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政治明星的過猶不及症候群

  268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4日晚間在台北出席「國政領 航台灣起飛」政策發布會。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4日晚間在台北出席「國政領 航台灣起飛」政策發布會。 (來源 中央社)

真的是物極必反嗎?

在蔣家就是國家的戒嚴時代,「全國軍民同胞們」被教育著:蔣總統是國家不可或缺,也是獨一無二的政治明星,有如高高在上的神。

當年,甭說沒有人敢連名帶姓「蔣介石如何如何」或「蔣中正如何如何」了,就是光講起蔣總統三個字還不行,非得雙腳併攏、立正站好,否則,難保不會「侮辱國家元首」罪刑上身;學生作文或報刊文章出現蔣總統三個字或蔣公兩字,忘了上面空一格,大不敬的帽子一戴,所招惹來的麻煩,保證當事人會刻骨銘心、終生難忘!

等到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接過政治明星的棒子(按:1975年蔣介石死後繼任剩餘任期到1978年的嚴家淦,充其量只是個「看守總統」而非政治明星),由於蔣公的名號已被老子蔣介石捷足先登,造神拍馬者總不能給蔣經國冠個不端不莊的「蔣公子」稱號,只好以「經國先生」呼之。後人如果想當然爾以為號稱還有幾個「民間友人」的「經國先生」一定比「蔣公」更人性化也更親民,那恐怕還是誤會一場。

因為,對民間而言,望之儼然、不苟言笑的「蔣公」,與白色恐怖、特務統治的「經國先生」,都是一般民眾無法也不敢親近的「神祕」「偉人」──與非事先篩選安排的民眾的互動和接近是零!跟民眾的「溝通」,幾乎就只是透過老三台無線電視,單向、板著臉、正經八百的元旦文告或「國慶」訓話與呼口號!

道理很簡單:跟民眾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此其一(別忘了蔣經國1970年在美國歷經過有驚無險的黃文雄、鄭自財槍擊事件);不准民眾近距離接近,以凸顯統治者地位高民眾一等,此其二;第三,蔣總統是全國百姓的「家父長」,國家、政策的走向,都是蔣總統說了算,還有啥事好與民溝通對話的?另外,透過森嚴的撲克臉,才能凸顯政治明星的英明與威權,不是嗎?

蔣經國去世前半年,戒嚴令被迫解除,32年來,不但朝野政黨各有其明星人物,甚至第三勢力也不乏政治明星。

只是,天可憐見:不知道民主為何物的蔣介石、蔣經國,在開金口時,至少還懂得要一板一眼,要不苟言笑、字斟句酌。那像現在代表中國國民黨參選2020總統的韓國瑜,以「王八蛋與爸爸」形容台灣與中國的政策關係不說,朗朗上口的還儘是低俗粗魯的「幹」、「他奶奶的」、「蔡賴配是武大郎跟潘金蓮蓋一條棉被」、「以屁眼看待假韓粉」、「得民調者得痔瘡」,還在總統大選唯一的一場辯論會上,向女提問人丟出讓人瞠目結舌的「要不要問我幾歲之前是處男?」也那像預告要參選2024總統的柯文哲,麥克風前用「破銅爛鐵」稱呼英國鐵道貿易代表團贈送的懷表,輕浮的沙豬歧視言論「候選人xxx漂亮,適合坐櫃台」、「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台灣有些女性同胞,會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都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看來,政治明星由戴上一副家父長面具,把專斷宰制、威權冷酷當英明、崇高,演變成今天嬉怒笑罵、插科打諢的小丑領銜出場,把輕佻浮躁、粗鄙低俗當親切、隨和,過猶不及症候群還真是嚴重!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