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2019年終感言

  387

(來源 中央社)

本週看了總統的政見發表會及總統候選人的辯論會,還有我一些大學同學的評論,真的有不少的感慨。

總統辯論會方面,再次確定國民黨的韓國瑜是唬爛、不入流的政治人物,這是我在25年前發動罷免擁核立委時就知道的事情。

今年度我最在意的兩件事情:一件就是-台灣的地熱發電基本上還是掛零。在這2019年的最後一日,全台灣只有我所帶領的團隊,在宜蘭清水地熱公園9號井 、150 KW併網供電給台電公司的全流式渦輪發寬機組,真正持續運轉發電。然而,宜蘭縣政府一位關鍵人員官商勾結關係,我們的機組領不到縣政府核發「免申請雜照證明」而使得能源局無法核發「地熱能發電設備認定」證明給我們。因此,雖然我們連續供電給台電公司接近八個月,却一毛錢也領不到。這堪稱是一個很大的笑話,全台唯一能夠連續供電的機組,全部都是台灣製造的地熱發電機組,竟然因為一些政治原因及官商勾結等因素,沒有辦法通過能源局的「設備認定」。 這真是天大的笑話呀!

今年,我最關心的是在新年前兩天也就是12月29日,陳文成命案的解密文件公佈的事。雖然我還沒有將全書看完,但是從看到的報導中,看到陳文成是至死都不出賣朋友,並堅持台灣要發展民主政治以及兩黨政治。好個「大牌」!!

至於陳文成是怎麼死的,我們這些陳文成的朋友其實早就有定論,就是被警總殺害後棄屍台大校園的。這份筆錄基本上是陳文成的生命的最後一天的紀錄。對我來說,陳文成事件是美麗島事件的一部份,這話 確實沒錯。然而,我認為更重要的是他 在美國受到特務學生監控,以及他在台灣從5月20日到 7月2 日間,所受到的監控。這當然在書中有線索。1971年,我們台大數學系畢業的同學群組中,也曾為此事有些爭論,而我們這一群人是高陳文成一屆,算是跟他最熟的幾個朋友,因為我們當中有好幾位同學因為某一科當掉,於是和陳文成同一年畢業, 並在大學時一起修課打球、常常混在一起,算是陳文成的老朋友了。

報導中、我看到有人在驚嘆「王淑英」,竟然會出現在名字裡面。其實,據我的了解,陳文成跟我比起來,其實陳文成算是小咖多了,算是比較沒有參與政治,因為我在第一次申請延長護照的時候『回台加簽 』就被註銷,而陳文成並沒有。至於,他是何時才開始受到嚴重的監控呢?在他離開密西根大學去匹茲堡當助理教授之後。

我與目前在美國執業的曹律師,還有當時在密西根現已經過世的許永華會計師,都一直認為鄧維祥是密告的人之一,當然鄧維祥是否受到警總的威脅,這 方面我們就不得而知。

其實,陳文成之所以會出大事,最主要就是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哪年的「中西部壘球賽」時,陳文成在那邊大放厥詞,要參加的各壘球隊,也就是各地的同鄉會,要大家捐款給美麗島雜誌社。希望一個地方一個月捐美金100元,全部寄給他然後由他代轉。他也特別打電話跟我提過這事的重要性。 我也曾回絕他,並告訴他我會捐,但透過我自己的管道捐。

陳文成行動,讓他被特務學生盯上了,也因為這樣回台灣後才會遇災,因為他回到台灣後,出境許可也沒有拿到。這是後來我的一位在清華大學統計系任教的朋友告訴我的。

其實、據我所知陳文成在匹茲堡與王淑英一起參加的某個文學研究會,除了王淑英之外,還有已故的台獨聯盟主席蔡正隆博士及在當地以鄭捷的名義代表左派的台灣時代社活動的蘇教授。

而陳文成與這幾個人混在一起,顯然是大咖。這也是造成他在台灣被警總逼供,然而他也透露不出什麼資訊,因此才被刑求至死。

在我們數學系的小群組中還有一位同學透露一件事情,而我看國史館出版的《戰後台灣政治案件-陳文成案、蔣海溶案史料彙編》這本書中也有提到,陳文成的一位小學同學的談話也曾被打了小報告。那麼他在台灣誰打他小報告呢?我們小群組中有著樣的說法,說陳文成在認識太太陳素貞之前, 他有一位女朋友,而打小報告的人很可能就是這一位懷恨在心的前女友所做的事。當然是否屬實, 我們不得而知。然而我認為這是相當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