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答非所問的政客

  279

戴口罩跑行程遭批 韓國瑜:為示範基本防疫

(來源 中央社)

答非所問,是無良政客面對質詢或外界(例如媒體、辯論會)提問時,做為轉移焦點、掩飾無知與無能,或隱藏心機慣用的一種話術,在在透露出政客的不誠實、笨、壞!

像記者問台北柯文哲市長「怎麼看警察疑似跟黑道聯手毆打反送中的香港市民?」,柯市長答覆的「免疫力好就不怕有細菌」,未免太「天才」了;像去年7月16日在接受《風傳媒》與《新新聞》的專訪中,遭逼問「是否帶職參選投身選戰,建立不好的政治文化?」柯市長的答覆是大談特談台灣地震、颱風、白蟻三大自然宿命,以及台灣政治的淺碟文化,扯了一大堆,就是不給個明確的「是」或「否」?甚至在訪問尾聲還洋洋得意說「你們問我老半天,還是不知道我要不要選」,隱藏心機與對政客的滑溜與閃爍其詞引以為傲的心態溢於言表。

像2006年2月中,馬英九以中國國民黨主席身分接受BBC新聞節目專訪時,面對「你說兩岸統一是終極目標,又說兩岸的未來是台灣民眾決定,又說是兩岸民眾決定,你的立場到底是什麼?」的大哉問,回答是:「台灣未來的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是台灣內部達成的共識,你聽我說,未來兩岸的前途有三種選擇,獨立、維持現狀和統一,目前多數的台灣民眾都支持維持現狀,支持獨立和統一的人,比例約百分之十五到二十。所以說,目前我們應維持現狀,反對片面改變現狀,但在未來當兩岸的情勢成熟而台灣人民也另有想法時,他們仍可依照其自由意志作出決定,這是百分之一百的民主。」對方明明問的是「『你』的立場到底是什麼?」,可馬英九硬是扯什麼「台灣民眾」、「台灣人民」、「我們」、「他們」,而非直接了當回應「我的立場是⋯」,隱藏心機的企圖昭然若揭!

像高雄市議員黃捷質詢韓國瑜市長「自經區的內容到底是什麼?要開放什麼項目?有什麼限制?」韓市長的答覆是:「總體目標就是高雄要發大財」,真是一句「發大財」,掩飾無知、無能無極限!

高市議員李柏毅問韓國瑜「為何全中運開幕致詞時,運動員都還沒進場、市長就急著講話,到底是講給誰聽?」韓國瑜卻答以「市府28位局處首長端午節都會去划龍舟。」答非所問、語無倫次的程度,比美精神恍惚的吸毒者。

被媒體問到對香港「反送中」的看法時,韓市長第一時間的回應是「不曉得、不知道」,是在掩飾對時事的無知,還是在隱藏不可告人的心機?

在2020大選唯一一場總統大選辯論會中,媒體提問「新莊王小姐」之事,韓國瑜卻拉高聲調回應,「要不要問我幾歲前還是處男?」人家質疑的是韓國瑜跟「女牌友」六百萬進進出出的真相,他把問題扯到處男不處男的,就是不針對六百萬的疑雲給個說法,還真是會轉移焦點!

壹週刊踢爆韓國瑜在失業期間曾買7200萬的豪宅,扮演韓國瑜競選團隊中樞神經角色的韓辦的説詞是「庶民也有權買賣房產」!人家質問的是「錢」,他們答覆的是「權」,不是答非所問是什麼?

壹週刊爆料:韓國瑜在競選高雄市長前,曾全家申請加拿大居留權。韓國瑜說:他只有中華民國單一國籍,全家人也都是單一國籍!申請居留權不等於取得居留權,取得居留權不等於取得國籍,這是移民的ABC!韓國瑜故意把申請居留權、取得居留權、取得國籍三者和在一起,想由沒取得加拿大國籍偷渡到沒取得加拿大居留權,再過渡到沒申請加拿大居留權,是心神不寧?裝瘋賣傻?還是使壞?耍詐?耍嘴皮子?隱瞞真相、隱藏心機?還是根本就腦殘一個,沒有任何邏輯概念?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