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陳文成死不瞑目

  1129

圖片轉載自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臉書

據促轉會12月25日表示,國安局原本列為「永久保密」的陳文成事件檔案,已於11月完成解密,但因相關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需滿50年後才能提供外界閱覽;另外,當年警總約談的原始關鍵錄音,於今也宣告下落不明。

陳文成在1981年7月2日遭到警總約談,隔天即被人發現屍橫於台大研究生圖書舘旁空地,現場掉落的皮鞋內放有一張百元紙鈔(腳尾錢?)。警總發言人於7月5日出面坦承,警總保安處辦案人員曾約談陳文成,給他貴賓式的待遇,約談後又送他回家云云。問題是:陳家沒人看到陳文成被警總送回家,陳父、陳妻再見陳文成的面是去認屍;還有,被當年惡名昭彰的警總約談,會得到「貴賓式的待遇」,這不是鬼話連篇,什麼才是?

二度從美國來台解剖陳文成遺體的法醫魏契,在解剖陳文成遺體後表示:「他全身重量以背部著地,他未曾抬起手或彎起膝蓋來準備著地,也不曾眼朝地面去看將要發生的撞擊」,研判陳文成被扛著往下丟,墜地後至少還活半小時。魏契更曾在機場舉行的記者會指稱「我對陳文成的遺體做過解剖,對他墜落的現場進行過檢視(inspection),兩者都提供了使我認為與自殺不符的證據」,「他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時任警總總司令的汪敬煦則在與魏契的五小時對話中表示:「我們沒計劃要起訴陳博士,事實上,我們還承諾要幫忙他儘快出境回美國」,「他做完訪談後心情很好。對於他會自殺,我們和他的家屬一樣驚訝」。這情報頭子可能連陳文成長得是高、矮、胖、瘦都不知道,卻能知道也一口咬定有正當教職、有傑出研究、有愛妻、又初為人父的陳文成是自殺的,不讓人驚訝嗎?警總既說「承諾要幫忙他儘快出境回美國」,官方又有「畏罪自殺」的說法,不相互打臉嗎?警總有辦法讓柏楊在警總「加入共產黨」,警總有辦法讓陳文成在警總得到貴賓式的待遇後自殺,還讓完整的原始約談錄音帶變不見了(還是本來就沒有),簡直太神奇、太厲害了?

同樣神奇、厲害的是:當年說得一派輕鬆,一副事不干己,現在卻一百八十度轉彎成「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陳文成遇害前,是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曾捐款贊助美麗島雜誌,曾上美國街頭遊行抗議中國國民黨的胡作非為,曾發表自己政治主張與政治理念的言論,曾積極參與同鄉會、人權會,那一項「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

馬英九主編的1981年9月號的《波士頓通訊》說:「因為陳文成在美有具體的反政府活動,警總約談,給他本人一個澄清的機會,這是維護國家安全應有的做法……。」事隔38年,政府已經輪替好幾次了,還鬼扯什麼「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

國家暴力,絕對是不可饒恕的罪行!在給陳文成命案一個完整的交代之前,陳文成應該是死難瞑目的!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