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忠泰美術館非典型建築展《失樂園》 探索遭城市文明遺忘的廢墟

五位來自荷蘭、美國、日本,以及台灣的藝術家,從當代藝術出發,探討人類文明的破壞與再生

台灣藝術家姚瑞中攝影作品(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台灣藝術家姚瑞中攝影作品(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台灣英文新聞/鄧佩儒 台北採訪報導)規模龐大的基礎建設、高聳的摩天大樓及巨大的工廠是城市化和城市擴張的產物,但隱身在偉大都市晦暗城隅的,往往是廢棄的建築物、遭遺忘的建地,或是淒涼的斷垣殘壁。

台北忠泰美術館於21日推出的年度展覽「失樂園—當代城市文明的凝視與寓意」,便邀請五位來自荷蘭、美國、日本,以及台灣的藝術家,從當代藝術出發,並透過影像創作及裝置藝術作品,探索城市文明的破壞,以及這種破壞可能帶來的重生。

忠泰美術館主任黃姍姍在19日的展覽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其實希望更積極、正面去思考城市的未來。」人類因為慾望創造出不同的城市面貌,作為當代人該如何在全球化、資本主義與戰爭等時代背景下,思考城市並展開更積極的行動,是這個展覽想要提出的問題。

黃姍姍指出,當代人類的處境就如同約翰彌爾頓(John Milton)17世紀的經典著作《失樂園》中的亞當跟夏娃,正回望那個再也無法回去的樂園,而此次的展覽,便是希望透過藝術家的作品,面對那些城市中失落的廢墟及閒置空間,探討城市的未來。

岩崎貴宏作品《混沌之外(崩塌)》(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日本藝術家岩崎貴宏此次展出的新作《混沌之外(崩塌)》靈感來源即是2011年重創東日本的大地震,隨後引發的海嘯更導致福島核電廠核熔燬等災變,造成巨大損失。岩崎貴宏利用當時在地居民用來除汙的器具,包括刷子、毛巾、棉花棒等,製作一個炭黑色的地景裝置。

岩崎貴宏表示,他對日常器物形象或用途的轉化非常感興趣,運用在作品中是期盼激發觀眾用更多元的觀點看待事物,而《混沌之外(崩塌)》便是這樣一個例子,作品巧妙地模糊了天然災害及人類文明的那道看不見的界線。

詹姆斯卡斯貝爾作品《有房屋的景色》(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儘管為此次展覽帶來的多是攝影作品,美國藝術家詹姆斯卡斯貝爾(James Casebere)認為自己比較像是一位雕塑家,為建築模型拍攝的影像則是他整個創作過程的最後部分。

此次忠泰美術館所展出的作品包括《綠色階梯#3》、《樓梯間》、《有房屋的景色》等攝影作品,觸及了各種全球性問題。儘管卡斯貝爾在接受訪問時直言,他「對記錄現實不感興趣」,他的部分作品卻展現出與現實近乎諷刺的對比,例如《有房屋的景色》中夢幻的且沐浴在晨曦暖陽中的郊區地景,像是「美國夢」的實現,卻是他在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後有感而發所創作的。

卡斯貝爾表示,他的創作從一開始便深受建築啟發,他所建造的桌上型模型通常是取自房地產廣告或其他圖像,再運用藝術家自身的想像力進行大規模的改造而成,建築模型完成後,在輔以不同的光影設計,拍攝出有時虛實難辨的空間影像,目的是「營造一種氛圍,空間本身是虛構的。」

瑪里安特文作品《毀壞的屋宅—北阿姆斯特丹5》(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與卡斯貝爾作品形成對比的是荷蘭藝術家瑪里安特文(Marjan Teeuwen)的影像,這些影像紀錄了她利用廢棄建築創作的大型建築裝置。特文的作品遍布整個歐洲,包括阿姆斯特丹、俄羅斯,以及加薩走廊, 每個案子都必須花費約三個月進行初步準備,隨後才能在三到六個月的時間內製作一個建築裝置。

特文的作品探討的是破壞與建構之間的極端(Polarity)。藝術家表示,「作為(人類),我們有非常強大的力量構築世界,我們建造城市……但同時,我們也有巨大的力量去破壞。」

維政作品《遺跡化石博物館》(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

在對廢棄工廠進行了數年的研究後,台灣藝術家涂維政帶來他的新作品《遺跡化石博物館》系列。

涂維政利用吊機將自廢棄工廠收集而來的大型機器零件或建築殘塊壓印在大片陶土上,再用較小的零件做細微的調整,這一系列作品看起來像是未知的遠古生物化石,而實際上它們則是人類在永無止境地追尋城市發展的道路上所遺忘的廢棄工廠「化石」。

涂維政指出,「對我來說,『失樂園』就像是遺跡、遺址,而(珍藏這些珍寶的)博物館,我覺得他就是一個失樂園的代表。」

(左起)黃姍姍、岩崎貴宏、涂維政、姚瑞中、詹姆斯卡斯貝爾、瑪里安特文、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照片提供:忠泰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