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建立台灣民主 從走出「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開始

  1293
總統府。(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觀光局 / 王能佑攝)

總統府。(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觀光局 / 王能佑攝)

「政經分離」、「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體育歸體育」…這些話,從小三通時期起,任誰都不陌生。近來,由於2020台灣總統大選在即,國民黨籍候選人韓國瑜與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頻頻為國家的主權、民主、國防與經濟等議題,在政見發表會上,與辯論會上交峰,使得原本看似簡單的句字,被賦予了不同意義與解釋。而「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更是成為一個口號(註1、2)。

註1:韓國瑜喊「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

註2:中共有「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

有人可曾想過「政經分離」是否有可能衍伸自我們念書時期的「好好念書就好,政治不用懂太多、政治尚黑(黨)」的說詞呢?為什麼台灣會造就政經分離的文化呢?又為何認為政治可以跟任何事情分開且獨立討論呢?推測是歷史與教育因素影響我們不得不如此,譬如說:

(1)中國儒教文化的階級制,造就非該階級、甚至非該領域的人都不容置喙,人民不敢隨便議論政治,以免被殺。

(2)儒教強調「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兼善天下」(孟子·盡心上),但實際上,人民一直被掠奪財富,造成了大多數人永遠努力獨善其身,富者大多數又加入掠奪者的行列,不肯兼善天下,最終造就自私的獨裁社會。如:迄今為止台灣沒有一個富人肯把身後財產贈與社會,但西方社會比比皆是,比爾蓋茲、巴菲特、賈伯斯等,其中不乏有自己過得簡樸也要貢獻給社會的人。

(3)二二八事件及戒嚴時期造成1950到1990的人對政治異常恐懼,不敢討論,並連帶影響其下一代,告知小孩不要談論政治。

久而久之就變成念書時期只要盡學生的本分就好,不要搞政治更不要談論政治,因為那是大人的事,長大後也不要管政治,因為要「先顧腹肚、才顧佛祖、再來顧其他事務」,國家政經之事就交給政府吧。造就許多年輕只想當個中間選民,但是台灣人這樣的行為對嗎?

事實上每個國家都是由政治影響各個面向,沒有國家會把政經分離,因為它是一體二面。所以越民主先進的國家,他們政經合一的情況就越高,如:美國、德國等,因為最基本的認知就是「如果國家沒有好的政治型態,人民怎麼會有好的經濟生活」、「如果不是為了打造更好的社會,為什麼要賺更多錢,難道是給政府搶嗎?」。人民有錢後,被政府掠奪的案例,如:馬雲的淘寶。同時獨裁國家也是政經合一,以經濟養政治,如:中共,中東等。那為什麼台灣將政治獨立出來討論呢?其原因為何?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從客觀數據知道世界的真相,民主國家才能有效推動經濟,見圖1、2,此事已在不少文章提及,不再贅述。故政治型態與經濟息息相關,怎可以切開討論呢。

圖:2016工時與產值關係圖,工時越高,經濟越差,而高工時的大多是獨裁國家。

圖:2016工時與產值關係圖,工時越高,經濟越差,而高工時的大多是獨裁國家。

2017工時與產值關係圖,工時越高,經濟越差,而高工時的大多是獨裁國家。

2017工時與產值關係圖,工時越高,經濟越差,而高工時的大多是獨裁國家。

台灣不可政經分離,而是必要政經合一。更甚至政治先於經濟;政經分離是一個無稽之談,上對下壓榨的手法,也是面對中共服軟屈膝的方式,每每遇到問題,要求對方「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體育歸體育、XX歸XX」,但中共從沒這樣理會過,如:台商、藝人的國家認同問題、體育競賽等,所以連中共都不曾政治與其他事務分離,台灣還在用荒謬的口號自欺欺人。因此國家必要有正確的民主與政治認知,其他面向才能連帶成長。所以韓國瑜提到「強調主權很無聊」(註3),或是有政黨提到政經分離,都是對民主與經濟完全不懂的講法。更可以說這是反民主的行為,只有政經合一才是正常民主國家。

註3 韓批「強調主權很無聊」他諷:選總統還是笑話冠軍?

