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全台灣口罩工廠首遇徵收令 「中衛」洞燭機先、打出漂亮一仗 

中衛CSD (中國衛生材料生產中心),是邁入73年的老牌口罩工廠,也是美國軍方特殊救護急救包供應商,產品最遠賣到北歐挪威。

  18616
真正讓中衛CSD 打開知名度的,是2018年與歌手謝金燕的合作。(中衛官方臉書)
中衛口罩

真正讓中衛CSD 打開知名度的,是2018年與歌手謝金燕的合作。(中衛官方臉書)

中衛口罩 (來源 中央社)

相關新聞

【武漢肺炎】南韓28日上午新增256例武漢肺炎確診 累計2022例、飆破2千大關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報導) 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全台防疫拉警報,政府史無前例於1月底下達口罩徵收令,隨即派員進駐各大廠區。生產端的口罩工廠,如新北口罩大廠台灣康匠企業、台南市康那香企業、彰化縣田中鎮華新醫材集團、新北市鶯歌的權和機械等,均24小時運作,產能全開。

業者與政府支援人力共體時艱,面對武漢肺炎防疫共同攜手合作。

例如每天下午2時左右,位於彰化的「中衛」CSD廠區,都有郵局物流貨車到當地,配送人員一包包親自點收,一片也不能少。

新北口罩大廠台灣康匠企業17日表示,原有的15條產線全開外,並配合經濟部新增產線全力增產,感謝國防部增加人力協助生產線包裝與相關配套方案。(台灣康匠提供)中央社

這是全台口罩工廠第一次碰到徵收令,也是政府首次針對物資祭出強制徵收手段,由於政策決定突然,有些工廠產能趕不及徵收量。但中衛反應快速,暫停外銷訂單、砍掉耗工費時產品,一口氣交出高於平日產能3倍量,數量之大,讓政府派駐廠區點收的官員都折服。

中國衛生材料生產中心(全名: 中國衛生材料生產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Surgical Dressings Center Co., Ltd) ,是邁入73年的老牌口罩工廠,座落於台中與彰化邊界的偏遠山坡上,要從田間小路拐彎進入才能抵達工廠大門。雖然沒有醒目招牌、氣派大樓,卻是美國軍方特殊救護急救包供應商,產品最遠賣到北歐挪威,小而乾淨的白色廠房,讓外界印象深刻。

中央社報導,原本雲深不知處的中衛公司,卻在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肆虐之際引起關注。雖是中小企業,但中衛短期內快速調整產能、人員與原料全到位,堪稱打下漂亮一仗。探尋原因,中衛第二代、董事長兼總經理張豐聯說,靠的是「七三法則」,即保持七成工作、剩餘三成,留存實力快速反應,適用範圍擴及稼動率與人力配置。(編按: 「稼動率(activation)」 亦稱為「產能利用率」)

去年(2019年) 12月底,人在德國柏林參加時裝週的中衛營運長張德成,早就開始關注疫情發展,他在去年11月預作小量備料,到12月底眼看疫情逐漸升溫,與父親張豐聯討論完後決定二度備料,這回備的量足以出貨到5、6月。

在父親張豐聯(左)召喚下,張德成(右)放棄美國室內設計工作,回台扛下家族企業,從作業員學起。張豐聯說,中衛接班人具備機器設備專業知識,有助於對外與客戶應對。中央社

最近上中衛公司官網,會看到如上公告

張豐聯回憶,當時自己親自協調原料供應商,要求過年期間加班趕工供應中衛,「我跟採購說,反正你料一直給我下,滿櫃就出,如果不行,我把櫃子拉進來或是租放在貨櫃廠等你也沒關係,反正我就是要保證料源無虞」。

不僅如此, 張豐聯同步召集廠長、生產管理、品管與總務等一級主管,告知過年期間可能要加班訊息。

一時間氣氛轉換,當台灣民眾正在開心辦年貨迎接農曆春節,中衛卻是進入備戰狀態。

中衛客戶之一的美式賣場好市多,很早就預訂年節7天準備販售的口罩訂單,但在過年前才上架半天,瞬間迅速被掃光7天備量。中衛父子倆聽聞消息後更加篤定,這場疫情戰鼓已經響起。

「我只告訴他們(員工)一句話,社會大眾需要我們,所以大家加油,因為這是可以貢獻一己之力時刻,他們聽完二話不說,打掃完辦公室環境後就繼續加班到除夕,短暫休息初一、初二兩天,又進來加班到現在」,張豐聯說,語氣中難掩對員工表現的驕傲。

隨著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不少廠商急忙向中衛訂貨。大年初三(1月27日) 中衛開啟倉庫,統一甚至開著自家物流車到廠房取貨,不過也有部分廠商沒有自建物流系統,碰到過年貨運公司休息,只好眼看口罩被人搶先搬走。

在銷售業者搶搬口罩壓力下,由於現場人力不足,張德成也親自跳下去幫忙搬貨。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政府史無前例於1月底下達口罩徵收令,隨即派員警進駐各大廠,位於彰化的中衛廠區,都有郵局物流貨車前來。在員警及經濟部派駐人員監督下,一箱箱口罩被搬運上車。中央社

不僅如此,為了應付需求,第一線產線員工同步回到崗位,採取兩班24小時運作。也因為提前開工,當經濟部啟動口罩徵收令,中衛第一時間就能拿出平日產能3倍的口罩數量,成為徵收首日逾200萬片的主力軍。

不只口罩,目前全台醫療院所常使用的酒精棉片,有7成是中衛供應。張豐聯直言,在疫情延燒下,用量暴增是可以想見的,如果中衛斷貨,等於讓醫護人員暴露在危險因子,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中衛也確實做到了。

