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文青」江賢二旅居歐洲美國創作不懈 台北市立美術館打開心門

「江賢二:回顧展」展出歷時55年超過200件作品

  1167
抽象藝術家江賢二(圖)回顧展將於北美館登場(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抽象藝術家江賢二(圖)回顧展將於北美館登場(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從閉窗作畫到開窗享受陽光!抽象藝術家江賢二回顧展呈現早期遠赴歐美至今返台的系列創作,也深入藝術家內心歷程,從緊閉的心房逐漸打開心門的秘密,將於明(28)日起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登場。

「江賢二:回顧展」梳理抽象藝術家從1960年代至今的抽象創作歷程,包含旅居歐美30年,為照顧受傷的父親返台後至台東定居9年,展出歷時55年超過200件作品,透過藝術可見江賢二遷徙移居的生命經驗,由藝評學者王嘉驥擔任客座策展人。


「金樽」系列創作(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老文青型男」江賢二年輕時遠赴巴黎及紐約,在異鄉追尋創作的過程中,藝術創作與生活現實無可避免地拉扯,因而留下許多色調深沉的作品。早年江賢二刻意將畫室窗戶全部封起,在阻絕自然光的狀態下完成畫作。他說,「我作畫不用自然光線,因為內心即是光源」。

江賢二1990年代返台期間,意外在過去熟悉的故鄉廟宇遇見不曾留意的創作靈感,作出「百年廟」系列,成為藝術家返台的第一批代表作。早年旅外期間,江賢二在巴黎創作了「巴黎聖母院」系列。


「巴黎聖母院」系列(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江賢二透露,創作「巴黎聖母院」系列後他才認定自己是一名藝術家。他很喜歡待在歐洲的教堂或台灣的寺廟中,可以在那靜靜地坐著感受內心平靜。

若與回台所作「百年廟」系列相比,兩者皆運用深沉的畫面捕捉宗教殿堂的精神體驗,藝術家透過藝術性的創作觀點,跨越文化與信仰的隔閡、點亮動人的靈性光源。

江賢二表示,他創作時會聽古典樂,而每天的所見所聞,像是晚霞、吊橋等,都會解構後呈現在往後的作品裡,他的某些創作結構性雖強但很溫柔,然而,「溫柔」兩字並不常被用來形容他的作品。

策展人王嘉驥談起藝術家對古典音樂的熱愛,形容他是一位「老文青」。古典音樂不只是他從事創作的元素,更是他日常生活的精神養分。


「金樽-淨化之夜」與江賢二(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其中,最新創作動力藝術裝置「金樽-淨化之夜」搭配馬勒的音樂,該裝置成360度旋轉,不僅呼應了當年藝術家充滿「虛無、悲愴,失落與找尋」的年輕心境,他更用鐵絲象徵內心情感,作品會「繞回原點」的特點則讓他能再次面對自己。

人生如畫,畫如人生!繪畫風格及形式經過多次轉變,江賢二的人生也經歷過起伏,然而,他強調,「雖然繪畫形式不同,但出自同人之手,心都是一樣的。」

江賢二強調,是誠摯的美,還有自然與生命的奧秘讓他不停地畫下去。


「銀湖」系列(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跟著江大師沈浸在浩瀚無垠的銀湖中!「銀湖」系列是江賢二往返加州照料親人期間發展出的創作。策展人形容該系列營造出「如海、如鏡、如雪,亦如星雲」的壯闊畫面,抽象構圖將似寫景又似寫意的景象熔冶於畫面中,讓觀眾彷彿親臨藝術家的心湖,隨著藝術家的心神波瀾晃漾。

此外,相較於色調昏暗的創作,「比西里岸之夢」系列、「金樽」系列則為鮮豔。在台東金樽海岸的天光、海潮、濤聲召喚之下,藝術家封閉多年的窗終於啟開;如今江賢二開窗作畫,畫面中閃耀出過去時期所不曾見的光彩。(註:「比西里岸」是阿美族語Pisirian羅馬拼音的轉譯,原意為放羊之地,也是部落之名,位於台東三仙台一帶)


展覽現場(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展場入口(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


「比西里岸之夢」系列(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