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的省思 人類為何益發容易從動物身上染病?

  1255
(圖/Pixabay)

(圖/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 / 黃紫緹 綜合報導)武漢肺炎根源雖未確定,野生動物幾已證實是元凶,這次疫情之凶險,讓世人再次意識到人畜共通疾病的危害。專家指,隨著氣候變遷與全球化改變人類與動物互動模式,未來這類疫情恐將成為常態。

BBC指出,過去半世紀以來,諸多快速傳播的傳染病皆源於動物。1980年代的愛滋病來自猿猴,2002至2003年的SARS是蝙蝠與果子狸,2004至2007年的禽流感是禽類,2009年的豬瘟是豬隻,2012年的MERS是駱駝,如今的武漢肺炎則很有可能又是蝙蝠釀禍。

環境改變增加了人類從動物身上染病的風險,都市化、國際旅遊方興未艾,意味這類疾病更易在全球出現大流行。

人畜疾病如何跨物種傳播?

多數動物身上帶有細菌或病毒病原,病原在演化過程中,靠感染新宿主得以生存,而跳至其他物種身上,就是一種求生之道。新宿主的免疫系統與病原,因此展開了互相對抗、置對方於死地的無限輪迴。

氣候與環境變遷改變了動物棲地、動物生存模式,以及食物鏈。當今有55%人口居於城市中,50年前則為35%。城市勃興、規模擴大,也使野生動物成為城市風景之一。鼠類、浣熊、松鼠、狐狸、鳥類、猴子、胡狼,都成了寄居於城市綠地、靠人類廚餘維生的野生動物,都市便成為疾病演化的大溫床。

流行病如何改變人類生活?

截至2月2日,全球已有逾14,000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奪去逾300條人命。疫情顯然未獲控制,數字只會持續以驚心動魄的速度增加,對全球造成的經濟損失難以估算。

當年SARS重創全球經濟,6個月內400億美元化為烏有,除了防疫、醫療成本,經濟活動衰減及旅遊業凋零也是經濟不振的原因。

流行病將成未來生活的一環

全球對傳染病的因應模式,仍停留在單一災難應變,而非將之視為世界改變的一種症狀。既清楚生態改變恐使新型疾病層出不窮,各國即應投入資源,調查與追蹤動物病原。

然而,目前人類僅對全球一成左右的病原有所認識。寄居城市的動物有多少?身上帶有何種病毒?人類吃進多少?致病風險多高?皆缺乏全面研究。上個世紀中之前,西方國家有人夸夸而談,相信人類終能戰勝傳染病。真是如此嗎?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5億人受感染,死亡人數據信高達5千萬至1億。今日傳染病雖不太可能造成這類大規模死亡,但知敵方能制敵,隨著都市化、氣候變遷破壞生態體系,人類必須善用科技,挹注公共衛生資源,對病原深入研究,方有利制敵機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