中衛能夠在突發狀況發生時,迅速補上產能,歸功於快速反應能力。張豐聯說,中衛平日秉持7成稼動率與人力配置,剩餘3成負責因應類似武漢肺炎或流感等突發狀況,這是中衛向來信守的「七三法則」。(編按: 「稼動率(activation)」 亦稱為「產能利用率」)

「七三法則」要分兩個層次觀察,第一層次:當接單超過7成稼動率,中衛就會添購機器設備,讓平均利用率降至7成,閒置3成作為緊急因應之用。

第二個層次是,每個人工作量維持7分忙碌,剩餘3分,當有緊急事件可馬上到位。

「只要你把份內事做完,上班聊LINE我也不會管」,張德成認為,有些公司為了省人力成本,一個員工當兩個人用,等到忙不過來才去找人補,但有可能新人還沒報到、舊人已辭職,這段空窗期無疑是被浪費掉。

在中衛,人力資源也被視為戰備資源的一種,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預備3成戰力的傳統,與中衛創辦人張炎東有著密切關係。早年台灣醫療器材100%依賴進口,其中有高達95%比重來自日本,高度仰賴進口風險大,因此張炎東認為,台灣必須有自製能力滿足國內需求。

「我爸爸教我,像酒精棉片與口罩這種,當有天需要時候,你不能沒有,所以我投入產能擺在那邊等」,張豐聯說道,也因為維持7成稼動率,每當淡季來臨,就會降至5成,儘管如此,這是醫療器材行業必須付出的企業社會責任,「我也是這樣教導兒子」。

雖然當年SARS疫情發生時,中衛產能不足無法發揮功能。如今這場武漢肺炎,張豐聯說,目前產能是當年SARS的20倍,有足夠戰力打這場戰役。

然而為期兩週的口罩徵收令,對政府與廠商都是第一次經歷,起初雙方在前兩天運作不太習慣,溝通事情相當多,包括裝箱量、包裝方式與物流時間都要配合。

張豐聯直言,剛開始徵收時,光是工業局聯繫電話,就從早上接到半夜,「那時候我一天只睡三、四小時,新聞報導說衛福部長一天沒睡,我看工業局官員也一樣,幾乎沒闔眼」。

這場大規模流行傳染病,中衛徹底發揮效益,但後面的挑戰尚未結束。張豐聯說,由於各國都在搶口罩,現在原物料已經開始上漲,部分漲幅高於3、4成,但原料再貴,也只能咬牙苦撐。

在中衛的小會議室中,張豐聯感慨地說,口罩、酒精棉片等醫療耗材品,在太平盛世時鮮少被關注,但每當有疫情爆發,各國搶口罩新聞屢有所聞,政府是否應該思考將口罩等醫療耗材產能,視為國家抗戰資源

如同第一代張炎東抱持的信念,口罩、酒精棉片等醫療器材,若台灣沒有保留自主供應力,遑論自救。

另一方面,將口罩外層塗上繽紛色彩,或是結合黑色蕾絲打造新流行元素,讓口罩可以成為造型配件、甚至時尚活動邀請卡,「潮」到連香港屈臣氏跨海來台指定採購,一舉顛覆口罩刻板印象,賦予新定義「時尚口罩」。背後重要推手,來自於中衛第三代、營運長張德成。

今年1月份中衛的時尚口罩,曾登上柏林時裝周。(圖/中衛CSD官方臉書)

原本在美國工作的張德成,回台繼承家族事業,學設計的他發揮所長,跳脫既有思維,不死守傳統醫療診所、藥局等通路,轉向B2C消費市場,透過五顏六色的設計,強化CSD品牌力。

建構品牌力就像是堆疊積木,一層層架構起來,逐步讓能見度打開;張德成剛開始選擇在台北車站、捷運站設置燈箱廣告,找來一群模特兒戴上彩色口罩,由於當時沒人做彩色口罩,格外引人注目。

緊接著中衛鋪貨到momo、蝦皮等電商平台,以及屈臣氏與康是美等零售通路,讓一般民眾可以輕易購入,這些都是張德成構想的策略。

鋪貨到藥妝通路,動機是切入B2C市場,卻意外開啟銷往香港屈臣氏管道。張德成回憶,有一天香港屈臣氏透過臉書主動接洽,表明想購買彩色口罩,「因為香港主管曾經來台,看到台灣屈臣氏有賣彩色口罩,香港屈臣氏卻沒有,回去後馬上交代採購指名要買中衛產品」,議價過程相當簡單,價格確定後,短短3天內就上架,就連負責代理屈臣氏產品的經銷商都說,他們從來沒有這麼快上架,而且還不收上架費。

不過,真正讓中衛打開知名度的,是2018年與歌手謝金燕合作。當時謝金燕在跨年夜戴著閃亮口罩,並在現場發送千片彩色口罩,成功傳遞口罩也可以是流行配件的新概念。

今年(2020年) 中衛的時尚口罩更走入國際市場,1月份中衛與德國潮牌DAMUR合作,將柏林圍牆名著「兄弟之吻」畫在口罩上,登上柏林時裝周。DAMUR更是把雙方合作口罩當作時尚活動邀請函,唯有戴上口罩才能進場。張德成說,「你可以看到,大家戴著口罩在夜店裡跳舞」。

除了戴著中衛口罩的來賓們,現場也有需多用口罩所創作出來的裝置藝術。

果然在時常舉辦藝文活動的柏林知名夜店 Griessmuehle ,甚麼都有可能發生呢。

(中衛 CSD臉書)

戴口罩教學-CSD中衛小編30秒教學版 YOUTUBE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