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藍綠不是主要議題 關鍵在台灣是不是民主自由的國家

  187
照片來源:Pixabay / Shliu

照片來源:Pixabay / Shliu

2020年1月11日,台灣總統大舉剛結束,郝龍斌在20日表示,在兩岸關係上,國民黨應帶領全體國民脫離民進黨的台獨綁架及共產黨的統一勒索(註1),台灣又再一次被國民黨炒作的芒果乾(亡國感:中華民國會亡國)綁架。回顧2017年1月21日郝柏村的言論,其和平統一是立國精神、拒絕統一就是戰爭(註2)。從郝氏父子的言論,可發現台灣不斷在統獨議題上打轉,更別提統獨還被用藍綠包裝逾30年。

憲法最開頭第一章已經說明,中華民國必須是一個民主國家,主權必須屬於全體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的國民(註3)。如果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民主國家,討論統獨、藍綠、亡國感都是不必要的。因為台灣必須是一個獨立的民主國家,而非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區,要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華民國。

註1:郝龍斌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 盼台灣脫離統獨勒索

註2:與郝龍斌同台 郝柏村

註3:憲法,第 一 章:總綱

第 1 條: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

第 2 條: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

第 3 條: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為中華民國國民。

台灣自國民黨敗退來台後,經歷了228事件、美麗島事件、戒嚴、白色恐怖與長期的獨裁統治,最終讓台灣人崛起,讓獨立建立民主國家的意識抬頭,最終以台獨為目標,成立了民進黨。國民黨的目標則是兩岸統一,統治對岸,統治台灣。兩個黨派的理念彼此對立,有心人士為了避免台獨一再被提起,將統獨問題包裝為藍綠,讓人民不會過於敏感的想起白色恐怖時期的惡夢-討論台獨、自由會被抓。事實上上述這種作法相當有效,30年過去了,平時大家講藍綠,到了選舉才會把統獨拿出來討論,然而這議題老早就該面對了。

台獨早已不是一個新鮮事,也不曾改變。但統一卻不斷的變調從「反攻大陸、兩岸統一」到「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和平統一(被統一)」。兩者的共同點都是讓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省分,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區;不同的是後者還會讓中華民國喪失國號。因此從「為了反共而限制自由」,到「被統一而失去自由」,與其說是統獨問題,不如把問題放大為「人民應不應該有民主自由,台灣這塊土地該不該是個民主國家」,換言之「藍綠問題、統獨問題」,其實都是「民主自由問題」

台灣除了政治走向有極大的分水嶺-「統獨惡鬥」。人民彼此之間也有著鬥爭,如:族群、階級、年齡等。這可以參考作者另一篇文章:「2020台灣總統大選結束,但仍存在族群及階級歧視問題」。最後為了避免爭吵,大多數人避談政治內容,更甚至被美其名「政治歸政治,其他歸其他」的鴕鳥心態(註1)。

台灣只要不肯面對這些鬥爭問題,不落實轉型正義,就永遠在原地打轉。為什麼現在大部分支持國民黨的老人仍避談統獨問題?為什麼國民黨的人不准大家討論台獨?答案無非是怕被清算過去對台灣的惡劣傷害;也因為裡外不是人,回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不想),留在台灣又被不少人厭惡,甚至是怕被遺忘,如:擔心有家歸不得、或是無家可歸,甚至怕被刨祖墳。所以即便知道自己及自己人在無理取鬧,也不准台灣人有台獨聲浪(華獨也不行),更甚至有把台灣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區的傾向。說穿了這些高級外省人從沒把台灣人當自己人,所以才會有「我把你當人看」的言論。所以國民黨寧願把台灣給遠親(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人),不給台灣次等人(家奴),也就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註1:建立台灣民主 從走出「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開始

事實上,部分國民黨支持者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非「中華民國」;一國兩制或和平統一後,「台灣」就不可以叫「中華民國」,而是國名會被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變成其中一個特區,也就是「中華民國」亡國;換言之,部分國民黨支持者了解支持被統一是違背憲法,也違背孫中山及蔣中正的理念(漢賊不兩立、打倒共匪)。進而知道國民黨的言論前後矛盾,但由於諸多自私的原因,仍選撕裂台灣的選項。

台灣迫切需要的是轉型正義,除了弭平台灣人過往的傷痛,也讓外省人一二代得到救贖,進而不會在晚年內疚過往的錯誤,甚至將錯就錯的無理取鬧。歐洲有左派政黨支持共產主義,為什麼台灣不能支持統一(被統一)、一國兩制?要知道歐洲左派政黨支持共產主義,是將其概念應用在社會福利上,而不會把民主制度破壞掉,而其他議員也不準民主制度被任何人破壞。但台灣部分人用部分內容去扭曲可以支持統一(被統一)、一國兩制,進而破壞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顯然是極大的錯誤。

結論:

台灣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不要再談藍綠,不要用藍綠的顏色包裝統獨議題;更完整的說,連統獨問題也不值得討論;而是要正視台灣自由與否的議題。藍綠及統獨使人忘記政黨原本的核心理念,更讓人民忘記自己應該是個民主自由的公民。

「自始至終都不該稱『統獨問題』,從『反攻大陸與限制自由』,到『被統一與失去自由』,與其說是統獨問題,倒不如說是民主與自由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