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武漢肺炎】醫科女研究生 大戰病毒17天心路歷程

武漢肺炎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誰也不想沾上病毒。本文中提到的兩位都是重症患者。除了醫科女學生的親身經歷,還包括武漢重災區另一名21歲學生艱困的就醫過程,或許可以讓大家一窺病毒的真面目。

  2971
圖/中國網路

圖/中國網路

最新消息

【武漢肺炎】台灣「奧捷旅遊團」群聚延燒 5日為止9人確診、部分患者肺浸潤或無症狀

【武漢肺炎】台灣北部男店員「感染源」找到! 指揮中心證實: 染疫店員並非超商員工

更新時間: 2020-04-03 12:43

首次發稿: 2020-03-31 12:00

(台灣英文新聞/國際組 綜合報導) 武漢肺炎讓人聞之色變,大家避之唯恐不及,誰也不想沾上病毒。不過往現實方面想,假設萬一不幸成了接觸者甚至確診者,心態上該如何調適?又該如何面對這可怕又陌生的敵人?

當然每個病人的狀況不見得完全相同,且台灣確診者以輕症居多。但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兩位重症學生的親身經歷,或許可以讓大家對病毒有更多的認識。

在此同時,他們的故事也可以映證「嚴格隔離,切勿成為新的傳染源」、以及「放下焦慮,避免因為焦慮傷害自己的免疫功能」是多麼重要的心理建設!

年約25歲的醫科女學生李霖林,是在今年春節期間確診,回河南老家後展開驚心動魄17天的病毒大戰。她甚至一度錄下臨終視頻(遺言) ,所幸後來康復出院。

然而在武漢重災區的另一名21歲患者葉虎 ,就醫過程就相對艱困 ,因為排隊看病的人多到數不清,他即便「咳到快死了」(病毒可能擴散到了肺部),仍然未達接受篩檢的標準。因為「珍貴的核酸檢測套組,必須留給更嚴重的患者。」

以下就是他們的故事~~

25歲醫科女生李霖琳的武漢肺炎歷程:

●2020/01/16: 湖北武漢染病

跟幾個同學聚餐完,李霖琳(化名)很快就感覺不舒服,一量體溫,37.2℃。

●2020/01/19: 回老家河南、自發性隔離

之後幾天並未再出現任何異狀,李霖琳忙著課題和論文,並像往常一樣從武漢回到河南魯山的農村老家過年。作為一名學習公共衛生的醫科研究生,李霖琳當然害怕自己染上病毒,一直自覺地隔離在家裡,只有晚上出門散散步

●2020/01/23: 開始發病~發燒、肌肉痠痛、住進隔離病房

剛吃完一碗餃子,她又發燒了,開著空調還覺得冷,鑽進被窩,肌肉開始發酸。此時,全中國確診病例已升至571例。當天體溫38℃,吐的痰透明,帶著泡沫。

醫學常識告訴她,肯定有問題了。李霖琳逼迫自己冷靜下來。她擦完痰,叮囑家人不要碰垃圾桶,都戴上口罩,然後撥打120,告訴對方自己很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 COVID19) 。

在救護車上,李霖琳的體溫繼續升高,一度難受得嘔吐——即使在這種時刻,她還記得提好裝嘔吐物的袋子,直到進了隔離病房才扔掉。

李霖琳是河南魯山這個小縣城裡第一個住進隔離病房的,當天就做了全部檢查。拍CT,做血常規、轉氨酶等各項指標都不正常,和免疫有關的細胞少了很多。

●2020/01/24晚間: 確診武漢肺炎

「咽拭子檢查」(應是台灣稱的咽喉篩檢 )結果顯示陽性,她確診了。那會兒她反而淡定了。作為醫學生,她已料到了結果,年前一起吃飯的同學,後來或多或少都有症狀。

她立刻列了7條注意事項,叮囑親人在家隔離。

●2020/01/25凌晨零點: 呼吸無力、缺氧、不敢睡、努力活動四肢

當天是除夕夜,她以為新的一年一切都會好起來,可是半夜12點,她突然感覺呼吸無力,心跳弱了下來。摸摸頸動脈,幾乎感受不到跳動,她一下子反應過來:缺氧了!

緊張會加劇缺氧,她拚命讓自己冷靜,並呼叫護士送氧氣瓶。那是她最痛苦的時刻。儘管大口吸氧,胸廓也努力配合、起伏,肺部卻像不聽使喚一樣,剛吸的氧氣又直接從嘴巴呼出來了。

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和腳都變了顏色,溫度也低下來,覺得自己要不行了。「我告訴自己,這時候再艱難都不能睡著,否則可能會忘了呼吸。

李霖琳拚命吸氧,努力活動四肢,想讓它們熱起來,同時斷斷續續錄了20分鐘的臨終視頻(遺言) 。萬一最壞的情況發生,她不希望跟親人朋友完全沒有告別。醫生也在一旁鼓勵她。

●2020/01/25 : 撐到天亮、手腳漸熱、終於恢復自主呼吸

幾個小時後,手腳漸漸熱了起來。她不敢入睡,在恍惚中捱到天亮,終於脫離氧氣,恢復了自主呼吸。「我只是覺得,我才24歲,還沒讓家人為我驕傲,我不能放棄自己,要不他們也跟著絕望了。」

劫後餘生,李霖琳慶幸自己挺過來了。她堅信,藥物治療是很重要,但另一方面也要依賴自己的身體和信念,「心態放鬆」很重要。

熬過這一關,李霖琳的狀態越來越好,體溫恢復到37℃,肺部炎症逐漸吸收,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

身在隔離病房,她相當一部分精力卻用在安慰恐慌的親友和陌生人上。

她的家人中,後來只有母親確診了,所幸也即將治癒出院。她時不時在朋友圈分享應對疫情的生活習慣,用專業知識解讀相關文章。很多朋友也找她聊天,尋求安定的力量。

「希望所有人都能堅持住。」李霖琳說,現在覺得這個病本身沒那麼可怕,有時需要靠意志力戰勝,「我能挺過來,其他人也可以。」

李霖琳說,她要感謝醫護人員和許許多多為疫情防控付出努力的人,他們才是拼盡全力的戰士。

●2020/02/08: 出院!

