衛生防衛力。WCP也罷,CCP也罷,都是科學議題,從目前資料所見,歐美國家都有機會克服,不過台灣表現出色,正在作為其他民主國家的學習典範,CNN都有仔細報導,台灣如何聰明的阻斷WCP侵入。我們應再發揮台灣防疫精神,把自己照顧好,也提供全球恐慌大眾自救之道。口罩只是個成功的開始…發揮科學科技精神,全民一起讓台灣成為全球防疫的明亮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