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非洲是武漢病毒全球大流行最後浄土?

  329
圖為中國湖北民眾採取極端的病毒防護措施(美聯社圖片)

圖為中國湖北民眾採取極端的病毒防護措施(美聯社圖片)

晨曦,天微亮,一架從上海飛往衣索匹亞的飛機,抵達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國際機場,四位防疫人員立刻趨前,等待乘客出來。一行乘客魚貫走出飛機,四人緊張地逐一測量每人體溫,並期待人人過關,不要有人發燒,發生問題。

一百多位乘客,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檢驗,好不容易全部過關,即使如此,防疫人員還是每人發給一張防疫通知單,希望乘客回去後,自我管理,如有狀況,要儘速與衞生防護單位聯繫。這是非洲加強防堵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場景。

非洲,這個全球最後還沒有遭受武漢肺炎污染的浄土,是否能夠抵擋得了新型冠狀病毒的侵襲,大家都在關心。

非洲現在是最令WHO擔心的地方,一旦病毒侵入,後果不堪設想,非洲國家衞生防護系統基本上還是很落後的,設備有限,只能檢驗濾過性病毒。目前光是瘧疾、麻疹、伊波拉病毒,就已經搞得醫療團隊人仰馬翻,遑論再加上武漢肺炎的防疫,醫護人員心情緊繃,祈禱不要有狀況發生。

問題是非洲有大約200萬中國勞工,再加上大約8萬1千多位在中國求學的非洲學生,其中有又有4千6百多人住在湖北,來往兩地,形成防疫大挑戰。目前證實有一位在湖北求學的非洲大學生感染武漢肺炎,現正於醫院治療中。

目前非洲只有南非、塞內加爾兩個國家有檢驗新型冠狀病毒的實驗室,另外,除了首都及大型區域醫院,其它醫院都沒有收治武漢肺炎病毒患者所需的負壓隔離病房。一旦發生武漢肺炎疫情,從檢驗到醫療,都是大問題,預料也將是大災難。

中國近20年來積極擴張在非洲政治、經濟、軍事的影響力,據估計大約有數千億美元投資和貸款計劃,正在各地推動中。中國到非洲的空中航班,從過去每天只有一個航班,到現在的一天八個班次,目前肯亞航空、埃及航空、摩洛哥皇家航空都已暫停中國航線,只有衣索匹航空繼續飛,衣航是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最賺錢,也最積極開發中非航線,每天大概有1500乘客往返,生意算不錯。

由於空中運輸方便,加上兩地來往密切頻繁,非洲能否躲過武漢肺炎侵襲,關係著非洲人民健康,甚至於生命的安全,非洲國家只能從加強海關檢疫,防止病毒侵入,否則一旦海關失守,後續的治療等問題,恐怕不是非洲國家現有醫療體系,可以承擔得了的,後果將非常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