李霖琳走出醫院,久違的新鮮空氣撲面而來。「如果自己有能力,儘量發一點光,照亮一點黑暗吧。」 李霖琳說,短短十幾天,她對生命又多了很多新的思考,她已經簽好工作,畢業後也將投身疾控一線,「但現在,我只想好好洗個澡。」

21歲學生葉虎的武漢肺炎歷程:

回老家河南後才確診的李霖林,已經算是幸運了,因為是當地的第一例,她得以及早獲得地方的醫療救援。中央社曾經報導的另一個案例,21歲武漢學生葉虎(化名,因為擔心遭排擠而不願透露真實姓名),他在湖北當地就醫的過程,就相當艱困,因為病患太多了!

1月21日: 葉虎懷疑自己染上這次的新冠狀病毒(武漢肺炎) ,當時他身體虛弱到無法吃完晚餐,量了量體溫,果然發燒了。

他說:「我很害怕。排隊看病的人多到數不清,每個醫生都穿著防護服,我從沒見過這種場面。」

接下來,葉虎在焦慮絕望中度過了兩個多星期,在症狀愈來愈嚴重的情況下,苦苦等待救治和篩檢結果出爐。

不過葉虎還是夠幸運,由於他的父親是醫療人員,比多數武漢市民更早意識到風險,幫助葉虎戰勝病魔(在中國,你需要很多的幸運)

葉虎初次求醫的那天晚上,他放棄在同濟醫院的漫長等候,在附近一間規模較小的醫院拿到藥。由於他的症狀還不算非常嚴重,醫生只叫他回家自行隔離。

染病的頭4天,葉虎痛苦無比。「我發高燒,全身痠痛不已。」本身是日本動漫迷的他、只能靠著看日本動漫來緩解痛苦。

然而他的病況一度惡化,甚至「咳到快死了」。葉虎在醫院接受多次電腦斷層掃描,顯示他有高度染病可能,病毒還擴散到了肺部。

醫生們開始討論他是否符合接受核酸檢測的資格,不過最後仍覺得他的症狀還不夠嚴重,珍貴的核酸檢測套組必須留給更嚴重的患者。

跑了第2趟醫院後,葉虎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染病的情況下回家養病,期間他的兄弟和祖母也開始出現症狀。當夜葉虎的症情惡化,讓他一度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我覺得自己快要在地獄叩門了。」葉虎發燒到超過攝氏39度後再次回到醫院,醫生這回幫他打上點滴,並給予用來治療愛滋病的藥物Kaletra,當晚他的體溫逐漸降到37度。

發病一週後,葉虎的病情才到轉捩點。

1月29日這天,葉虎終於可以接受核酸檢測,確診罹患武漢肺炎後,醫生讓他接受抗病毒藥物Aluvia的5天療程,由於醫院病床不夠等原因,院方讓他回家自行隔離,葉虎的症狀也開始穩定好轉。

葉虎2月7日再次接受核酸檢測,病毒反應呈陰性,但他仍未能完全脫身。由於傳出患者即使檢出陰性反應,病情也有可能急轉直下,當地政府將葉虎隔離在一間被用來充當臨時醫院的旅館裡,還派警方在外駐守,以防遭隔離者擅自進出旅館。

5天後葉虎終於獲准返家,3個多星期的冒險旅程終於告一段落。他很感激自己能保住小命,並向冒著生命危險治療他的醫護人員致敬。有些醫生對葉虎說,他們也懷疑自己中鏢,但仍需持續為患者治病。

葉虎說:「湖北當局隱瞞實情,一再錯失良機,如果一個月前沒有隱瞞資訊,疫情也不致於嚴重到這種地步。」

後記--2020/02/09 李霖林在河南老家接受媒體採訪: 元氣仍待恢復

中國媒體形容,25歲武漢醫學生李霖琳曾展開冷靜的「教科書式自救」。一家媒體記者聯繫上了李霖琳,她回應說,目前正在家休養,各項指標越來越好,不過「元氣需要恢復」,以後要吸取教訓,不能再隨便熬夜了。

在李霖琳身邊的家人中,多人疑似被傳染,但父親、哥哥在短暫發熱後均無恙,只有母親繼李霖琳之後被確診,進入隔離病房接受治療。李霖琳告訴當地記者,母親屬於輕症患者,預計在一兩天之後也可以出院了。

身為武漢某大學醫學碩士生,具有傳染病學、免疫學等方面知識的李霖琳,希望以自身經歷告訴新冠肺炎患者要堅強。「我不是因為年輕才大難不死。我能挺過來,其他人也可以。」

李霖琳對記者說,一開始,她難受到偷偷地哭,「感覺我還沒畢業,什麼事都沒有做,難道自己的人生就要這樣了嗎?」她也懊悔當時從武漢回來,把病傳染給了家人。所幸,她很快走出了這種情緒化的狀態,並用專業知識全力協助當地醫院和疾控部門的工作,通過網路搜集可能的治療方案,告知所有接觸過的身邊人嚴格隔離,切勿成為新的傳染源。

李霖琳說,「我知道一定要放下焦慮,因為焦慮會傷害免疫功能,讓病情更難控制。而且,我是我們家第一個確診的,他們只有在我的身上看到希望才不會害怕、會更有信心,所以我堅定地克服焦慮,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有活下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