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司法官是正義使者還是司法怪獸?

  610
監察院24日召開記者會,針對有7成法官連署反對陳師 孟約談法官唐玥,陳師孟表示,監察權是唯一能制衡司法的權力。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108...

監察院24日召開記者會,針對有7成法官連署反對陳師 孟約談法官唐玥,陳師孟表示,監察權是唯一能制衡司法的權力。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108... (來源 中央社)

監委陳師孟擬約詢一審判馬英九洩密案無罪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的「震撼彈」,遭八成現職法官(2103位中的1689位)連署抗議,為數共一千三百多人的檢察官也有495位連署是項「嚴正捍衛審判獨立」的行動;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更親上火線指責:「(陳師孟此舉)將付出傷害司法的代價!」

類似的,去年五月,監委對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的彈劾,經中檢發起全國檢察官「捍衛司法尊嚴」連署,「嚴厲譴責監察院假調查之名,行干涉司法獨立之實」,在兩天內即有811名檢察官、110名法官連署表達反彈與「怒吼」之意。

這種監委與司法官的爭戰,誰是誰非?民意又會站在那一邊?有幾個面向可作答案的依據──

(1) 發起連署的中檢強調「今天不發聲,下一個被彈劾的可能就是你」。這話從何說起?坐得正、行得端,監委要「彈劾」,「談何」容易?套句黃世銘違法竊聽國會被抓包後,馬英九說的「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監聽」,監委本就合法擁有彈劾權,坐得正、行得端,「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彈劾」,不是嗎?

(2) 自我感覺良好的八成現職法官,跳出來嗆聲陳師孟監委;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2019年2月22日發佈的民調結果則顯示,高達近八成民眾不信任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這也八成、那也八成,是意外的巧合?還是有必然的因果關係?

(3) 當年,馬英九的特別費案被侯寬仁檢察官起訴時,馬英九嗆「邪痞者梟叫狼嚎」,中國國民黨哀號「司法最黑暗的一天」,方其時,全國檢察官「捍衛司法尊嚴」的連署在那裡?「馬市長假咆哮(侯寬仁)之名,行干涉司法獨立之實」的嚴厲譴責在那裡?司法院院長「(馬英九此舉)將付出傷害司法的代價」的指責又在那裡?司法尊嚴要不要捍衛、司法要不要獨立,難道有選擇性?有雙重標準?

(4) 毫無社會經驗的奶嘴法官,愛怎麼判就怎麼判的恐龍法官,不要有退場機制嗎?除了賄選案檢察官是辦藍也辦綠、法官是判藍也判綠,其它,像扁案,檢察官可以教唆證人作偽證,可以大案併到小案,可以中途換法官,特偵組不是偵查不公開、而是公開排排站未審先判,⋯⋯;主角換成是馬英九時,特別費提供女兒違法在美國購物刷卡,法官可以援引宋朝公使錢為其脫罪,馬英九總統明明勾結竊聽國會的檢察總長黃世銘要鬥倒立法院王金平院長,法官可以睜眼瞎說那是在行使「院際調解」──辦綠時欲置之罪、辦藍時欲縱之罪,司法人員竟可以明目張膽到目無法紀程度,這樣的色盲檢察官與色盲法官,不是摧殘司法威信、傷害司法公信的罪魁禍首,什麼才是?

有道是: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擁有絕對權力,缺乏制衡、聞過則怒的司法官,會是正義使者還是司法怪獸,還用說嗎?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