不重視主權不是僅有部分政黨,而是已經影響到諸多層面,已讓許多人錯誤認知,以為主權不重要。以體育競賽為例,台灣選手們在過去國際賽事上,處處被中共打壓,以台灣不是國家為由打壓台灣選手。面對這樣的問題,有些人為了一已之私會模糊焦點,用「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言論,讓選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為了誰而戰、代表那一個國家參賽。到最後,唯一的認同感就是「我是國手」且只能用中華台北的名義出賽,若是支持台灣、以此國家參賽,選手只能被狠狠踢出參賽名單。以及有人認為一國兩制後,是被併入中國體制內,仍有出賽機會。

以下有幾個問題點:

(1)選手是代表國家出賽,怎麼可以不代表國家出賽,只想用個人名義參賽。

(2)台灣政府有關單位為何要推薦不願代表國家的人參賽。

(3假如併入中國體制內,仍有出賽機會嗎?難道不會多一層被中國篩選的關卡,甚至根本不給台灣人參賽的資格。

所以台灣的選手們根本不該認同「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這樣的事。

台灣若不改變政經分離的想法,必然會民主退步,也將造成經濟遲滯。因此想要經濟好就必須先民主,想要推動民主必然要正視政治與歷史。1950到1990的那一代人,受白色恐怖影響,不敢談政治,被迫只談經濟。極少部分人用生命衝撞體制才走出民主第一步,如:1979的美麗島事件。而前總統陳水扁2000年推動認識台灣的教改,並且千禧年後出生的孩子是網路世代,容易獲得真正歷史的資訊,使得這一世代的小孩認識歷史與政治,不再是只有乖乖念書不談政治,最終衍伸出2016年的318太陽花事件,使台灣不斷的民主化。

民主化的方式有許多的方法:

(1)當代人衝撞體制

(2)學習西方民主的形式,更重要的是西方民主歷史

(3)教育下一代認識歷史、政治,由下一代推動民主

但要注意這樣的方法,改成獨裁化,也可行,因此要找出民主化更好的方法。

參考西方對教育的態度,法國把哲學思辯看得極為重要,認為人不只是要具有思考與學習的能力,更是要具備哲學思辯的能力,且是高中的必修課程,而第一課更是認識政治(註4),同時德國也有類似的方法與書籍(註5)。

從上述可知西方對於民主不留餘力,從細節慢慢刻入到每人身體之中。反觀台灣卻背道而馳,沒有哲學思辯課程,並要求不要碰政治。或是在高中前要求不要管政治,但上了大學反問怎麼都不關心社會與政治,過度的反差造成更對政治反感。誠然政黨色彩不該侵入學校,但是應該教育每個學生民主思想的重要性,及民主化的優點,最重要的是建立客觀邏輯的哲學思辯模式。

註4: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全五冊套書)思考主體、道德、政治、文化、理性與真實的啟蒙之路。

註5:向下扎根!德國最受歡迎的思辨讀本系列1~6:人權與民主、政治、哲學、流亡與融合、經濟、世界宗教

結論

欺騙人民要把政治與經濟分開討論,是看不起人民的行為,認為人民不懂民主與經濟的關係是高度相關,進而隨意亂說沒有建設性的語句-「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而政治與其他事務的切割,更是意圖使人無知、也會破壞民主的素養。更會延伸出「民主不能當飯吃」的謬論,意圖讓人認知民主政治與經濟不相關,進而選擇獨裁,然而這都是不看世界實際數據的說法。對於破壞民主的任何因素都應該撲滅,這是身為民主國家人民的責任。

要知道政治影響全部的事務,沒有好的政治,就沒有好的未來。而良好民主政治,不是少部分人的事務,而是全民的責任。並且要學的不只是民主的形式,還有其本質,並要認識會影響的事務。

美國政治家傑佛遜提過:「人類的天性是只要苦難尚可忍受,他們是寧願受苦也不願意捨棄既有的習慣以謀自救。」反過來說,唯有捨棄既有的習慣,才可能度過苦難。所以我們不可以再把「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體育歸體育」視為理所當然的文化。必須追求政經合一,並且要先追求真正的民主政治,才能改善經濟。

「拒絕參與統治的人,會被更糟糕的人統治」---柏拉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